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俩先绑李萍。 他们解开李萍脚上的绳子,把她拖到屋中间的一根柱子旁靠着柱子站好,因为他们知道,这姑娘功夫了得,一不当心会被她反击,所以在重新捆绑的过程中都特别小心,解开一道绳索前,先用绳子将她的腰与柱子捆在一起,这样即使李萍要反抗也威力大减,两兄弟再小心地解开李萍手上的绳子,一人拉一只手,将双手用力向後拉,让李萍的两只胳膊紧紧地反抱住柱子。李萍双手被兄弟俩紧紧向後拉住,前胸就自然高高挺起,形成屈辱的样子,她用力咬住自己的嘴唇,任凭这弟兄俩的折磨。 兄弟俩把她两只手腕在柱子後面交叉叠着,用白色的绳子缠上去,将两只手腕绑在一起。由於柱子粗细适中,李萍被紧紧地反绑在柱子上後,身子与柱子间完全没有空隙,上身几乎一点都不能动,看见这双迷人的小手,被自己将它们紧紧反捆住,兄弟俩十分兴奋,禁不住去摸李萍光滑的胳膊和手,李萍两手被绑,被兄弟俩触摸,只能手指一伸一伸而已。 面前一个小匪徒一边看兄弟俩捆绑李萍一边色迷迷地望着她,准备等俘虏捆绑完毕,好实施淩辱,但他忘了李萍的脚并没有被绑,没有防备,李萍不顾可能遭受报复,飞起一脚正踢在小匪徒的下挡,小匪徒「啊哟」一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兄弟俩把李萍的手绑好後,连忙又拿了根绳子来,绑李萍的脚。李萍哪里肯这麽轻易就范,两腿对准他俩猛踢,无奈上身绑在柱子上,失去了自由,两脚很快被张金虎抱住,挣脱不开。张金龙将李萍的双脚并拢缠上绳子绑在一起,再与柱子一道紧紧绑住。这下李萍上下都不能动弹了,只能任由匪徒们对自己为所欲为。张金虎捏住李萍的下颚,迫使她张开嘴,拿了块毛巾塞在李萍的嘴中,用绳子绑住李萍的嘴,使毛巾不致於掉出来,再将绳子绕过柱子在後面打了个结,使李萍既喊不出声,头也被固定住不能动了。 接着兄弟俩开始捆绑李萍的乳房,他们用绳子在她的乳房上绑了个8字,紧紧地打上结。李萍虽然十分坚强,也忍不住呻吟起来,刚才与匪徒在捆绑中的反抗,使她皮肤沁出细汗,她喘着气,丰满的乳房被绑得高高翘起,一起一伏,十分迷人。 李萍被捆绑完毕,张金龙走过来,笑眯眯地站在李萍面前,手?拿着一根软鞭,捅着李萍挺起的乳房,李萍的乳房被捅得上下颤动。「怎麽样?李警官?绑起来的味道不错吧?」靠在柱子上被赤裸捆绑的肉体确实很美,看起来更增加了她的艳丽。 李萍的身体被捆绑得一点不能动,这时能有什麽办法?「呜……」想抗议、想叫駡,可嘴?塞得满满的毛巾,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声音,美丽的大眼睛?喷出怒火,听任事情的发展。 欣赏了一会儿李萍的裸体,兄弟俩走向赵佳惠。 赵佳惠则仍保持着?上山时的四马倒攒蹄姿态,兄弟俩一人一边抓住她的胳膊和腿,将她轻轻拎起,小匪徒们另找一根绳子在她手脚上打上结,另一头从房梁上扔过去拉紧,赵佳惠身体被一点一点吊高。张金虎又找来一根绳子套在她嘴上,将她的头拉起来後另一头与手脚绑住,整个身体形成一个O字,这种反绑的姿势,使赵佳惠最敏感的乳房完全挺起,阴户也被迫打开,吊起的高度正好让匪徒们的手方便揉捏。 接着兄弟俩来到赵佳惠身旁,在半空中一前一後地抱住了她。赵佳惠手脚被反绑在一起,像一只元宝,乳房紧贴着张金龙的胸口,阴部则正好对准了张金虎的嘴,两条大腿架在张金虎的肩上,张金虎趁机用嘴猛亲赵佳惠的阴部,前後夹攻,赵佳惠被她们折磨得死去活来。 「对这位小姐咱们怎麽办?」张金龙指着丁晓丽对张金虎说。 「刚才没吊够,这回把她好好地倒吊起来。」张金虎说。 「身段这麽棒,倒吊起来一定一等漂亮。」张金龙说。 兄弟俩围住丁晓丽,丁晓丽疯狂般的反抗,但怎麽挡得了两个身强力壮的男子,他们压住丁晓丽,先把将手脚捆在一起的绳子解开,将她俯卧,张金虎就势骑在丁晓丽背上,在另外两个匪徒的帮助下,将丁晓丽的两手拧到身後折向头部压住,将两只手腕交叉捆在一起,然後将绳子穿过胳膊和胸部後再回到後背将捆紧的双手拉紧固定住,这样她的双手就被绳子紧紧地捆在背部上方交叉固定住,一点也动弹不得。 丁晓丽知道,在日本的SM捆缚术中这叫「高手缚」。过去自己在上课时只想如何去绑犯人,没想到今天自己却会被用这种方式捆绑。骑在丁晓丽身上的张金虎,屁股压着她纤细的腰,不住地摇晃,小钢炮不由得高高支起,丁晓丽被压着,脸涨得通红,咬牙忍着。 接着兄弟俩将丁晓丽拉起来强迫她跪着,施展捆乳术,绳子绕到前面,在两只乳房上下捆绑,将丁晓丽的乳房捆了个结结实实,使两只本来就十分秀美的乳房这时更加挺拔、动人。 他们又将丁晓丽翻过来,仰面朝天,一人拉起她一只脚,在她两只脚髁上绑好绳子。同时几个小喽罗推来一个门字形的架子,架子的横梁上相距一公尺左右固定着两只滑轮,两个大汉将两只滑轮的钩子「哗哗」的放下来,兄弟俩将它分别钩在绑丁晓丽两脚的绳子上,然後在滑轮另一头用力向下拉,绑丁晓丽脚这一头的链条立即被拉直,在她双脚分开的同时,身体旋即被吊在半空中。丁晓丽感到一阵头晕目旋,身子打晃,秀发低垂。 「啊……你们这群野兽!放下我!」听到丁晓丽的惨叫声,李萍和赵佳惠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丁晓丽被双手反绑、两腿叉开地倒吊着,头离地一米左右,张金虎忍不住上来一把抱住了她的身体,在她身上来回摩擦,高挺的乳房擦在张金虎光着的上身上,引起她一阵触电的感觉。 「真舒服啊!」抱着丁晓丽身体的张金虎闭上了眼睛。旁边的小喽罗们看着那被迫分开的富有弹性完美的大腿不由得吞下口水,纷纷涌了上来,这画面太刺激了,他们捏乳的捏乳、掐腿的掐腿,听着丁晓丽的惨叫,陷入了性虐待的兴奋中。 兄弟俩把三个姑娘翻过来又翻过去的捆绑,用绳子在她们身上缠绕着,打着结,绑手绑脚绑乳房,在捆绑中,手在姑娘们身上摸来摸去,他们明白捆绑之後就是轮奸,所以这前期的准备工作就格外令他们兴奋。期待轮奸的兴奋使得他们激动不已,性慾大大高涨,生殖器纷纷高高翘起,不得不用手去抚摸。有的更忍不住将自己的生殖器在女警官美丽的裸体上磨擦,磨擦引起的快感,嘴?发出野兽般的叫声。姑娘们在他们的蹂躏下惨叫,引得匪徒们开怀大笑。 三个姑娘武功了得,心地又都很高,对一般的小白脸男生她们根本没兴趣,身体没有被男人碰过,从未有过异性肌体接触的经验,因此神经特别敏感,现在被一群男人粗暴地脱光衣服,捆绑起来,敏感的神经受到强烈的刺激。 随着男人的手强迫自己的身体扭曲成各种形状和一道道绳索在身上缠绕,粗糙的绳索与洁白、细腻的皮肤接触,她们既感到痛楚和不自由,却又感到身体被紧绑的快感,这种快感是过去从未感受过的。她们的乳头变红、变硬,下体也感到一阵阵骚痒,洞口湿润了,她们竭力想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发生性的冲动,但她们年青的身体却不由自主要作出反应。 三个姑娘被以三种不同的姿势捆着。屋子中间的火炉将整个房间烤得很热,摇熠的火光加上灯光照着她们美丽的裸体,发出迷人的光,就连映在墙上的影子也显得很美丽,这种被捆绑裸体的美丽,使匪徒们赞叹不已,他们早已按捺不住了,纷纷脱掉裤子,露出高高翘起的话儿。 张根发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裤裆,另一只手举着一架照像机,一边拍一边得意的说∶「难得的好镜头,值许多钱哩,哈哈……」 「今天是圣女受难日,」张金龙一脸淫邪∶「过去你们让老子吃了不少的苦头,今天老子要翻本。」 「今天咱们玩点新鲜节目。」张金龙又下令。 倒吊着丁晓丽的门字架被推到了一个水池旁,门字架比水池略宽一些,正好跨在水池上,这样丁晓丽就被吊在了水池的上方。 「哈哈哈哈,让你痛快洗个澡。」匪徒们说着就把链条向下放,丁晓丽的头迅速朝下落了下来,脸一下子被浸在水?,但旋即被拉起,丁晓丽使劲挣紮,身体摆动着,使得门字架上的铁链也哗哗作响。丁晓丽平常喜欢运动,游泳更是她喜爱的项目,所以头浸入水中那一刹自然就摒住了呼息,没有呛水。身体被拎高後,脸上、头发上的水珠落下来,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滑轮又转动起来,丁晓丽又一次被浸入水中再一次被拉起,而在水中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 匪徒们都对这姑娘的水下忍耐力感到惊讶,又一次将她沈下水去。 终於一次她挺不住了,咕咕地喝了两口水。当人再次被从水中拉起时,她大口喘着气,凄惨地哭起起来。她倒不是受不住折磨而哭,她是觉得委屈而哭,因为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自己是被动者,主动权在匪徒手中,自己不可能无限期的憋气,明知赢不了,也要抗争,这就是丁晓丽的个性。丁晓丽胸部涨痛,眼冒金星,但是「饶了我」这样的字眼她始终没有说出来。 「哥,别把她弄死了。」张金虎有些担心。 张金龙让匪徒们将丁晓丽从门字架上放下来,丁晓丽脸色苍白,躺在一边喘气,毫无屈服的表示。 「哥,我有一个主意,保证叫美女灵魂出窍,享乐无穷。」张金虎说着将嘴凑在张金龙耳边不知说些什麽,张金龙连连叫好。 张金龙指挥匪徒们把李萍从柱子上放下来,把李萍的两臂水准张开手腕上绑上绳子,从门字架的两只滑轮上拉下钩子,钩住两只手腕上的绳子,一拉链条,李萍被吊了起来。接着他们又用绳索将她两脚拉开,形成个大字吊在空中。 兄弟俩又将赵佳惠抱到一个滑轮下,将她双脚分开,固定在地上的两个铁环上,使她双脚无法并拢,再解开她反绑的双手,在正面将两只手腕绑在一起钩在滑轮钩上,随着滑轮升高,赵佳惠绑在一起的手被拉过头顶,高高举起,逐渐地身子被拉直,终於一点都不能动了。她的头向後仰着,两只乳房高高挺在前面。 「这麽漂亮的奶子,不安上点东西怎麽行呢?」张金虎又出鬼点子,说着拿了许多带齿的铁夹子来,兄弟俩你一只、我一只地夹到李萍和赵佳惠美丽的乳房上,每夹一只都使她俩忍不住叫起来,汗水湿透全身。 看着左边李萍和右边的赵佳惠被吊好,兄弟俩拿了两根绳子,一根穿过李萍的胯裆,另一根穿过赵佳惠的胯裆,一左一右拉动起来。绳子磨擦着李萍和赵佳惠的阴部,给她们强烈的刺激,使她们发抖。她俩扭动着娇美的身驱,想用手护住阴部,可是手被高高吊起着,放不下来,嘴?发出羞愤的声音,但止不住淫水从阴户大量流下,流湿了绳子,沿着大腿内侧流下。 「这麽多淫水流下来,想男人的大鸡巴了吧?」兄弟俩哈哈大笑。 看到这淫荡的画面,匪徒们几乎要发狂了。 折磨了将近一小时,两个姑娘昏过去多次,张金龙才下令把她们放下来。 三位姑娘双眼紧闭躺在地上,绑在脚上和乳房上的绳子被解掉,手虽仍被反绑,但比较松,身上、脸上都是汗,散发出少女甜美的肉体之香。 姑娘们明白,匪徒们要让她们的血液回圈一下,休息休息,再对她们实施下一轮更厉害的淩辱。至於是什麽样的淩辱,她们心中都有数,也不去多想,只是利用这喘息时间,尽可能地恢复自己的体力。 4.轮奸 张金虎认为时机已到,就对张根发说∶「爹,开始吧?我憋不住了。」 张根发点了点头∶「让美丽的女警见识见识咱们的厉害。」 匪徒们得令,一哄向三个姑娘涌去,不顾她们的强烈挣紮、扭动,帮着兄弟俩将她们?向新的刑具。 张金龙对小匪们说∶「她们不是普通的姑娘,武功高强,绑紧些。」 「对,缚虎不得不紧,这是曹操对吕布说的话。」张金虎有意卖弄自己的学问。 帮忙的小喽罗们听令,加上有的歹徒过去曾吃过姑娘们的苦,苦於没机会报仇,这回她们落到了自己手中,可以对她们为所欲为,一泄心头之恨,所以都准备将他们绑得特别紧,欣赏被紧捆之下美丽女性羞辱痛苦的表情。 身材高挑的丁晓丽被绑到X板上,兄弟俩解开将她手脚绑在一起的绳子,但她的双手仍然反绑着,两个人,一个抱上身,一个抱脚,将她淩空?起。由於兄弟俩都是光着上身,丁晓丽又是被裸体捆绑,身体扭动着,自己的肌肤与兄弟俩的肌肤相磨擦,使得他俩兴奋到了极点,止不住在丁晓丽身上乱亲乱咬。丁晓丽命挣紮,一路叫駡,怎奈手脚被缚,只能徒然使他俩更加兴奋。 她被仰天放在X板上,X板上预先就在各个部位穿好了绳子。兄弟俩先将她的腰用绳子与X板固定绑好,再解开她脚上的绳子,把她的大腿往两边用力地拉开,用绳子绑住脚髁,为保险起见,在膝盖那儿也用绳绑住,使的两腿直直的摊开,动弹不得。再将她上身微微?起,解开缚住双手的绳子,将两手举起拉直,朝头顶两边分开,牢牢的固定在板上,光洁的腋窝完全暴露。 「真美啊,一点毛也没有。」张金虎赞道,说着在丁晓丽的腋窝亲吻。 X板的形状是中间鼓起,四角略低,所以被绑好的丁晓丽不但两腿叉开,乳房还高高地挺起来。 身材娇小的赵佳惠则被绑到另一个特别的刑具上去。这是一张短而宽的Y字型三脚条凳,兄弟俩将她?到条凳上,两手绕过凳子反绑在後面,头向後仰着;两条腿自然下垂绑在向两边分开的凳脚上,阴部被迫完全敞开,使强奸者方便将自己的生殖器插入。赵佳惠鼓足自己最後的力气地挣紮着,虽然她知道这并无意义,但总不甘心就这样受这帮匪徒的轮奸,但最後也挣紮不动了,浓密的阴毛闪光黑亮,形成一幅消魂的图画。 「爹,最美丽的李警官归您。」张金龙对张根发说。 两个匪徒架着精疲力竭的李萍的胳膊,将她拖到张根发跟前。张根发凝视着李萍那丰盈的乳房,一只手摸着,另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淫笑道∶「李警官,你可真是人间绝色。」接着说∶「把她的绳子解开。」看到小匪徒有些犹豫,张根发说∶「怕什麽,咱们这麽多人,还怕她跑了不成?」 绑着李萍的绳子被解开,随後四个匪徒,两个把她的双脚举起,另两个架着她的胳膊将她淩空?起,?到一床摊在地上的棉被上,将她手脚呈大字摁住。 张根发慢慢脱掉上衣,又慢慢脱掉长裤,可以看到他的生殖器在短裤下高高顶起。最後他脱掉了短内裤,一根又粗壮又黑亮的男性生殖器高高竖起在那儿。 「爹,您恢复啦,真是太好了。」张金龙说。 「老爷子,您真是宝刀不老。」众匪徒也都在一旁?轿子。 「那是当然,没有这麽棒的家夥,怎麽生得出你们这麽棒的儿子?」张根发自吹自擂着∶「不过这一回真得谢谢你俩,替我抓来这麽漂亮的小妞,治好了我的病。说不定,这回让李警官给你们生个小弟弟。」 「哈哈哈哈……」匪徒们一片笑声。 李萍听见这话,愤怒到极点,被自己要缉拿的对头强奸,使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不要……我不要……你这个畜牲!」李萍突然叫起来,身子猛烈地扭动,头朝两边乱晃,健美的大腿蹬出去十分有力,四个匪徒简直摁不住她。 这麽长时间的淩辱还没使她低头,张根发对李萍也不由暗生敬佩,更激发了他要折磨李萍、最终让李萍屈服於自己的心理。 「看来敬酒不吃你要吃罚酒。」张金龙、张金虎怕老爹制不住李萍,就让匪徒拿来了一根扁担,垫在李萍肩下,兄弟俩将她两只胳膊摊开,水准地与扁担绑在一起,肩部、肘部和手腕处都用绳子绑紧。两个小匪徒左右各压着她一只手,使她上身无法?起,前胸完全暴露在张根发面前。 在绑脚时匪徒们颇花了力气才将李萍制服,李萍拚命反抗,双腿乱蹬乱踢。匪徒们好不容易才把李萍的两只美丽的脚折过来,把它们与大腿根绑住,再也伸展不开。两个匪徒过来用绳子拴在膝盖上,将两条大腿向两边拉开,李萍尽力想合拢大腿,但毕竟不如两个大男人有力,匪徒将绳子另一头拴在两边地上的铁环上拉紧,匪徒又在李萍的屁股下垫了个枕头,使她的屁股被迫?起,阴户完全暴露。 「这下你老实了吧?」张根发嘿嘿笑着,看着被四个男人紧紧压住的李萍。 尽管三位姑娘都十分坚强,不愿在匪徒面前显示软弱,可是匪徒们在捆绑时是如此用力,绳索紧紧的捆绑住四肢和身体令她们一动都不能动,加上捆绑时匪徒们在身上乱掐乱咬,身体和精神上双重遭受淩辱的痛苦,使她们忍不住惨叫。 「把她们的嘴给我塞上。」张金龙又下令。 小匪徒们拿来毛巾。 「不,这会不用毛巾,用这个……」张金虎举着一样东西给大家看。 姑娘们不看犹可,一看简直愤怒到极点,原来那是男人的内裤! 「你们这群野兽、畜牲……」 匪徒们当然不会放过这麽好的机会,纷纷围上来肆虐。更有的把鼻子伸到赵佳惠胯间去闻她的阴户,强烈的刺激,使赵佳惠的下部禁不住湿了。 「你们这群没有人性的家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