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什麽呀……好不容易今天星期天说……为什麽整天都在洗衣服呢……真是的……) 住在三楼的山本圭一,嘴里嘟嘟哝哝地抱着衣服往洗衣机走去。山本的老婆朱美预产期就在这个月,所以已经先回娘家待产去了。 老婆回娘家两个星期以来,山本每天吃饭都在便利商店解决,因为工作繁忙的关系,每个礼拜唯一可以休息的星期天,也都被洗衣打扫等家务给占满了。 酷暑下的住宅区热到无处可逃,没有空调的家里像是蒸汽浴室一样。圭一把窗子全都打开,不过通风良好的三楼今天却连风铃也不响。 衣服洗好开始晾衣服,圭一听到隔壁阳台拉门的声音。 「唉唷,是山本先生亲自洗衣服呀?」住在隔壁新婚的渡边纯子打着招呼。 「因为老婆要生了,先回父母家待产……」 「是这样呀……怪不得最近两个礼拜都没看到山本太太呢……」 「好不容易的星期天也要赶快自己洗衣服……」 「嗯……这样要自己弄饭吃也是很麻烦的……」 「还好啦,我都是去便利商店,随便买点东西吃吃就好了。」 「嗯……那来我家吃晚饭如何?」 「这样很不好意思,会给你们夫妻添麻烦的。」 「其实……我先生上个礼拜也出差了,现在也只有我一个人吃饭。」 「这样呀……」 「做一人份跟做两人份没什麽差别,山本先生就一起过来吃吧!」看到担心圭一不答应的纯子朝自己微笑的时候,男人担心怀了孕的妻子半年以上没碰过女人的下半身突然有了反应。 (咦……我怎麽会有这种念头呢……) 白色T恤底下隐约可以见到内衣,邪恶的念头突然略过男人心中。 「是呀,请来吃饭吧。」 「嗯……天气这麽热,家里也是热得要命……连浴室都坏掉了……」 「是呀,我也好热,那我就先打开冷气吧。待会就请您先冲冲澡,等下一边喝啤酒一边吃饭吧。那我先去准备了……」 「您真会说话……」 圭一把已经晾乾的衣服收起来,走到隔壁敲纯子家的门。 「真不好意思,还到您家借浴室。」 「哪里的话,啤酒已经冰好了,你等下可以好好畅饮一下。」圭一打开浴室的门,背对着的纯子转过身来说。 纯子穿着白T恤跟短裤,正忙着准备吃饭的东西。圭一的眼睛看到了那双短裤下又白又长的腿。 圭一擦着湿湿的头发,走过厨房门口,走到房间门口的桌子旁边坐下。房间有两间中间用拉门隔开,拉门旁整齐地?着棉被。比较大六塌塌米半的那间看得出来是夫妻俩人的卧室,但四塌塌米半大的那间整理得比较整齐,反而感觉比较大。 纯子送来了冰得刚好的啤酒,同时也端上了毛豆与冰过的玻璃杯。 「哎呀,好冰……」 「啊……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 纯子帮男人把冰啤酒倒进杯子里,圭一一口气把啤酒喝乾。 「啊……真好喝,太太也喝一杯吧。」 「不好意思……那……我也来喝一杯吧。」纯子又取来另一个冰酒杯,圭一帮她倒了啤酒,两人一起乾杯。 「啊……真是好喝呀……」 「太太您也很会喝唷……」 「呵呵……等一下……」纯子微笑的时候露出了白白的牙齿,她举起空空的酒杯让圭一看清楚,圭一往里面又倒满一杯。 「真不好意思,一下子啤酒就喝完了……家里没啤酒了,不知道您喝不喝烧酒呀?」 「我都可以……」 一下子两个人又喝完了两瓶烧酒。 「喔……太太……您的酒量真不错呢!」 「没有啦,先生您的酒量比我好多了。」虽然还没有到烂醉的程度,圭一知道自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而脸上浮现着淡淡红色的纯子,看来是还没到醉的程度。 「太……太太……我……不行了……要休息了……」 「那……您先到隔壁的房间躺一下吧……」纯子扶起圭一,走进那个六塌塌米大的房间把他放在被褥上面。 「对不起……太太……我喝醉了……」 「没关系……您先躺一下,我先去做晚饭……」 没等纯子把话说完,圭一眼睛一闭就安静地睡着了。 窗外明亮的阳光照着圭一的脸,纯子安静地关上了窗帘。 ************ (太太……太太……) (山本先生……喔喔……你的……好舒服……啊啊……) (喔……我也……好舒服……太太你好棒……) (啊……啊……要……高……高潮了……) (我……我也……要射了……太太……我射了……) (啊啊啊啊………………) 圭一慢慢从春梦中恢复了神志。 (耶……我……刚刚……是跟渡边太太……喝酒吧……) 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夏天热气的缘故,身体明显地发烫。 徐徐张开眼睛,圭一看到了关上窗帘房间的天花板。 (咦……这是怎麽回事……好真实的梦呀……哎呀……糟糕……万一……万一我在邻居家里梦遗了怎麽办……) 本来缓缓恢复的意识,因为突然感觉到下半身湿湿的而立刻完全清醒过来。 (完了……半年没做爱……这下子……一定把人家家的棉被给弄脏了……) 湿湿的感觉,让圭一慌张地往下身摸去。 (咦?怎麽会?我的内裤怎麽不见了?怎麽会这样?) 房间中的圭一张大眼睛看着下半身,自己确实是全裸地躺着,萎缩的阴茎也真的湿湿的,但是棉被上却没有沾上任何东西。圭一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麽回事,张大嘴巴正要撑起身体的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全裸的纯子出现在门口。 「啊……太太……这……这……」 「呵呵,你醒啦。」 「啊……我……太太……发生什麽事了……我怎麽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没有做什麽事呀,不用担心,是我偷袭你的。」纯子走到全裸的圭一旁边,用手拿起他垂在双腿中萎缩的阴茎。 「我刚刚看到你在睡梦中勃起了……我家先生出差,我也很久没有做了,所以忍不住……」 「忍不住……怎麽会……」 「你刚才很厉害唷,刚刚在我的嘴里射了两次唷……你的东西好棒呢……」 「啊……怎麽……怎麽会这样……」 「呵呵,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偷偷跟你说唷……你所有的库存都射了,差点从我的嘴里满出来……不过我全都吞下去了……」好像还在回味的样子,纯子不断笑着玩弄圭一的小弟弟,故意装作嫌恶地对阴茎说:「你都出来了,但是我还没有满足呢。」 「啊……这……这……」 「怎麽样?你是嫌我不好吗?」 「不……没有……从以前开始我就觉得太太你很漂亮……」 「那就好了呀……」纯子弯下身体,把圭一萎缩的肉棒含到口中,发出啾啾的声音。完全恢复意识的男人,在纯子把肉棒含进口中的瞬间,那种梦中的湿润感马上充满全身,肉棒也迅速在她小嘴里膨胀起来。 「嗯……好棒……快点再更大一点……」纯子边舔着肉棒边赞美地说。 (原来……梦里的感觉……是真的……) 「喔……太太……我……太太的……我想舔你那里……」 「啊……那太好了……」纯子含着圭一的肉棒,四肢爬着转过身体,跨坐在男人脸上。大大的屁股压在圭一的眼前,可以清楚看到突出的粉红色阴户。 「太太,你的阴部好漂亮唷。」 「唉唷,讨厌啦……」 「咦……太太……你的阴毛……怎麽阴毛不见了……」 「呵呵,那是我家老公爱玩,把我的锚都剃掉了。」 「那……那我开始舔罗……」圭一的双手抚摸着纯子洁白的屁股,尖尖的舌头也往裂缝间的阴核舔去。 「嗯……嗯……嗯嗯……」圭一用手捏住纯子的屁股上下移动,让阴唇像是自己在动一样,在他的舌头上面不停摩擦。圭一放开屁股,把纯子的阴唇整个左右拉开,接着把手指放进呈现淡淡粉红色的阴道里。 「嗯……喔……呜……啊啊……」承受不了下体圭一的舌头与手指攻击的快感,纯子边喘着边不停用舌头舔着男人的阴茎。 圭一用手指压住小阴唇,来回用舌头挑逗没有了包皮保护的阴蒂,完全露出来的阴道口微微地张开,里面像是痉挛一样一收一缩跳动着。另只手也没闲着,绕过大腿网女人垂下的乳房袭去。 「嗯……嗯……嗯嗯……」 虽然已经射了两次,但受不了纯子嘴巴巧妙的服务,圭一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再次血脉高张了。 「喔……喔喔……太太……好舒服……我想要……换姿势了……」 「嗯嗯……」纯子不想放开圭一的肉棒,但圭一抱住纯子身体开始吻她,同时把阳具从女人的口中抽出来。女人抱着膝盖空中漂浮般地蹲在圭一脸上,他不断地舞动舌头,穿刺纯子淫乱的下体。 「太太,我的技术跟你家老公比起来如何呀?」 「啊啊……太好了……好太多了……纯子……纯子太舒服了……」女人的头舒服地歪倒下来,圭一抓着她的乳房用力的搓揉。混合了圭一口水的阴液不断从阴道里冒出来,阴核也挣脱了包皮,曝露在空气之中。 「太太,很爽吧……」 「啊啊……不行了……」纯子的鼻子中不断发生甜美的声音,双手用力地扳住双腿,让整个因不都暴露在圭一的爱抚之下。有时用嘴唇亲吻、有时用舌头舔弄,纯子的阴核紧绷得快要炸开来了,但圭一却把它含住,用力吸允。 「啊啊啊啊啊啊…………」 「太太……痛快地高潮吧……」 「啊啊啊……啊啊啊……纯子……到了……」 「啧……啧……」纯子到达绝顶的瞬间,圭一突然含住阴蒂强力吸引。 「啊啊啊……咿咿……咿……啊……」达到高成顶峰的同时,纯子的阴道中喷出大量透明的黏液,沾满圭一整张脸。 「太太呀……你……你喷出来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麽美的景象……」 「啊啊……太丢脸了……」 「嘿嘿,现在再让您高潮一次吧……」圭一朝着刚刚高潮的肉穴,一口气把肉棒穿刺进去。 「啊啊啊……太大了……受不了啦……」纯子被圭一怒气冲天的肉棍贯穿,两眼发白身体弓起来不断喊叫。 「太太,完全进去了呢……呵呵……里面夹得真紧呀……」圭一抱起纯子的腿,巨大的龟头在肉洞里面不断冲刺回旋。 「啊……咿咿……喔……哦啊啊……」下体被圭一猛烈冲撞,纯子丰满的乳房也波浪般地剧烈摇摆起来,绝妙的快感布满了她的全身。 房子里虽然有强烈的空调,但仍阻止不了汗水从两人身上不断冒出,性器结合的地方不断传来碰撞的声响,肌肤细小的摩擦声,更提高了房间中猥琐淫乱的气氛。 「太太……我要你在上面……」阴茎放在小穴里,圭一抱起纯子让女人坐在自己身上。女人的乳房被用力握着,疯狂地跨在圭一身上摇动,男人硬硬的阴毛不断刺激着纯子的阴核。 「啊啊……阴蒂被摩擦到了……太……太舒服了……」圭一的手扶住纯子的腰肢,配合着动作挺腰大幅移动。从阴道里不断渗出的蜜汁,把圭一的阴毛完全弄湿了,每当纯子扭腰时,就发出淫荡的「沙沙」声。圭一不断向上推起身体,纯子不断摇晃的巨乳上闪着汗水的光泽。 「啊啊……咿……喔……啊啊……」受不了圭一刺激自己的乳房,纯子激烈地扭动上半身,却让下体中阳具的感觉更为强烈。 「哦哦……喔……啊……」纯子的上身前倾,阴蒂与圭一的阴毛强烈摩擦,男人粗大的肉棒,一下一下捶在阴道深处。 「喔喔……快……快到了……到了……到了……」从阴道深处开始的痉挛,让纯子第二次尝到绝秒的甘美,整个身体一软就瘫在圭一胸前。 「啊……啊……从来……没有这麽舒服过……太厉害了……」巨大的阴茎还塞在肉洞中,享受着余韵的纯子躺在圭一胸前喘着,还僵硬的乳头随着胸部起伏在男人皮肤上摩擦着。圭一搂着纯子,享受着汗水彼此交融的美妙感觉。 「啊……别……别动……」纯子的身体因圭一的爱抚而摇动,下体里还没萎缩的巨棒也因此左右窜动着。 「太太,我还没射呢」圭一突然推起纯子上身,女人的重量让龟头插进了肉穴最深处。 「啊啊啊……不……受不了了……」纯子漫天狂喊着,腰肢不自主地随着圭一的冲入扭动。 「太太……腰要多用点力呀……」圭一扳过女人的脚,让原本坐在自己跨上的纯子变成蹲着的姿势。男人?高屁股,女人原本前後摇动的身体变成了上下震动。 「喔……真爽……太太……快……快……动快一点……」肉棒被黏膜紧紧包围,每一次纯子上下时把阴茎彻底吞入。圭一只觉得一阵热流从龟头冲向脑门,强烈的快感让他再也忍不住了。 「啊……又……又……要高潮了……」 「喔……太太……我也要……射了……一……一起吧……」 「啊啊……一起……啊……到了……到了……呜呜……」 圭一的手用力抓住纯子的腰,顶到最深处的阴茎把白浊的精液直接喷进子宫里。再度高潮的纯子整个人摊在圭一胸前,不断大口喘气,抚摸着男人皮肤上的汗光。 「太太……怎麽样呀……」 「啊……喝……我……全身都软了……您……实在太厉害了……」 「太太你也是最棒的……我家那个无趣的老婆……根本没办法跟你比……」 听到圭一这样说,埋在胸前纯子的头?了起来,芳唇紧紧盖上男人的口。 「嗯……嗯……嗯嗯……」 萎缩了的阳具从被撑得大大的阴道中掉了出来,大量的淫水参杂着白色的精液也不断流出。 「先生,今晚就这样休息了吧。」 「喔?太太,这样您就满足了吗?」 「什麽?」浸淫在官能的余韵中,吻着圭一嘴唇的纯子妖艳地笑了。 「如果太太还要的话,我也还可以唷。」 「天哪,我太高兴了……」 「是吗?……那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吧……两个人一起洗……」 「好……」 纯子从圭一的身体上爬起来往浴室走去。圭一跟着纯子後面,莲蓬头喷出了水雾,但两个人火热的身躯却无法冷却。 男女的舌头交缠,互相爱抚彼此的身体。圭一用手指抠弄纯子的花瓣,白浊的精块顺着水流从阴道中留下,刚刚射精过的肉棒又再次血脉贲张。 纯子扶着浴室墙壁惦高脚尖,让屁股朝圭一高高地挺起来。圭一抱着纯子突出的腰肢,把怒张的肉棒挤进女人的花蕊里。 「啊……啊啊……」 受到黏膜的抵抗,圭一的巨棒大幅度地弯曲了起来,也因此摩擦到阴道内刚才没被刺激到的地方。被新的快感袭击,纯子呜呜咽咽地喘着。 「啊……後面……好深入……啊啊……」 头顶上不断淋下冷水,圭一猛烈地从背後插入,让圭子不断地大声哀鸣。 ************ 铃铃铃……铃铃铃……哔…… 「纯子,你睡了吗?今天晚上没有事,所以我急着搭最後一班新干线赶回来了……现在已经到站了……大约10分钟以後就到家了……好久没有好好抱抱你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抱一下……等会见唷……亲亲……」 包围在莲蓬头水声中的两个人,都没有听到房间里电话答录机的声音,继续沈溺在淫乱的快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