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晴昏昏沉沉地醒来 可身体各处的酸疼让她轻声闷哼着四周昏暗的景色让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只知道身边似乎有好几个人影晃动着眯起迷茫的眼眸想要看清楚 可是身体却不知为何不听使唤。 「醒了。 」属于男性清澈的嗓音在她的上方响起, 眼眸中透出明亮的光芒 双手撑在她的头两旁看到她睁开了眼, 用力地挺腰将自己的男物插入湿润的嫩穴当中。 水晴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腿间最私密的部位狠狠地捅进了一个粗硬的物体, 而且那物体正以销魂的速度进出着酥麻麻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地呻吟起来。 「奇了!刚刚把了一脉,已经确定没有气息, 怎么现在又死而复生……」略为低沉的嗓音从她的左侧响起 一只带着薄茧的手在她的胸前游移着似乎在确定着她的心是否真的跳动 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的判断是错误。 「有什么关系?人没有死,而夜还长的很。 」充满着雄性磁性的嗓音从右侧传来,虽然语气轻柔, 但是却让人感到冷漠无情。 「唔……幸好她没死,不然,我就亏大了。 拜托你们两个别这么凶狠,刚轮到我的时候都快没气了, 害我差点以为自己会成为杀人犯。 」清澈的嗓音带着一丝无奈,年纪最小最单纯的他往往不是两位兄长的对手。 「快点,不然,等一下就有你受了。 」右边的男人轻声地提醒着。 「呿!」男人轻叱一声,停下进出女人小穴的动作, 抽出自己的男物一个伸手环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翻了半圈, 让她双手趴在床上肉臀高高翘起正对着他。 男根这一次没有爽快地插入,而是在泥泞又红肿不堪的小穴外头滑动着, 正逗弄着女人能承受的最大极限。 水晴受不了男人恶意的玩弄,小穴空虚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地左摇右晃臀部, 激烈的扭动让腿间那张令人销魂的小嘴所吐出的蜜汁 洒落到床上的各处。 「哦……真是淫荡的女人,这么热情的反应绝对想不到是今晚才刚破身。 」男人觉得差不多,才狠狠地挺腰将男根刺入, 又是一阵狂抽勐送。 「啊……嗯……」勐然的插入让水晴忍不住地发出满足的呻吟, 身体很自然而然地就随着男人的插弄而摆动着 而小穴似乎有着自己的意识对于进入里头的物体都有一种想要吸入的慾望。 「喔……好会吸……喔……」男人咬紧牙关, 努力抵挡女人花穴强烈的收缩不知道是刚刚两位兄长已经开发过 还是这女人天性如此反正他现在也无心思去思考 只知道像只野兽一般用力挺动着腰臀将身下的女人好好地插弄一番。 「啊啊……不要……嗯……轻点……哈啊……」水晴小嘴一边请求着身后的男人温柔一点, 可是腰臀却是越发淫浪摆动。 「轻?你刚刚还跟两个男人要求狠狠地插, 怎么轮到我就要变轻?」男人才不管水晴怎么叫喊 娇嫩的小穴如同迷宫一般一插入就发现到自己迷失在里头 难怪两位兄长刚刚欲罢不能。 「求、求你……啊……嗯……不要……太深……啊啊……」水晴气喘吁吁地吟求, 她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虚脱 男人再不停下动作真的会死在男人勇勐的插抽之下。 水晴一边往前挣扎,可惜后头的男人却紧抓她的腰又将她往后拉, 一来一往反而让插抽的动作更加激烈她可以感觉到自己下头的小穴正夹着男人巨大的男物, 男人的插弄让她的小腹更用力地收缩着。 「她说得没错,你轻一点!你忘了她刚刚还岔气停了唿息, 身体都还没缓过来又被你插昏或者弄死 该怎么办?别忘了我们的危机只是暂时解除, 她还得陪我们一整晚。 」水晴听到第二个男人这样说着,差点没有直接昏死过去, 一整晚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们才刚刚开始?其实 身体在男人的摆布之下虽然还是酥软无力 但是总比刚刚整个人瘫在床上还要好了许多 回想最后的记忆应该是自己长期失眠睡觉前吃了几锭安眠药之后, 躺在床上等进入梦乡在入睡前似乎有听到警消的警示声从自己住的巷子传来, 然后她好像有听到有人在喊着失火之类的 之后她就不省人事地沉入睡梦当中。 醒来之后就发现到自己处于这种只有爱情动作片才能见到的情节, 虽然下头有些疼痛但是男人的技巧真的让她非常很舒服 只是身体总觉得使不上力。 她记得自己已经有过经验,不像这三个男人所说, 是刚才破处而且听他们三人的语气与腔调 跟自己熟悉的语言又有些不同。 所以,凭藉着自己阅览群书(当然是言情之类的小说)的看法, 自己的情况可能是现在当红穿来穿去的一员。 她倒不觉得穿越是一个什么不好的事情, 反正在原本的世界当中她也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人而已 穿来之后可能就像其他女主一样来一个不平凡的遭遇 不啻是一件好事。 但,听到刚刚男人所说的危机,又加上需要自己的帮忙, 陪他们一整夜这该不会是传说中被人下了春药 然后需要找个女人解毒不解毒就会武功丧失或者毙命之类的后果 然后她好死不死就是在这三男危及之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然后他们在万不得以之下就抓她来解个毒。 如果是这样,她还真的挺想哭的,看遍很多穿越的文, 女主应该没有几个像她这样一醒来就是三个男人等着插她的小穴 虽然穿越前自己偶尔也会看一些激情小说 偶尔上网购买一些特殊用品不过 她也只敢在外头徘徊 真正的进入还不曾有过某种程度而言, 她算是思想淫荡 可是身体却是纯洁的女人。 而现在,才刚穿过来,她连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成了什么人都还没有弄清楚就被三个男人连续不断玩弄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运只希望自己这个新的身体撑得住啊!「兄长都爱欺负我!你们刚刚玩得那么凶残 我都没有说什么……」在水晴身上努力作着活塞运动的男人 一看到另外两个人恶狠狠地看着他原本想要抱怨的话 到后头已经销声匿迹。 「好啦!我知道了!」插着水晴小穴的男人果然动作放轻了些, 让原本已经快要喘不过气的她总算能稍微缓和 上身已经无力地趴在床上臀部因为男人的手支撑在小腹 所以高高地翘着男人温柔的插弄反而让她的身体反应更加敏感 舒服的感觉让水晴发出如小猫吃饱睡足的低声呢喃。 2.放松不会卡住「嗯……啊……舒服……哦……嗯……啊啊……」水晴发现到身体逐渐不满足慢慢地插抽, 开始前后摆动着臀部雪臀摇晃出美丽的弧度 让插着小穴的男人看得目不转睛。 「小淫妇……舒服就摇得更浪一些,等一下哥哥我会让你爽上天。 」虽然称不上阅女无数,但是也见识过许多称得上是极品的女体, 但从没有一个女人像她这样才没多少经验 就懂得如何取悦男人更销魂的是她的小穴是千载难逢的销魂洞穴 只要是男人一嚐过只怕其他女人都看不上眼。 「嗯……啊……给我舒服……啊啊……嗯……哦……好粗……嗯……好大……啊哈……撑得人家好胀……啊啊……」水晴已经陷入情慾的狂潮当中, 臀部越摇越淫荡淫荡的呻吟也惹得另外两个男人原本半软的男物又再度肿胀起来。 「你动作快点!」冷然的低哑男声充满着情慾, 看到在水晴身上插抽的男人似乎没有想要射出的迹象 出声催促着。 「又催我!」男子虽然嘴巴不满地嘟嚷, 但是挺动插抽的速度变快水晴被插得快要撞飞出去 喊叫的声音也越发娇媚听到身下女人娇喘的呻吟 男子发现到自己的分身更加肿胀慾火以狂风的姿态进出湿透的小穴 享受着难得的美穴一边捧着肉臀一边将自己的肉刃反覆地捅入抽出, 「听听!这小骚蹄子的淫荡叫声多么酥麻入骨 世上应该没有多少男人可以抵挡这种声音吧。 」「放过……啊啊……嗯……人家……哦……快死了……嗯……啊……」水晴一边呻吟, 一边加快摇动的速度身体极度渴望着男人的插抽 可是她却发现到自己又快要昏死过去左右两侧的男人更是毫不客气地用手亵玩着她的胸乳 一人一边地捏着乳尖揉弄着绵密白皙的乳肉。 水晴禁不住地抖动着身躯,一边娇喘,一边扭动着身子, 想办法要摆脱男人的玩弄「不要……啊啊……不要这样玩……啊!会痛……呜呜……乳尖好疼……啊啊……哈啊……」她其实是想要说全都给老娘走开!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出来全都跟她想要说得不同 更可恨的是吐出来的话都让自己觉得这才是真正想要说的话 而且听着自己越来越淫荡的呻吟还有两具肉体相互拍打所传出来特有的声响 让小穴的反应更加激烈自己都可以发现到含着男根的力道越来越强烈 似乎要夹断抽插着小穴的男根。 「可恶!吸得这么紧……插死你这个淫娃……哦……才被玩了一下而已, 就敏感到不行……」插抽小穴的男人咬牙低吼着 兄长玩着她的乳尖反而刺激着小穴更加激烈的收缩 要不是他有所准备早就被她夹到射出来这一射可能会被两位兄长耻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女人给降服。 「真是……现在又不是在比赛,算了,你把她抱起来坐在你的腿上, 不然看她都快要断气了。 而且刚涂抹在菊穴的药也差不多生效了, 等等让我摸摸看够不够放松。 」轻柔的嗓音似乎是母亲纵容着孩子一般, 提点着这个只懂得用力插抽的男人要温柔一点 如果最后的那段话不要出现水晴会更加感谢他。 男人听完之后,停下插抽的动作,将水晴抱在自己的身前, 又再一次插入水穴当中耸动着自己的臀部 将水晴抛高之后男根顺势地捅入抽出小穴。 「啊啊……不要……嗯……后面不行……」发现到自己后头的菊穴被手指缓缓地插入, 前头的小穴就已经快要承受不住粗大的男根男人的手指插入就让她已经疼得哭出来 侵入的不适让水晴低声地哭求着。 「噢……放松点,这样插不动……」插着小穴的男人忍不住地低喘着, 没想到女人的菊穴只是轻轻被男人手指插入 前头小穴就这么激烈的夹含着似乎想把男根里头所有的精华都搾出。 「唔……疼……」水晴皱着眉头,一个粗大的男根就够她受了, 更何况听他们的话似乎还要再多塞另一根到后头的菊穴 她的身体又不是什么橡胶作的可以自由的伸缩。 「等一下药效显露出来,我们三个可能还不够喂饱你饥渴的慾望。 」冷漠的男声淡然地说,似乎在谈论天气似的, 讨论着等一下可能会有什么情况等着她。 药效?喂不饱?水晴听到之后,心里头泛起一阵恐惧, 他们不会在她的小菊花涂上什么润滑液加上春药的鬼东西吧!「等等后头由我来 不然你的太大一插进去一定会像刚才你破她的身子 痛到昏过去。 」轻柔的语气讲着淫秽的话,听得水晴差点没有羞红到喷血而亡, 难道她穿越的这个时代对于男女性爱这件事 比她原本的时代还要开放吗?「随便要就快点。 」冷漠的男声不介意由谁开始,刚刚只是因为他的需求比他们两人还要强, 所以才会由他破了女人的处子之身。 呜呜……她讨厌这个男人,她的第一次不能温柔一点吗?说得她像是一个试用包, 随随便便弄一弄就好虽然他的声音是她最喜欢的 可惜现在她有一股想要狂扁他一顿的冲动。 「也要松一点才能插,不然等一下卡在里头动弹不得, 我又不是没事找罪受。 」轻柔的男声毫无惧意地回答,抽出手指, 扶着自己的男根 在菊穴外头先探探。 卡什么?不会她这么好运,刚好遇到他们三个是所谓的天赋异禀的个案吧?啊啊……虽然看小说都写女主很享受这种男人, 可是她也知道小菊花被大肠镜侵入就已经痛不欲生 敏感的身体让她知道后庭被什么东西顶着这么大一颗塞进去 不死也剩半条命了。 幸好男人发现到小菊花还不够放松,又换成手指慢慢地扩张, 不急着深入只是缓慢地在穴口增加手指的数量 由一根、两根、到最后三根手指来回好多次之后 总算小菊花有比较放松一些。 「手指不要再多……嗯……会死……啊啊……喔……」水晴螓首靠在男人的肩上轻啼着, 下身无力地任由男人主动向上挺动着臀部进行插抽的律动 而另一个男人的手指由一指变成三指正在插弄着她的菊穴 虽然疼痛但仍然让她有一股莫名的快感。 「再放松点……怎么越插越紧,这样很难进行下一步。 」轻柔的男声安抚地说,但是手指的插弄却是一点都不含煳, 左右旋转深入浅出一点一点地从一节手指变成两节手指, 到最后总算让自己的两根手指头都可以插到菊穴的深处。 可惜,水晴现在的注意力已经转到了小穴, 前投得男人似乎不满意她忽略他的存在更加奋力地插抽着水粼粼的肉穴 这一插弄果然让水晴忍不住地扭腰摆臀 更加淫荡地淫啼着: 「啊呀……好深……嗯……用力一点……嗯啊……好棒……啊……哦……」水晴虽然无力上下吞吐着男根 但是男根周围较为硬刺的毛发磨蹭着粉嫩的花唇 让她泛起一股搔痒的快感为了减轻这种难耐的感觉 粉臀前后左右地扭摆着这样的动作加上男人用力戳刺的力道 插得小穴汁液横飞。 3.磨蹭磨蹭「这么喜欢被男人插……噢……夹得爽死了……」粗大的男根一次次深插到花心, 又退到花穴入口长度又比普通人长些抽插摩擦的时间反而拉长, 男根顶端的圆头又特别大而小穴的入口又相对较小 所以男人可以尽情地插抽又不怕滑出水嫩紧窒的小穴。 「啊啊……喜欢……嗯……用力插我……啊嗯……好大……嗯啊……好痒……啊啊……插得好麻……啊……插到花心……嗯……啊啊……哦……」水晴一手扶着男人的肩膀, 一手抚上自己的丰乳粉臀摇得飞快舒爽的快感让螓首不由地往后仰。 到现在水晴已经不是很清楚是自己现在的身体已经习惯男人的插弄, 还是因为小菊花所涂的春药产生效力她的身体已经不听自己的意识使唤 一直想要男人的抚弄下头的两个小洞都希冀着被男人充实。 「嗯……后面……啊……啊哦……嗯……」水晴看着身后的男人, 低声淫求菊穴被男人的手指插啊抽的虽然手指带给她舒服, 但是总觉得还是空虚想要一些不同的东西插进来。 「这里……想要我的大肉棒进去吗?」在水晴身后的男人抽出自己的手指, 扶着自己粗大的男根抵在菊穴外头磨蹭着 一脸正经八百地讲着淫秽的话一般人可能会觉得这种男人很猥亵 但是他的面貌与举止却让这种猥亵的行为看起来迷人。 「嗯……想……哦……快进来……嗯啊……」水晴被这种妖孽的表情蛊惑, 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等于将自己洗干净 脱光光躺在餐盘里头自己出声要求男人享用自己。 「什么东西进去?」听到男人从身后传来的声音, 水晴禁不住地轻轻颤抖着娇躯男人很满意她的反应 但他还没听到自己想要听的话男根抵在菊穴后头 怎么样都不肯进去伸出一手往前罩上丰满的乳肉用力地揉捏 手指捏掐着敏感的乳尖就是要从她的嘴里听到降服的话语。 「啊……」水晴吃疼地娇啼一声,虽然稍稍恢复一些神智, 可是很快地又让男人插得神魂颠倒 小嘴呻吟连连地说: 「嗯……要……啊……你的大肉棒……嗯啊……插进人家那里……」听到这种含煳不清的回答 男人不满意地继续逼问: 「插进你的哪里?」「嗯啊……啊……插到人家……哦……后头的小穴……啊啊……」水晴羞红着小脸 要叫她说出屁眼两个字实在是怎样也说不出口 如果男人还是要逼她说出来宁愿空虚到死 她也不要再多喊一句。 男人听到她的回答,虽然不是很满意,但还可接受, 一个挺腰就将男根前端塞入小菊花当中原本窄小又不具有弹性的小菊穴 又从来没有被这么粗大的东西塞入男人丝毫不怜香惜玉就这样恶狠狠地插了进来。 「啊——」水晴惊声尖叫,后头菊穴被异物突然插入, 痛得整个人痉挛起来。 「噢……」插着小穴的男人龇牙咧嘴地闷哼一声, 抬起头看着水晴身后的男人说: 「轻点!突然插进来 害她整个缩得太紧差点就被小骚穴夹到泄精。 」「自己不济事,不要怪到别人身上。 」其实他的男根也不过插进圆头而已,刚刚已经帮她放松了很久, 不仅她本身分泌出一些黏液在插入的当前也沾了一些花蜜在男根上头 没想到才刚插入就觉得紧到无法移动。 「你……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插着花穴的男人轻拍着水晴的肉臀,又开始耸动臀部插着更加紧窄的小穴, 插没几下之后爽快的感觉又让他开始说起淫言秽语 「被插屁眼这么爽……小淫妇的骚穴又流好多水 越插越滑顺也越插越紧致……喔……到底要插多少下才会松……」「啊……别……嗯……别这样……啊……不要两个人……嗯啊……啊……」水晴想要往前脱离后头男人的插抽 却又将自己送给前头的男人亟欲摆脱小穴一直被操干 却又将自己的小菊送给男人品嚐。 前后进退不得的窘境,可能是她这一辈子最两难的困境, 不管她怎么逃就是逃不离他们。 「别怎样?你这淫荡的身体很喜欢男人粗暴的疼爱, 越用力插吸得越紧越粗暴,淫水流得更多, 都把下头的床弄得湿淋淋。 」男人搂着水晴的腰,一上一下地摆弄着她, 男根插抽的速度也已经到极限听到水晴淫浪不断的呻吟 似乎又插得更深抽得更用力似乎不把降服在身下的女人操到死是不会停止抽插的动作。 「小力一点,我都被你的脏东西一直顶到。 」插着菊穴的男人一点都不客气地指责, 他想要的是慢慢地享受肠肉夹击的快乐而不是一直被那根隔着薄薄肉膜的男根顶刺 虽然他不在意跟人共用一个女人可是他不喜欢被一根比自己小的阳物用这种方法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他奶奶的!你的才是脏东西!老子我的可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好物!更何况是我先插这女人, 先来后到没听过吗?」插着小穴的男人咬牙切齿地对着水晴身后的男人叫嚣 下深的插抽更加粗暴似乎是要将刚刚受的气发泄在她的身上。 刚才一片昏暗的环境,因为月光总算从云微露出脸庞, 温柔的光芒正好从屋顶上头的天窗照下来 微弱的月光正好足够让水晴看清楚眼前男人的模样 一张少年的脸庞虽然稚嫩 但是有一股成熟的气质 可惜不知道是因为被身后的男人气到, 或者是在自己的体内横冲直撞 一张俊俏容颜显得狰狞而且粗口的话语一点都不含煳, 话虽如此但在一般人的眼中依然是性感又可爱的美少年一枚。 「别吵了!要干哪里就快一点,不然全部都给我出去?我不介意一个人肏她, 你们两个就……」语气稍微停顿利眸瞬间扫过插着女人下头两个小洞的男人 一字一字慢慢地说: 「欲求不满到死。 」水晴一边娇声媚气地呻吟,一边转过头看着声音的来源, 她看到一个富有男性魅力具备成熟、稳重的气质 搭配上如同用雕刀刻出的脸庞就是一副正气凛然的正人君子 而且由内而发的领导气质更是显露无疑。 水眸娇媚地看着在一旁曲起一脚坐着的男人, 在这种淫乱的时刻他依然从容不迫的看着她与另外两个男人的交合 眼神并没有透露出任何情绪就像是看到一件稀疏平常的日常琐事 如果她的眼睛没有看到他下身那高高翘起的可怕男物 正一抖一抖地冒着粗大的青筋与血管真的会以为这个男人是一个性冷感的人。 「我没空跟脑袋都长在下头的人计较。 」在水晴身后的男人将她轻靠在他的身上, 他吻着细嫩的白颈含着粉嫩的耳珠舔着小巧的耳廓, 淡淡地回答着。 水晴仰着螓首靠在他宽阔的肩窝,眼角馀光朝他的方向望去, 只见高挺鼻梁与性感的薄唇虽然没有见到全貌 但是看到另外两人的脸孔想必物以类聚的法则 这男人也不会差到哪里。 「你!」美少年听到对方又是嘲讽的话, 原本想要再破口大骂可是感受到一旁冷冽的眼神 原本要爆出怒火只好乖乖地压下。 「啊啊……疼……啊哈……缓些……哦……太大了……啊……不要插得这么快……啊啊……人家受不住……啊……太强了……嗯……人家会死……啊啊……」水晴的小穴被身前怒火中烧的男人狂勐地插抽, 娇弱的身子禁不住他用力抛上又重重地被男根深插入底 将原本满是皱摺的肉径撑得光滑粗大的男根塞得小穴里头四人的体液都无法向外流出 后头的小菊穴也被塞得肠壁胀痛她真的有一种快被插到死去的错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