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亚俾达大陆赤枫25年,北廷河一带遇大旱、灾民不聊生,龙绪帝国腐败无能,更因粮仓空虚、无力赈灾,致饿死之帝国饥民暴屍荒野,哭嚎声至百里不绝。 恰魔人、妖族大军压境,大败龙绪帝国之赤龙亲军,仁龙帝倪振更被捉住,在帝国广场前被妖族大军轮流鸡奸至爆肛而死,整个帝国被魔人压榨至生不如死,百姓居民愤起反抗,由奇士[九炎钢棍]殷俊鸿组成群龙义激团起义,如此…轰轰烈烈抗魔除妖运动就如一团新生的烈火,更如燎原之势迅速燃烧了起来…。 龙绪帝国旧日京城、紫平宫中宁寿阁,一位相貌艳丽的妖族妇人倚卧在长椅上、下身让丝被覆盖着,她用那双妖艳夺人的媚目注视着椅前画架上的一幅画像,细长俏丽的睫毛不时眨着,而她那白晢如玉的左手并没有闲着,不时举笔在画像上面增添着颜色,右手却是托腮,配合嫣红诱人的朱唇发出一声声叹息。 豪华镀金的窗户敞开着,艳妇举头看到一轮圆月,房檐边沐浴着柔和的月光,可是…不为之人知的、是在对面房顶上的黑暗处,一双杀气夺人的眼睛正在望着宁寿阁里那绘画中的妖族美妇。 已达壮年的[九炎钢棍]殷俊鸿精通《钢心炎功》,并能隔空出掌、用灼炎掌劲点燃十丈外之圣火,外家武学则是三蟒盘柱的[玉筋火棒]、他那九式棍法使得刚劲无伦、灵活巧变,加上精妙绝伦的轻功,众团员皆之赞叹;他的《钢心炎功》已练至最高层次,使用随身钢棍如心运手,纯熟自然,数次率团员与魔人战斗中,殷俊鸿以其身法穿插於魔人、妖族大军之间,屡破敌阵、杀妖魔於无形。 殷俊鸿在群龙义激团里声望极大,大有担任总盟主之势,他极少以真面目示人,每次各路英雄好汉聚会,他皆以麻巾蒙面;但此时殷俊鸿却没有丝毫战场上的淡定与从容,怒目中流露着最凶狠的仇意,因为他看到了那造成龙绪帝国生灵涂炭的魔人帝君《恋肛魔帝》陈灌希之妻,妖族之后--蚀心妖后张百芝。 [九炎钢棍]殷俊鸿心性本平淡声名、只好春花秋月之美好生活,在他看来灭魔、除妖之大业应自下而上,以龙绪帝国百姓为基本、如江海浪涛之势平妖、清魔;可是其师妹王心颖却不肯认同师兄的观点,她做事满怀冲劲、心急气躁,总认为复国大业应是自上而下、擒贼先擒王,以雷霆手段暗杀魔人、妖族之首,从而在帝国内一呼百应,便可轻易覆灭群魔无首的妖淫魔域。 今年夏至、王心颖终於看不惯师兄循循渐进之手段,与殷俊鸿争吵了一番後,就愤愤不平的跃出了群龙义激团总坛,临走前对他喊道:师兄那儿戏做法、要何时才能杀尽天下妖魔啊!倒不如让我混进紫平宫中去,待月圆、正是我提魔帝、妖后之首级见师兄之时! 此时屋顶上,王心颖那日的誓言仍在殷俊鸿耳边回荡,但那已经是半年以来听到师妹说得最後一句话了;当时借着群龙义激团的暗潜势力,王心颖顺利混入宫中,并被分在紫平宫中宁寿阁作蚀心妖后张百芝的近身女侍。 殷俊鸿相信以师妹王心颖的武功、已有自己真传的八成功力,就算暗杀张百芝事情败露,王心颖犹可从容退之;但至月前殷俊鸿的师妹在紫平宫中的消息忽然间戛然而止,各路消息都没有王心颖遁出魔域的迹象,她最後的踪影是月前为蚀心妖后张百芝例行供奉茶点,此後就再也没有关於王心颖在魔宫中的消息了。 王心颖自幼与师兄感情颇深,殷俊鸿性格就算再沈实,也难抵对师妹的牵挂,离中秋还有三天,他忍不住出门探听王心颖的消息;殷俊鸿以其高超的轻功潜入紫平宫,他头顶月色、用绝顶轻功跳纵於楼阁宫殿之间,彷佛进入无人之境,很快便到了魔域的最高掌控者蚀心妖后张百芝的寝宫。 此时潜伏在屋顶黑暗处的殷俊鸿,经过半个时辰的观察,都未曾发现师妹王心颖的影踪;他考虑再三、终於行动了起来,…宁寿寝阁中,窗户被夜风吹得轻微摇摆了一下,一个呼吸後阁楼又归於刚才的冷寂。 此时阁楼门外,院中的魔人们,却被先前的夜风吹得东倒西歪,他们双眼未闭、神色如常,眼中却已失去生色,而他们无神的瞳孔里映射着一个身影,殷俊鸿的雄伟身躯立於院中的青石板地面,仿佛刚才并没有对魔人侍卫有所动作。 但是阁楼内蚀心妖后那原来充满舒适、懒意的玉脸仿佛有所感应,她微皱了皱眉头、却仍未把视线从那画上移开;又一阵暗藏杀气的阴风从阁楼门缝中吹进,结实的木门瞬间弹开了,殷俊鸿手持[玉筋火棒]、飘落阁楼内,与木长椅上的张百芝相隔数步而已。 妖魔狗后,快快交出本座师妹,今夜或可留你全屍! 殷俊鸿以低沈吼声说道。 美艳的蚀心妖后张百芝无视眼前壮汉那迫人杀意,懒懒的在木椅上伸了个腰,洁白无尘的真丝袍服难掩其傲人的身材,一对富有弹性的巨大玉兔在她的动作下波涛汹涌,而一张年约二十年华的玉脸更是妖艳诱人,殷俊鸿看清楚才意外发现妖后的娇靥竟如有沈鱼落雁之容。 蚀心妖后以妖异的媚音说道: 哟…啧啧啧…挺威风的,殷大侠的师妹花样年华,正是青春大好时呢!不过这样幼嫩…应先来让本后调教一下!咭咭咭…不知味道怎麽样?说毕,她舔了舔自己的嫩唇,唾液映着月光,让张百芝的艳红朱唇更为诱人。 可恶的妖后,真是不知死活,看招!殷俊鸿随身的[玉筋火棒]直刺,棍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取张百芝被褥包裹着的小腹,他打算打伤蚀心妖后後、再施以酷刑追问,纵得不到师妹王心颖之音讯,也可稍减些对魔人、妖族之恨。 但让殷俊鸿诧异的是、自已强劲的棍风如石沈大海,仅打碎张百芝胯下的被褥而已;他手中的[玉筋火棒]正欲第二刺!可是蚀心妖后本隐藏在胯下被褥内的人却让殷俊鸿惊讶停下了手。 一个年花艳年华的美女在眼前出现,一丝不挂的白晢软滑娇躯,胸脯那肥美肉腴的白晢大奶子令人慾火如焚,苗条细腰下两条修长的玉腿,结实而充满弹性的美臀,蕴藏着美妙的肌肉爆炸感,粉色的娇靥却埋在张百芝一丝不挂的胯下,这美女正用那细长香舌扫抺着蚀心妖后白馒头般的酥穴,她舐弄张百芝的肥美阴穴之时、还以调皮可爱的眼神望向主子邀功。 啊!师妹?…你! 殷俊鸿惊呼,眼前为着蚀心妖后淫秽口交的美女,正是自己失踪已久的师妹王心颖! 小淫妇,见到你师兄还不打个招呼,若传出去,让外人觉着我这做主子的…太不近人情了…啧…如此就不好。嘻嘻嘻…蚀心妖后张百芝看着自己胯下嘴舌辛勤口交的淫奴,捉狭地轻笑着说。 妖淫妇…你…你…到底对心颖做了什麽!?殷俊鸿惊道。 王心颖调皮的对着主人吐了吐舌头,接着又低头边舔边说: 啧…唔…仙后的美屄…果然…好味…啧啧…真是无法…停下…啧啧啧…啧…面对自己师兄的质疑,王心颖仿佛是暂时解了馋,她终於把螓首抬了起来,望向殷俊鸿说嘻嘻…师兄…主子…的光溜溜蜜穴…很好吃的…啧…我舐得好…好…过瘾啊!…啧啧啧… 接着王心颖把玉手伸到自己早已湿透的小淫穴,毫不羞耻地揉了又揉,剃光耻毛的白晢软滑阴阜上竟有一个醒目的妖魅纹身,而另一玉手捏着自己粉红色的乳头,就这样…情不自禁地自渎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师兄…你不知道…仙后的淫功…不仅好…利害啊…还…让淫妹好…过瘾啊…玩得…贱奴爽爽的…啊…泄了几次…人家好舒服啊…啊!…酥死啦!…王心颖大大掰开两条修长的玉腿,在殷俊鸿眼前展露出自己幼嫩的小肉窟窿,毫无遮掩地疯狂自渎起来。 师妹!…快醒醒啊!…殷俊鸿急唤着,眼前一丝不挂美女的淫荡摸样、虽然是师妹的独特可爱之样子,但是却隐隐流露着她不曾有过的淫乱气质;转瞬间王心颖的淫喘又变成极妖媚的嚎叫,仿佛要把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排出体外,高潮的浪叫声持续了不久,王心颖已无法承受、就这麽瘫倒在蚀心妖后张百芝的怀中。 殷俊鸿也在震惊中回复了过来,全力运起《钢心炎功》,挺着[玉筋火棒]扑向张百芝,在他看来、师妹王心颖只是被蚀心妖后一时所迷惑,既然师妹已被找到了,如此杀了张百芝、再带师妹回群龙义激团总坛救治也不迟。 [噗!]本应命中蚀心妖后张百芝胸脯的一棍,竟被她的玉掌格挡下来,接着、殷俊鸿另一只钢掌扫过去,却又是同样被她的另一玉掌接了下来!二人双掌同时发劲,年轻美貌的妖后竟与殷俊鸿平分春色,他暗暗吃惊、张百芝之功力竟不下於自己;就在殷俊鸿准备撤回火棍及钢掌时,却感到自己手掌被牢牢吮抵在一起,更一股极强的吸力、从掌中经脉上传来,令心中酥痒酸软、无法发力,手里[玉筋火棒]脱手掉下来。 妖异的情势令殷俊鸿大惊,两腿紮起马步,欲变掌为摔、挑来挣脱眼前的困局,却被背後一个炽热的肉体团团抱住,像八爪鱼般紧缠住上来令殷俊鸿无法动弹。 那具软绵绵的娇躯正是王心颖的肉体,她不知何时醒来、欺近殷俊鸿的雄躯,并使出封穴闭脉之手法,令他因失神而被制服;王心颖先是在後环抱着自己的师兄,进而双腿缠绕他的雄腰,玉手毫不客气地揉搓殷俊鸿雄壮的胸肌,在她的淫巧拨弄下,无法动弹的大英雄很快就被脱去了全身衣物。 张百芝兴奋的欣赏眼前情势,犹如自己的计划将要完成一般,最终她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欲望,张嘴伸舌吻向殷俊鸿,而下身更是贴粘过来,蚀心妖后竟淫荡地用自己没有耻毛的阴户摩擦着、他比[玉筋火棒]更粗壮而坚硬的巨大阴茎,只见一股股绮红色妖气,不断通过张百芝的樱桃小嘴及私处传渡进他体内去。 啧啧啧…主子早…就知道…师兄的…鸡巴…利害了!…嘻嘻…师兄…我们一起侍奉…主子吧…嘻…什麽…大业…都是假的…啊…贱奴好爽啊!…唔…只有…主子的…恩宠才是一切…嘻嘻…王心颖边说边吻师兄的耳朵,甚至用舌尖螺旋式舔舐起了殷俊鸿的耳洞;早有亲蜜接触的同门师妹、王心颖玉手没有停下,分别拨弄其师兄的雄躯,更伸入殷俊鸿和张百芝紧贴的私处抚揉,而两条修长的玉腿也不闲着,只见四条腿在纠缠着。 渐渐全身酥软无力的殷俊鸿,在师妹王心颖及大敌蚀心妖后的玩弄下,感到阵阵莫名的快感在侵袭着他;张百芝胯间下淫糜的肉唇本已经湿透,一股股蕴藏多年的淫水,不断湿粘着他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 此时殷俊鸿仍想挣紮,可是他脑中不自主地想着:啊…妖后的光溜溜…小蜜穴…竟然…如此美…啊啊…喔…好…好美啊!羽化登仙了…啊…不行!…她是妖后啊…啊啊啊…那真气…是妖术…不行,我要抵御…她的媚功… 蚀心妖后看到了殷俊鸿那夹杂着抵抗与享受的神情,决定更进一步挑逗他的淫慾,张百芝湿淋淋的阴唇竟含着殷俊鸿已失控至钢硬的粗糙大龟头,而且向自己的性奴王心颖使了一个眼神。 已经被蚀心妖后调教得毫不羞耻的王心颖,自己主子的命令心神领会,用自己肥美肉腴的白晢大奶子磨搓起师兄的钢背,一缕缕绮红色妖气、由涨凸的乳头钻入殷俊鸿雄躯的毛孔里,接下来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念起不知名的梵音:”依呵…咖…多依哩…麻呵…多咖…多哩依…“王心颖邪妖的淫慾真气、畅然无阻的被殷俊鸿经脉所摄取。 殷俊鸿感到自己体内经脉被上、下两处淫慾真气所感染,一时间他竟无法控制体内的《钢心炎功》,灼热真气由妖淫真气夹带着在其体内乱窜,一直积存於自己粗糙而坚硬的巨大阴茎里,更致命的是粗糙的龟冠被张百芝的湿淋淋阴唇含得极过瘾,而王心颖肉腴丰软的巨乳挑起阵阵快感亦非常剧烈的,让这本是不羁粗豪的壮汉欲仙欲死。 他两人早有最亲蜜的接触、如此赤裸裸纠缠,令殷俊鸿彻底迷失了方向,王心颖耳边诵读的梵音:”咖多哩依…麻呵…依…咖咖…多依哩…多咖…“殷俊鸿只感受到阵阵淫糜的快感。 殷俊鸿在迷失中依师妹诵读梵音、一股飘飘欲仙的舒畅感随着入侵的真气畅游全身,突然发现自己毫不思考便可读懂那妖异梵音,他感到诵读梵音後,身上热烈燃烧的慾火彷佛得到缓解,转往充实、填满自己胯间的粗糙大肉棒,接着…殷俊鸿更顺着梵音秘诀运起了那淫慾真气,体内的《钢心炎功》在妖淫梵音催化之下、渐渐变为绮红色的妖气。 殷俊鸿焚心的慾火虽被特殊功法所扑灭,但他下体的凶猛巨龙却又泛起异样的饥渴感,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彷佛需要填塞某孔窍深处的孤寂,随着师妹最後的梵音落下,殷俊鸿那硬如铁棍的粗糙阴茎外皮被王心颖玉手粗暴剥开,毫无遮掩地露出衪大得恐怖的狰狞龟头! 蚀心妖后那白馒头般的肥美阴户产生了异变,湿得一塌糊涂嫩穴顶端套着一个年代古老的金色铜环,环体上正镌刻着一个桃花图案;殷俊鸿开心的笑了起来,接着王心颖玉手牵引下,他狰狞而粗壮的钢硬大鸡巴再贴吻着张百芝肉腴丰软的阴唇,大得恐怖的龟头自然地吸起了她的粘稠阴液,不等蚀心妖后的腥香淫液吸乾、王心颖玉手在殷俊鸿的雄腰後用力一推!…他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深深刺入了张百芝处女般的淫水穴里,被潮湿而灼烫的淫洞紧紧锁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爽啊!…啊啊…蚀心妖后张百芝如一只狂乱肏交中的野狗一样,幼嫩肉窟儿淫贱的扭磨着,发出舒畅的嚎叫,殷俊鸿粗硬的大鸡巴没有令她失望,…果然能完全挤满了自己空虚已久的子宫。 随後,张百芝畅快的站立着套磨殷俊鸿硬如铁棍的粗糙阴茎、享用他的大肉棒在体内快速抽插带来那快感无比的刺激!…无疑,蚀心妖后是今晚整个魔域禁城里最为快意的人儿,王心颖说得非常正确,师兄殷俊鸿胯下粗筋涨凸的坚挺巨根比手里的[玉筋火棒]更火灼、坚硬,不愧是[龙绪帝国]中淫妇的最爱。 青春常驻的蚀心妖后想起了她十五岁时,偶然在妖城秘宫密室里发现《妖魔淫经》秘笈,张百芝毫不犹豫、就练习淫经里所有的妖魔淫技。 在魔域禁城後宫的尔虞我诈、派系争宠中,这位胸怀大志的妖族少女毅然选择潜修不世淫功;从此她以淫经之主的身份,迅速控制了魔人帝君《恋肛魔帝》陈灌希,及各路魔王、妖族权臣们,可是心里的淫火却从来没办法熄止。 蚀心妖后更因知道奥亚俾达大陆上出现了一个慾海奇男,他竟拥有能令妖族女子欲仙欲死的肏交至宝!那百年难得一遇的[蟒筋盘柱]大肉棒;为此张百芝设下陷阱、让《恋肛魔帝》陈灌希用七色钢母造出了一支会灼热、涨大的螺旋形假阳具,当陈灌希变态自虐插肛、[钢母假阳]突然十倍变大!陈灌希爆肛而亡,不久张百芝取得权力、她母仪天下,成为了魔人、妖族的幕後最高掌控者,开始入侵龙绪帝国。 紫平宫中宁寿阁内,一男两女正恣意淫奸,殷俊鸿胯间粗硬的凶猛巨蟒果然是《妖魔淫经》里的妖族寻欢极品,秘笈内说他[三龙盘柱]的大肉棒果真是肏交至宝!现在殷俊鸿肏奸了张百芝这麽久,那粗筋涨凸的凶悍大鸡巴依然无惧地进行抽插,没有丝毫疲软。 这…这肥乳…唏唏…唏…这淫穴…啊!一身白晢…软滑的…啊啊…肏得好…过瘾啊!…啊啊啊…殷俊鸿肩上托起蚀心妖后一条修长的玉腿,肿胀坚挺的巨根疯狂般淫糜活塞动作,钢手却毫无怜惜地搓捏、揉揸着张百芝弹跳着的丰软巨乳,如此粗暴的肏交、反这妖后的紧窄阴肉壁享受到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 待蚀心妖后被奸得高潮叠起、一股股浓烈的淫邪魔慾,打入殷俊鸿的体内,令他《钢心炎功》的真气变成妖淫魔劲在阴茎内狂飙,胯下坚硬的狰狞大鸡巴涨到了极点!殷俊鸿再也无法自控、此时他非要将那狂飙的淫慾发射出来。 殷俊鸿终於推翻了张百芝及王心颖玲珑浮凸的娇躯,轮流肏捣两人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她俩被奸得玉脸桃花嫣红、仿佛在怒海中跌宕起伏,王心颖再次享受到师兄肿胀坚挺的巨根完全深入酥痕的阴腔,自自然不羁放荡的淫喘叫道:主子…啊…啊啊…主子啊!…师兄…好利害啊!…哈…主子…奴…奴被…肏死了!啊…啊啊…啊… “啪!…噗滋噗滋!…噗滋!…啪!…噗滋噗滋…噗滋!”淫秽的抽插声中、不知转换了多少个肏奸姿势,远远看去,殷俊鸿已被绮红色的雾状妖气所团团笼罩;蚀心妖后像母狗般撅起屁股跪趴在床上,任由殷俊鸿压住她蹂躏自己的小淫肉窟,令张百芝一双肥美肉腴的白晢大奶子像受惊的大白兔般跳晃,而在殷俊鸿的背後、他同门师妹王心颖像八爪鱼般紧缠住他的雄躯,感受着师兄发出的火灼真气带给她阵阵骚心快感。 王心颖仿佛又回到了月前,那个被蚀心妖后征服的晚夜,在张百芝强大妖淫魔气下,她是如此高潮叠起、如此情难自禁。 殷俊鸿胯间的[蟒筋盘柱]大鸡巴如何说是硬如铁棍的,但此时那种魔淫妖魅的刺激快感,他…又怎能忍住不泄的感觉!灼烫而粗硬的巨大阴茎传来阵阵难忍的快感,终於…殷俊鸿滚热的白浊色淫精迸发了出来…在自己与张百芝紧密相交的深处,他滚热的浓稠阳精注入了蚀心妖后的子宫深处。 被外来的腥香浓浆烫得手舞足蹈,张百芝与其师妹王心颖一齐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而随着大量白浊、粘稠的妖淫阴精在殷俊鸿体内的不断浸透,一个嫣红色魔魅纹理出现了在他的腹部,这是妖族之奴隶的印记式样,表示他是属於妖族之后的淫奴,只能伴着蚀心妖后张百芝的一生淫贱的操劳。 几个月後,在蚀心妖后张百芝暗中引导下,殷俊鸿尽肏各妖族之艳女,至於 [龙绪帝国],因为没有殷俊鸿领导的群龙义激团最终反抗失败,已成了历史的过去式,奥亚俾达大陆完全成了妖族殖民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