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肥和外模

  我听到她的声音,赶忙出来,我说你怎么来也不打个招呼啊,然后把石榴让进了我的房间,让她坐在沙发上。

  外面,已经在窃窃私语了。内容不用猜我也知道,我跟岳梦分手才三四天,跟这位来得也太快了吧。

  石榴今天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外加一个蓝色披肩,没穿袜子,雪白的大腿交叉着坐在那里。我盯着她的大腿,竟然想不出要说什么。

  反倒是石榴先说话了:我的腿白吧?

  我说:在我们老家这叫气死日头。

  一次郊游,再加上一个星期电话和网上的交流,我俩已经是老朋友,也没必要客套什么了:你来访也不打个招呼,我好准备点好吃的。

  石榴说:我就想吃那天郊游你给我煮的面条,你中午给我下面条吃。

  这句话声音挺大,估计外面都能听到,我听到了有人憋不住的笑声。

  那天郊游,我在小河边跟她野炊,我带的小锅,给她下了面条,征服了石榴的胃。

  有人在旁听,我还是转移话题吧:您来此是为了大赛的事情吧。

  石榴:没大赛我不来是吧?没你大赛就不转了?不过,还真有点事情。你认识不认识外国的模特?或者说你学日语的同学有没有跟外国人打交道的,来几个外国模特参赛会更有吸引力。你给我找了,我给你提成。

  我给大学的几个舍友打了一通电话,果然有收获,收获是在大黄那里。

  大黄在墨都一家日文广告杂志当设计,他说他的一个同事叫刘小肥的,平时做设计,业余做模特经纪,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国内国外的都有,随便挑。可巧的是,他的同事家正好也住在墨都郊区,离我们厂子不远,打电话确认周末在家里。石榴开着她妈妈的车,跟我一起去找那位刘小肥。

  我不太喜欢这个刘小肥,挺牛气,眼睛盯着石榴满是色迷迷的。不过我的大脑也没闲着,刘小肥提供了一些模特的照片,我回来后狠狠地开始幻想……

  中午去了石榴家,给石榴煮面条,只有她们娘俩在家,她妈妈对我的手艺赞不绝口。如果想拿下一个女人,先拿下她的胃,我连她妈妈的胃都拿下了。

  选美大赛临近,我感觉非常期待。刘小肥帮忙介绍了五个模特。三个国内的,两个国外的。我只看过照片,两个外国模特很有味道,好期待选美大赛早点到来,期待着艳遇。要是能带个外国姑娘到我的办公室,带到我的沙发上……

  本来我已经对星期没有概念了,自从跟石榴交往后我开始数星期,周一,周二,到了周三我就有些迫不及待了。每天晚上两人煲电话粥,按小时计算。不需要挑明关系,更不需要表白,我俩已经开始“处”上了。石榴把每天从早晨起床到晚上下班回宿舍所有琐事都跟我说,我把我们厂子每一种产品的吃法和味道都告诉她。石榴是个吃货,但就是吃不胖。她说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一个人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品尝好吃的美味。

  我俩有共同语言,主要是我俩有两个共同爱好。一是足球,我的网名叫马特钨丝,她受我的启发,竟然起了一个比我的名字更有水平的:逼矮祸夫。我虽然网名是德国球星,却是个荷兰球迷,她狂爱意大利。第二个共同爱好就是看日本的大人电影,她让我给她翻译一些发音,比如牙卖呆、一库、哈子卡西等。我说你好好背诵一下这几个单词,周末咱俩见面后实习一下。

  越来越盼着周末的到来,但周末来了我却不能陪她,墨都丽人大赛预赛突然提前到了这个周末,她周末加班,我周五下午也去了墨都市区。之所以周五过去,是头天晚上要彩排。我作为主持人,被主办方安排到了赛会组织的一个宾馆。和我一起住标准间的,是刘小肥。

  彩排前一起吃饭,我很佩服刘小肥,这么一个公共场合,他竟然在餐桌上搂着一个E国美女,我以前听他说过,叫杰西卡。

  杰西卡完全不像我们印象中那种虎背熊腰高胸脯的,虽然偎在刘小肥怀里,也能看出她苗条的身材,身材尽管苗条,但挤在刘小肥身上的那一对肉团,也足够有货。刘小肥的另一侧,坐了另一个外籍模特,典型的欧洲人模样,一起看过她的照片,是S国人,在那里默默地喝着绿茶。剩下一位国内模特,也是刘小肥带来的。穿着花裙子。另外一个就是女主持了。

  石榴没来,看来是忙别的,我们自己吃吧。刘小肥跟我一点也没客气,我眼睛的余光只在打量那位穿花裙子的国内模特。包括我,谁也没有自我介绍,上来菜就是吃。因为我只对那位花裙子感兴趣,所以也没跟那两位外籍模特搭讪。

  吃完饭起身,那位俄罗斯姑娘挽着刘小肥的胳膊,旁若无人的离开了。今晚,莫非她要住在刘小肥床上?今晚,莫非我要在旁边当个看客?

  花裙子也站起来了,花裙子不像别的模特那样二条身材,有一定的臀围,更显性感,而她的裙子高出膝盖好多,起身的一瞬间看到了她的安全裤,露出的一小截屁股很白很软。女人的直觉让她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先对我开口了:你是明天的主持?

  我说请多关照,明天我主持,今晚彩排也是我主持。然后那位S国模特用比较标准的中国话说:你好!我的中文名字叫小雪。只有那个女主持像根本看不到我的存在。

  一起出门,我发现我这一米八的个头在她们面前显示不出什么优势,连那个女主持都有一米七五,反倒是花裙子最矮,目测也得超过一米七二。

  晚上彩排,放眼各色美女,因为有石榴在,自己又对花裙子感兴趣,也就没怎么看别人,只是惦记今晚自己睡哪里,看情况刘小肥肯定要和杰西卡一起的。

  果然,晚上一起回来,刘小肥便搂着杰西卡进了我们的房间,我只好识趣地走了出来。出来后发现花裙子也站在走廊上打电话,我跟她点了点头。

  花裙子挂了电话,问我:你是海舟人?

  我:你咋知道的?你也是?

  花裙子:刘经理跟我说咱俩是老乡,我也是海舟市的,现在在墨都大学读中文系,今年毕业。

  我:中文系还有这么漂亮的美女啊,没看出来,姑娘怎么称呼?

  花裙子:我叫刘枫,如果记不住我的名字,想着流川枫就行了。

  我:我叫莫鲁方,不过跟樱木花道没啥关系,很高兴认识你这位校友兼老乡。

  刘枫: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毕业后没工作就找你啊。

  然后两人互留了手机号,她又回到了她的房间。我的脑海里在幻想着她的身材,尤其是那普通模特不具有的小肥臀。如果她毕业后真来了我办公室……

  得有半个小时过后,杰西卡从我房间走了出来,看见我笑了一笑,莫非有什么约定?

  我回到房间,跟刘小肥说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了。

  刘小肥一改平时的傲气,大笑道:哥们别不好意思,要不今晚我给说说,你跟杰西卡换地方睡吧,那个S国的小雪真的好有味道,就看你的了…………

上一篇:同事的含而不露 下一篇:殷国庆细细品味着女人甘之如饴的美味,娇美人妻那高潮后瘫软无力任君採撷的模样,让男人骄傲满足中雄风再起,肉棒又微微抬起了头。吕亚婷软弱地感觉到男人的肉棒仍在自己穴中,并且在轻微勃动,似有涨起变粗之意,不觉“啊……”地叫出声来,又惊又喜又羞又怕。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自己丈夫大殷国庆没多少岁,身材也算魁梧,却不及殷国庆阳刚之气,底下的肉棒也能满足自己,但远不如殷国庆的威风凛凛、霸气十足。才刚射精几分钟,如今又翘硬起来,实在是威力惊人,让女人娇羞惊奇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