女同事销魂的三晃

  女同事销魂的三晃

  胡媚,这个成熟的尤物,可能已经阅人无数了,但今晚,将是她极为难忘的一个夜晚。

  因为我一直在演练招数,所以就没跟他们三人说话,倒是可可先和于老妖联络感情了。可可说学长今天有没有洗澡啊,我讨厌不洗澡的男人。——可可说话总是这么让人摸不着出牌套路。

  对于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于老妖也向来不按套路出牌:前面有个大众洗浴,我去找个老头儿先给搓搓背?

  胡媚连忙喊道:你恶不恶心啊,把好好的气氛给破坏了。

  进了房间,我反而有些拘谨了,我坐在沙发上,胡媚坐在床沿上,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盯着胡媚穿着丝袜的双腿,幻想着过会儿能不能扛起来,还有她那饱满的胸前……

  胡媚:你看什么呢?被你看得我浑身不舒服,不早了,睡吧。

  我:要不,我先去洗个澡?

  胡媚:洗什么啊,过会儿再洗也不晚,原汁原味多好,你不会想让我主动吧?

  胡媚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哪里还能控制住,坐在床边,把她拉进了怀中,接着吻了下去。胡媚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疯狂地吻着我。我把手伸向了丝袜,疯狂地摩擦着丝腿,再往上找,发现她的丝袜竟然是吊带的,那段光滑的部分更有内容。

  胡媚解开胸前的扣子和内衣,把那对滚圆的东西依次塞到我的嘴里,然后狠狠压下去,想让我窒息,我翻过身来把把她压下,解除了双方的武装,她只剩下吊带的丝袜。

  她要用口吞,我说不用了,今天不早了,直奔主题吧。胡媚好像有点失落。只是在发现我的尺寸时,眼睛一亮:这么大?

  我低头一看,天哪,我都二十五六岁了,竟然又长大了不少,这“十二生肖房中术“奥妙无穷啊,好在上面没有跟猪八戒的家具那样有三道弯。

  俯身帮她吸了几吸,待到春澎澎湃时,把我那个已经有了进一步增长的家具送进了她的港湾。

  我能感受到,从我俩进门到现在把东西送进去,胡媚完全是在应付公事,甚至说有点不情愿,因为我做前奏的功夫的确没有任何特点可言。这些功夫,用在小姑娘身上,还能激起小姑娘的欲望,但在欢场老手胡媚面前,我做的这一切根本平淡无奇。除了家具稍大点,没什么其他可以稀罕的。但大有啥用?我动了几下,胡媚只是闭着眼哼了几声。

  我心里暗道:胡媚,现在到了我的时间了。根据圣月给我的传授,我终于找准了那个碰触点,在最恰当的时候,进行了第一次晃动!

  那是看上去平淡无奇的一次晃动,胡媚突然睁大了眼睛,发出了极为尖锐的一声呐喊。接下来继续机械性的进出,每一次都让胡媚疯狂。胡媚大喊着,在我身下的身子开始前倾,嘴里说着一些我都听不懂的语言。

  而我却觉得自己身上有使不完的力量来进攻,以往单调的动作到现在肯定会有些气喘,但今天不但没有气喘,而且一下比一下有力量。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招数,不只是让对方高澎这么简单,而且能吸收对方的能量,让自己有使不完的能量!

  这仅仅是“十二生肖房中术”中极为普通的一招,而且只出了第一个动作,就已经让胡媚这个欢场老手进入癫狂状态,如果我能学到这门绝技的全部,天知道我能有多大的能量!

  胡媚目光游离,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估计已经彻底陶醉了。我把她抱下来,两人站着继续,在适当的时候,我又晃动了第二次,她突然挺直了身子,进入了另一种梦幻状态。变换了几次姿势,当我晃完第三次,已经是下半夜,胡媚的声音早已微弱地听不到,在我身下沉沉睡去。

  我却完全没有疲惫的感觉,就这么搂着她,欣赏着她完美的身体。这是一尊在墨都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身体,这也是被无数人品尝过的身体,但今晚,却成为她做女人以来最难忘最销魂的一次。她的皮肤白皙,肌肤颇有弹性,睡去的她依然显示出与其年龄不相称的青春与阳光。

  欣赏着她,然后抚摸着她,我也进入了梦乡。梦中,我突然被她推醒:起来,起来。

  我睁开眼睛看着她,她竟然早已穿好衣服,用一种很冷的眼光看着我:我最讨厌别人吃药了。

  我说我听不懂。

  胡媚:从哪个国家进口的,效果不错啊?

  我:胡姐,你对我的能力表示怀疑?就是有那种药,我买得起吗?

  胡媚:你小子确实厉害,我败给你了。我今天还有事情,不陪你了,不要退房,今晚接着!

上一篇:日记中办公室的淫史 下一篇:性感同事周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