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参与投票任务赚35G唷,请点下面投票连结, 每天支持我一次 请点我? ?投票给【鬼影】拜托!! 孪生少女 「沙织~~」甜甜腻腻的呼唤之後,一个软绵绵的娇躯贴了上来。 「姊姊不要用这种声音来叫人家啦!」少女抱怨着,但并未将对方推开,反 而转过身反抱着她的纤腰。 两个女孩无视他人目光的在校门口紧紧相拥,不过其他人大概是已经习惯了 ,对於这两个人有点危险的亲昵举动毫无感觉。 「因为沙织抱起来好舒服啊~而且身为姊姊,当然要检查一下妹妹的成长状 态啊!」 「讨厌啦!」沙织红着脸挣脱姊姊的拥抱,以及不断在她胸前抓捏的魔爪: 「我们明明就是双胞胎!」 「可是你这里都没什麽进展啊。」女孩指着沙织只有微微隆起的胸口,说道 。 「姊姊都欺负人家!」沙织原本就对自己的小胸部感到自卑,她们两姊妹无 论长相、身材、头脑等各方面都势均力敌,但就只有胸部这一项,姊姊沙夏硬是 比妹妹大了三个罩杯。 「嘻嘻,不闹你了,我们回家吧。」 「嗯!」沙织点点头,挽着姊姊的手臂踏上归途。 两个女孩的「家」是一间孤儿院,十几年前的圣诞夜,这间孤儿院的院长听 到门口传来奇怪的声响,他走出门外,发现一个婴儿床,打开一看,是两个脸蛋 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婴,小小的手还握着对方的手,沈睡着。 婴儿床中放着一张纸,上面除了因为某些原因无法抚养的文字之外,只有两 个女孩的名字: 千田沙夏 千田沙织 「嗯...讨厌...不要啦...」 「沙织明明就这麽大了...胸部的营养都用到这里来了吧。」沙夏握着不应 该出现在女孩身上的坚挺巨根,套弄着。 「讨厌...姊姊不要...」沙织红着俏脸,说道:「快上课了...」 「沙织的这麽大,要怎麽上体育课呢?所以姊姊要让沙织缩小啊!」 「姊姊明明就只是想要而已...啊...」沙织娇吟一声,肉棒前端喷出大量白 浊液体,洒在沙夏的脸庞上。 「哼哼...说话的是这张嘴吗?」沙夏快速地站起来,将嘴上沾的的精液送 进沙织口中。 沙织瞪大双眼,但还是乖乖的接受了姊姊带着精液的热吻,毕竟在今天之前 ,她不知道已经嚐过多少次自己精液的味道了。 「还是硬梆梆的...沙织好色...」沙夏握着仍旧坚挺的肉柱,藉着精液的润 滑套弄着。 「姊姊...不要欺负人家...」沙织扭着腰,追求更强烈的刺激。 「色妹妹...想要姊姊的这里了吗?」沙夏掀起自己深蓝色的百摺裙,拉下 素白色的内裤,以不适合这个年纪的娇艳笑意看着妹妹。 「想要...好想要...沙织要姊姊的淫穴...要用大肉棒子插进姊姊的淫穴里 面...」沙织狂乱的叫着。 「好吧,就给你了哦,因为是沙织所以才能进来的哦。」沙夏强调着,虽然 她们从沙织能射精之前就已经玩过这样的性游戏,但平时学校里的沙夏无论是什 麽样的人都不假辞色,可说是标准的冰山美人。 但只在沙织面前,沙夏才会放下所有防御,展现出她温柔又带点小恶魔气息 的本性来。 「乖.......」沙夏骑跨上妹妹的肉棒,手扶着棒子,引导它进入自己早已 湿透的嫩穴当中。 「啊啊...好大...沙织...你的...又变大了...姊姊会...受不了...」随着 肉棒一寸寸没入,沙夏发出难以忍受的悲鸣。 「你的怎麽又...变大了...姊姊快被你...撑坏了啊...」 看着沙夏既痛苦又快乐的模样,沙织先前被姊姊欺负的怨气有了发泄口,让 她不自禁地抓着姊姊的大腿,肉棒子狠狠往上顶去。 「啊!不...沙织...要疯了...」沙夏发出淫媚无比的惨叫声,沙织报复性 的攻击撞得她全身发麻,淫水四溢。 「姊姊好舒服...姊姊的里面...人家要把姊姊...插...插死...啊...」沙织 快乐的尖叫着,拼命将肉棒往上顶,活像眼前娇喘不已的女孩不是心爱的姊姊, 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铛铛铛铛...」无人的体育仓库当中,回荡着上课的钟声。 「上课了耶...」沙夏吻了吻沙织,说道。 「不要~~人家还没有来...」沙织任性的说道。 「小色女!」沙夏轻轻拍了沙织的小胸部一下,这对软肉虽然不大,但弹性 和感度都是一流的。 「姊姊还不是...缠着人家...」沙织用肉棒反击着,顶得沙夏淫叫不已。 体育仓库外一片寒风刺骨,仓库之内却是热情无比,两个女孩藉着天窗外射入的 微弱光线确认着彼此的身影,像新婚夫妻一般热情的结合着。 「姊姊的水...好多...啊...」 「都是你...害的...」 「因为姊姊的...小穴穴最棒了...所以...嗯...」沙织挺起身,将因为多次 高潮而逐渐失去力量的姊姊反压在垫子上,粗大的肉棒尽情地在他体内进进出出 着。 「啊!沙织...进去...太深了...啊...」沙夏痛得流下泪来,沙织马上爱怜 无比的替姊姊舔去泪水,原本疯狂的活塞运动也变得和缓许多。 「姊姊...」 「沙织...」两个女孩在体育仓库中战得昏天暗地,翘课什麽的早已被她们 抛在脑後。 「啊啊...真精采啊!」突然之间,一把男声传入两个女孩耳中,把她们吓得魂 不附体。 「我们学校的两朵校花千田姊妹居然躲在这种地方搞乱伦,真是个足以震惊 社会的大事件啊!」一个穿着学校制服的男人从门边走了进来,本已流里流气的 脸上挂着邪恶的浅笑,看起来就令人感到一阵恶寒。 「你...你想干什麽?」沙夏毕竟是姊姊,从震惊当中恢复过来的速度也比 沙织快了一点。 「哼哼...干这种事情都被抓到了,还这麽嚣张啊?」男学生饱览着两个美 少女的裸体,最後目光停留在她们仍旧连结在一起的部位。 虽然光线不甚充足,但他还是能分辨出插在沙夏淫穴里的,不是女孩子之间 用以淫乐的玩具,而是根货真价实的大肉棒。 「嗯...你是男的?...不对...」男学生走上几步,两个女孩本来就在墙边 ,一边一箱篮球,一边一座跳箱,想躲也没地方躲。 「双性人?真是稀奇啊!」男学生在两个女孩身边走来走去,像是在观赏什 麽珍禽异兽一般。 「你...快出去!」 「偏不要。」男人说道:「我出去之後,一定会到处宣传千田沙织是个有着 大肉棒的妖怪女孩,而且还和姊姊千田沙夏有肉体关系...你们真的要我出去?」 「呜...」女孩们最大的恐惧就是被人发现妹妹「多出来的东西」与她们这 不被世人接受的关系,被他这麽一说之後,她们迷惘了。 到底该不该把他轰出去,如果把他赶走,让他到外面去散播讯息,姊妹俩的 名声和人生就完蛋了,但若不将他弄走,这羞死人的模样却也不是可以给一个男 人观赏的。 (只要能保住秘密的话...)沙夏看着泪汪汪的妹妹,暗暗下定决心。 「你到底想怎样?」沙夏问道。 「哼哼...眼前有两个光溜溜的漂亮女孩,不玩玩岂不是太浪费了?」男人 毫不掩饰地说出自己的慾望,两个女孩脸蛋先一红,随即又变得惨白。 因为她们知道他口中的「玩玩」是什麽意思,而且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只要你能放过沙织的话,我可以任你...任你玩...」沙夏离开沙织的身躯 与肉棒,挡在妹妹与男人之间。 「姊姊!」 「放心吧。」沙夏回头安慰着妹妹,但心里却怕得几乎要夺门而出。 「真是感人的姊妹情啊。」男人嘲笑般的看着她们,再次说出冷酷的言语: 「既然要任我玩,怎麽不摆些淫荡的姿势来请求老子我?」 「淫...淫荡的姿势...」光是裸体站在男人面前,意识到自己被看光的沙夏 就已羞得满脸通红,哪还有什麽心思想什麽姿势? 「哼哼,对你这种在仓库里面和妹妹乱搞的淫乱女来讲,这应该比吃饭更容 易吧。」男人毫不留情的耻笑着她,邪恶的表情让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高中生。 「呜...」沙夏红着脸,为了守住妹妹的秘密,她也只好丢下羞耻心,将自 己美好的裸体呈现出来。 「不错不错...脚再分开点。」男人指挥着沙夏,要她张开双腿,将少女湿 濡的蜜肉展现在他面前。 (不要...好丢脸...可是...沙织...)除了和沙织做之外,沙夏从未有男朋 友,自然也没有男性经验,现在却得将自己最私秘的部位展露在陌生男人眼前, 如果不是想到背後还有个必须被保护的沙织,她早就逃走了。 「姊姊...」沙织脸庞上挂着两行泪,她知道自己诡异的身体拖累了姊姊, 看着沙夏过去只呈现在自己眼中的淫姿,歉疚的同时,股间的肉棒却又不听话地 站了起来。 「哼哼。」男人看到沙织的反应,暗暗偷笑着。 不知道妹妹反应的沙夏闭上双眼,强迫自己忘记眼前有个陌生男人,心里只 想着妹妹,双手开始爱抚着自己的乳房和淫穴。 「嗯...啊...沙织...嗯...好舒服...啊...看姊姊的......穴穴...啊...」 沙夏不断娇吟着,彷佛正在视奸着她的不是眼前的男人,而是妹妹沙织。 被沙夏呼喊着的少女,也被沙夏的淫声弄得娇喘连连,双手不禁开始上下套 弄起股间尺码足以让许多男人拜服的巨大肉棒。 「啊...姊姊...」 「沙织...」有了沙织淫荡的叫声,沙夏变得更加投入,双胞胎少女一模一 样的脸庞上也开始有着相同的喜悦神情,就像过去无数次做爱一般。 男人没有阻止她们,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她们越来越靠近,最後终於缠 在一起的模样。 沙夏热情的摩擦着妹妹的肌肤,一双美乳弹啊弹的在沙织面前晃荡,沙织樱 唇一张,准确无比的噙住了姊姊尖挺的乳首,忽轻忽重的吸吮着。 「呀啊...沙织...」沙夏沾满淫水的双手环抱着沙织,早已忘记身边还有个 人在看了。 「快点...干我...用你的大肉棒干姊姊...」 「姊姊...人家要让姊姊的肉穴...让姊姊...舒服...」 姊妹俩平时堪称不苟言笑的口中此时不断吐出淫秽的字句,让男人暗暗吃了 一惊。 虽然比她们高一个年级,但他也是学校众多暗恋千田姊妹的男学生之一,只 可惜千田姊妹有如高岭之花,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色,因此再怎麽想一亲芳泽, 也只有暗暗流口水的份。 但此时这两朵高岭之花,却在自己眼前上演着妖精打架的戏码,而且表现得 比牛肉场的脱衣舞娘还淫荡三分,一个血气方刚的高中生又怎麽经得起这样的刺 激,胯下的肉棒膨胀得让人感到疼痛,几乎快要撑坏拉链。 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自己上场的时候,他深呼吸了几次,掏出手机,将镜头对 着沈溺於淫荡境界的千田姊妹,咖擦咖擦的拍起照来。 沈浸在姊妹情深当中的两个女孩,完全没发觉自己的淫态已被拍了下来,只 顾着让大肉棒深深拓入淫穴当中,追求着终极的快感。 「姊姊...姊姊的穴穴...好热...好紧哦...啊...肉棒像...要被夹断...一 样...好舒服...好爽啊...」 「沙织...沙织的...肉棒...顶到子宫了...啊...」 男人一边乾咽馋涎,一边拍着照片,将她们的淫乱模样保存在记忆体当中。 不多久,沙织射精了,满肚子精液的沙夏疲累的瘫在沙织的身上喘着气。 「你们真糟糕,要你诱惑我,结果却只顾着姊妹俩自己爽?」男人收起手机 ,说道。 「呜...」姊妹俩紧抱着对方,惊慌的看着越来越逼近的男人,她们没有发 觉对方已经将她们的姿态拍成照片,若不是如此,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就会大 不相同。 「接下来也该满足我了吧?」 「不...不要...不要过来!」沙织看着男人胯下暴露出来的肉棒,拼命的摇 着头。 「有什麽好怕的,你自己不是也有?」 「人家才没有...」沙织恐惧的驳斥着,虽然对方的东西还没有自己的大, 但不知为何,同样的东西长在别人身上看起来却是如此的狰狞可怖。 「放心吧,你姊姊才是我的目标,答应过了嘛!」男人扶着沙夏汗湿的美臀 ,肉棒长驱直入。 「不!」沙夏只来得及叫出这声,接下来就痛得瞪大双眼、全身颤抖。 「姊姊...後面...啊...」沙织忍着肉棒被小穴括约肌紧紧夹住的痛楚,努 力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答案非常明显。 男人插入的地方,是姊妹俩从未想过可以容纳肉棒的後庭。 「不要...姊姊...姊姊受不了的...讨厌...走开...」沙织拼命推着男人的胸口 ,希望将他推离沙夏的身边。 「哼哼,你姊姊的屁股还真紧,没用过吗?」男人反而更用力压了下来,肉 棒也整根完全刺入沙夏的後庭。 「唔...呜~~」沙夏咬着牙强忍痛楚,泪水却仍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前後一起来,爽死你这小淫妇。」男人无视女孩的反应,自顾自的动了起 来。 沙夏忍着痛苦,但随着肉棒出入的次数增加,她惊慌的察觉到在逐渐麻木的 痛楚当中开始出现了一丝丝奇异的快感。 「不...不要...不要再...动了...」沙夏慌乱的喘息着,连沙织也瞪大双眼 看着姊姊,熟悉沙夏媚态的她很清楚姊姊此时的表现,正是有了快感的徵兆。 (被戳後面...姊姊也...会舒服吗?)沙织想着,不知餍足的肉棒子也再次 膨胀了起来,将沙夏的小嫩穴完全塞满。 「沙织...啊...前後都...满满的...啊...讨厌......」沙夏扭着腰想逃开 ,但只是稍微一动,就让前後两根肉棒同时激起强烈的快感。 「姊姊的...更紧了...啊...人家受不了...人家...」沙织全身挺了几下, 不知廉耻的肉棒又对着姊姊的子宫射出大量精液。 「怎麽...又...射了...」沙织的早泄并未招来沙夏的怪责,反而让她回想 起两人的第一次。 那时候她们对这些事情还是懵懵懂懂的,沙夏只知道妹妹的身体和自己不太 一样,也知道这是必须保密的事情,但她从没想过,在两人原本只觉得很舒服的 裸体相拥摩擦玩闹当中,沙织变大的棒子居然会意外地刺入沙夏稚嫩的小穴里, 夺走了姊姊的处女,也同时在姊姊的小穴里贡献出人生的第一炮。 「啊...弄脏了...」沙夏还记得当时自己第一句话是这个,不过随着次数增 加,妹妹的精液对她而言已不再肮脏,而是带给她快乐的琼浆玉露。 「小色妹妹...又射进去了...」沙夏温柔的抱着妹妹,快感从被注入精液而 感到温热的小腹往外蔓延,在後庭抽插的肉棒彷佛雷管一般,点燃了四处蔓延的 淫慾,将沙夏推上了无法回头的禁断高潮。 「姊姊!」沙织紧抱着沙夏,感受着姊姊肉体的悸动,才刚射过精的肉棒又 开始恢复精神。 和真正的肉棒不同,沙织的肉棒子可以连续射精很多次,区区三次对她来说 并不算什麽。 不过男人很清楚自己的棒子没这本事,要征服这两个淫乱的美少女,自己就 不能先射精,虽然只是个高中生,但拜家庭背景所赐,他的性经验丰富无比,也 知道如何才能让自己撑久一点。 他深吸一口气,沈下心来,缓慢的继续抽送着肉棒,享受着女孩後庭的美妙 紧缩感,也欣赏着她们不愿意、却又无法掩饰的贪淫媚态。 和自己过去上过的女人比起来,她们清纯太多了,却也更加淫荡。 有着淫荡肉体的清纯双胞胎姊妹,多麽矛盾的存在,却更让男人兴奋无比。 在精液、以及沙夏自己丰沛淫水的润滑下,沙织的肉棒顺畅的在姊姊体内进 行着活塞运动,而男人的肉棒也在沙夏放松的後庭中抽送着,有时前後交叉戳入 ,有时两根一起进入,而这时也是沙夏快感最强的瞬间,总让她发出淫靡的呼喊 声,痛苦已完全离她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前後双穴里传来的无尽快感。 「啊...好舒服...快点...蹂躏人家...两个穴...都......泄了...啊...嗯 啊...沙织...姊姊...的穴...被干得...好舒服...从来没有...过...这样...要 飞了...人家要...飞上天...了啊...」 「姊姊...啊...姊姊里面...夹得紧紧的...人家...的肉棒...嗯...啊...会 被...弄坏掉...啊...又射了...哦...姊姊...」即使射了精,沙织还是没有停下 腰部的摆动,肉棒子一边在姊姊早已满是精液的体内射出浓浓的白浊液,一边持 续地奸淫着她,无处可去的大量精液只得从肉棒侵入的淫穴里逆流而出,在姊妹 俩浑圆滑润的大腿上糊成一片。 男人诧异的看着两个女孩的狂乱姿态,肉棒子同时感受到姊姊淫肛的颤抖与 妹妹肉茎的抽搐,他拼命地忍着射精的慾望,直到十几分钟後,姊妹俩同时发出 绝顶的呼喊,他才疲累地将精液射入沙夏的直肠深处。 「呼呼...哈...真是...差点就不行了...」男人喘着大气,抽出肉棒,看着 眼前两个双眼迷蒙的美少女,他知道她们已经上了自己的勾,但要「钓起」这两 条美人鱼,可还得使出不少精力。 但他知道怎麽做最省力,虽然这样做是将她们推入火坑,但自己仍旧是最大 的得利者,何况他也不认为这两个女孩是他终身的伴侣──事实上他根本不认为 有这种东西存在。 对他而言,男与女,只是玩玩而已。 ※※※※※※※※※ 「姊姊...怎麽办...」沙织看着纸条,不知所措的问着。 沙夏也不知道怎麽办,在被蹂躏之後的几天,她们的鞋柜里各多了一个信封 ,信封里放着的是一张纸条,以及几张她们当天做爱的淫乱姿态。不管是沙织陶 醉的神情也好,沙夏嘴角流着唾液的淫荡表情也罢,都拍得一清二楚。 而沙织那根不断在姊姊淫穴里进出的肉棒,更是被大特写的冲洗出来。 「只好...照着做了...」沙夏说道,报警会让沙织的「秘密」公诸於世,她 们别无选择。 「呜...姊姊...」沙织紧握着沙夏的手:「只要有姊姊的地方...沙织都愿 意去...」 从这天开始,不管是孤儿院还是学校,就没有人再见过千田姊妹了。 孤儿院长和学校也曾报警过,但所得到的线索却极少,没有绑架的迹象,也 没有人见过两个女孩遭受任何人的暴力对待,他们只知道姊妹俩离开了学校,之 後就彷佛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在城市人群当中。 一年後,另一个城市的某个神秘所在,一群戴着面具的人正坐在黑暗的台下,不 愿显露真面目的原因相当简单,因为这里不是个什麽光明正大的地方,干的也绝 不是合法的花样。 「接着是今天的压轴,最後一项商品,第十九号,千田姊妹。」同样戴着面 具的主持人朗声说道,同时舞台上的布幕也拉了起来,探照灯将明亮的灯光聚焦 在两具年轻的肉体上。 脖子上戴着金色项圈,穿着蓝色紧身衣的少女,正是千田沙夏,而在她身边 穿着红色紧身衣,戴着银色项圈的,自然是妹妹千田沙织了。 两个女孩迷蒙的双眼逃避着过度强烈的灯光,只听得主持人说道: 「姊姊千田沙夏、妹妹千田沙织,双胞胎,十八岁,女犬调教、性奴调教完 成,不分售,底标价一千万。」 「一千万?太贵了吧?」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说道。 「一千万绝对是物超所值,这两个女孩除了淫荡美貌之外,妹妹还有个难得 的价值,请看。」主持人一挥手,一个戴着黑色皮面具,手上拿着皮鞭,一身黑 衣的男人走上台来,鞭子刷的一声打在地上。 千田姊妹娇躯同时一颤,畏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往沙 织紧身衣的高岔一指,沙夏立刻爬上前,解开紧身衣的扣环,将曾经不惜牺牲肉 体也必须保守的秘密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哦哦!」看着沙织股间巨大的棒状物,众人不禁为之惊叹,比起一年前, 这棒子的尺码又大了许多,更惊人的是肉棒上布满了许多诡异的突起,让这挺巨 根变得更加狰狞。 「货真价实的双性女孩,虽然没有精子,但精液的量相当多,而且可以连续 射出十次以上,加上这精美的改造,绝对是你调教性奴的最佳利器。」主持人说 道。 「来,姊妹俩搞一段给大家看看吧。」 在主持人与调教师的命令下,沙夏也解开了腰际的扣环,将自己这一年来饱 受摧残却仍娇嫩的秘穴显露出来,和过去一样骑到妹妹的肉棒上,用自己湿透的 淫肉吞噬她的巨根。 「啊啊...沙织...」 「姊姊...」沙织反射性的抱紧姊姊,肉棒毫不怜香惜玉地一口气贯入姊姊 的子宫中,面对妹妹惊人的巨根,沙夏的阴道根本无法完全容纳,只得连子宫也 一起承受肉棒的侵犯。 「沙织...干...干吧...不要在意...」沙夏的脸上毫无痛楚的表情,只是温 柔的接纳妹妹雄壮的肉棒。 「姊姊...」姊妹俩在出场之前已被喂食了大量的春药,因此沙织膨胀到极 限的肉棒此时非常需要姊姊的慰藉、或者说是在姊姊的子宫里面发泄她濒临爆炸 的慾望。 「一千万起标,开始。」主持人的声音越飘越远,姊妹俩的世界中只剩下彼 此,两人双手紧紧相扣,粗大的肉棒与淫乱的嫩穴刺激着彼此,将她们带上性慾 的极乐。 「开...开吧...」 「嗯...」沙织摸摸了沙夏大腿上的皮带,找到控制器,转开开关,然後看 着姊姊的手将自己腿间控制器的开关扭到最强。 「啊啊啊啊~~~」深埋肉穴与後庭中,姊妹俩身上合共三只按摩棒同时疯 狂转动了起来,而夹在胸前的金属环上也传来强烈的电击快感,让两个女孩同时 攀上了绝顶高潮。 「啊啊啊啊啊!」大量的精液涌入沙夏的子宫中,让她平坦的小腹微微突了 起来,但沙织没有停止的打算,两具不断颤抖的肉体持续地撞击着,一次又一次 的到达高潮。 「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五千万!」 「五千八百万!」 「六千万!」 ...... 「七千万!七千万一次!七千万两次!七千万三次!」 主持人的语气随着价码的提高而越来越激昂,但这和她们完全没有关系,她 们只看着彼此,只喜欢着彼此,即使肉体被调教、被玷污,她们的心与手仍然连 在一起。 如同当年那两个纯洁无垢的婴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