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坐在南下的列车上 双眼望着急驰而过的白杨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急切, 他恨不得现在就能到达这趟列车的终点站。 但是他心中的所想显然改变不了现实,T31次列车准时的晚点了, 而且这次还是有史以来的晚的最多的一次。 15个小时的车程,这下变成了18小时。 凡本来就是个急性子,这次到杭州还不是终点站, 他的目的的是到宁波那个海边小城。 「喂,列车员!」正好路过一个女列车员, 一个很清纯的女孩她见有人大喊,就停下了前行脚步。 「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説明吗?」「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好好的车为什么不行进了?我就是想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凡的的语气中已经夹杂了情绪 他的音量一直在升高。 「哦,先生,对不起,这是一次特殊情况, 车需要换水没办法的,这附近如此空旷, 我们也不想这样浪费大家的时间但是如果后备车不来送水的话, 我们也许不只要等3个小时。 」她口中说出的事实,立刻迎来了众人的倒彩声。 「喂,你们该不是在给别人让路之类的吧, 我以前一直做那种车这次花大价钱就是为了享受下快车的感受, 你们这不是骗子吗?」一个民工打扮模样的中年大叔愤愤地说道。 「操,搞毛啊,想不想混了,小心老子到站叫小弟废了你们站长丫的!」一个油光满面的秃子狠狠地说道, 说完还不忘啐了扣唾液。 「这位姑娘啊,我女儿最近刚生了孩子, 在坐月子她头胎,不会坐月子,等着我快些过去呢!」一个五十左右岁的大妈急切的问道。 「……」当大家你一言,我一嘴的群起围攻女孩的时候, 凡突然沉寂了他发现每个人的藉口都比他的要好一些, 隐隐的不想开口了。 这小子是去泡妞的,还不是正常的关系, 乃是一个网上的女孩儿虽然他很前卫,但是他还没愚蠢到公开的这个地步。 其实他不过是一时气急,并没有要为难这个女孩的意图, 可他的话开了个好头这下这个女孩想走都有点难了。 凡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孩,心底只能无奈的苦笑, 看来这次他把人家害得不轻可以算是间接伤害了。 当他想转身去寻找一个宁静空间休息会的时候, 他察觉到了对面的求助目光。 那是来自那个女孩的求助,清澈的眼睛中彰显着她的无助, 那来自内心的祈求触动了凡的心灵。 凡这个人其实有个毛病,他就见不得女人这副模样, 说白了他对美女的求助一向敏感,这不是他心软想要真诚的帮助对方, 而是他觉得其中可以获得一些额外收获。 ? ???这不是内心的YY幻想,而是他的确尝到过其中的甜头。 前不久他还因此上了一位美女老师的牙床上, 手段优点卑鄙但是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过程无所谓, 他重视的只是结果。 想到这里,凡嘴角挂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他再次端详着对面的女孩这是个女孩儿, 而不是一个女人她的年纪估计和凡差不多,二十来岁的样子。 脸长得倒没有达到那种魅惑人间的地步, 但是也算是个小美女了凡看中的就是那对清澈明亮的大眼睛, 那是双会说话的眼睛。 凡忆起了他曾经的那个第一任女友,也是如此的眼睛, 这种熟悉而不陌生的感觉让他下定决心嗯, 这个女孩不错如果有可能的话……嘿嘿,凡一向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 这次他的直觉告诉他入手难度也就是三星,大大的有希望。 看来这次不短不长的停车时间里,将会有美妙的事情发生。 「哎呦,肚子疼,我的肚子好疼啊!」凡双手捂着肚子大声的叫嚷着, 头上还挂着些许的水珠鬼才知道他那是热出来的汗水, 还是痛出来的汗水。 还真别说,凡这一闹腾,真把那些人的注意力给勾引过来了, 尤其是那个女列车员。 这群人本也就是发发语言上的牢骚,他们也知道难为这个姑娘也没用, 只不过是心中不满罢了这下看见这么一个小伙子如此痛不欲生的哀嚎, 他们还真被懵住了。 「小伙子,你怎么样了?没事吧!」那个年纪大的阿姨的确是个热心肠。 凡顺势抹了下头上的汗珠,满脸装出的痛苦模样不降反升, 这一点凡还是很有自信的在学校里面也是个演员出身, 装装样子骗骗同情凡绝对号称一流。 「不行了,痛死我了,我需要去医务室, 我要找个大夫看看!」众人大多摇着头 那个阿姨也叹气道: 「小伙子, 这列车上哪有什么医务室啊你不是疼迷煳了吧!」「啊, 真不行了我这肚子,哎呦!」凡双手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眼睛紧闭着皱起的眉头比刚才高了八度,张着嘴只有唿出的气, 没有进的气。 「你没事吧?」女列车员趁着这个机会跳出众人的包围圈, 来到凡的身前轻声的问道。 凡听见女孩的声音,瞬间睁开了双眼,正好对上女孩那充满了狡黠目光的眼睛, 他心中觉得有点好笑因为这帮人实在有点好骗, 刚才装得痛苦的脸一瞬间松弛了下来。 女孩看到凡的模样,暗叫不妙,她突然急中生智, 小手无意中抓到了一个物件也不管东南西北, 直接狠狠地掐了一把。 好家伙,女孩这下真是不客气,很真实, 没有一丝做作隔着薄薄的汗衫,这一下就给了凡感受真实痛苦的机会。 「啊!」凡疼得要跳起来了。 女孩小手捏着麻花似的圈圈,凡捂着肚子痛唿不已, 由于凡和女孩面对面的站着两个人贴的很近, 别人无法看到细微的几个动作只有那个阿姨有点纳闷, 纳闷这小伙子怎么越叫越兴奋不像是病痛的样子呢。 抓的不是别的,正是男人的宝贝疙瘩,凡引以为傲的小兄弟。 这东西可不是铁打的,估计凡全身就这处最不禁捏了, 谁知道女孩手如此的毒捏到了这里。 凡刚才意淫的时候,小弟弟有些勃起,这下被捏个正着, 他觉得世界末日在这一瞬间降临小弟弟有种断裂般的痛楚。 刚才抱有暧昧的眼神,现在变成了愤怒, 凡瞪着女孩火山爆发与否就在下个瞬间。 但是当女孩再次对上凡的目光时,凡觉得瞬间被挫败, 因为女孩的眼中没有歉意反而有些得意和满足, 一副清纯的面孔上挂着坏坏的微笑。 凡突然发现,他错了,这次他惹上了一个妖精, 对这个女孩绝对是个大胆的妖精,他有些后悔自己的小聪明, 面对如此的女孩凡有种反被人泡的感觉但是抽身是不可能了, 戏还要演下去只是他可能是作为一个配角来演出了。 痛是真的,但是痛过之后是那一抹的温柔。 女孩儿的暧昧的笑容下面是欲望的双手, 她隔着那层薄布握住凡的肉棒,轻轻地抚摸着, 好想是在以另一种方式来回报着她的歉意。 凡经历了短暂的痛苦之后,惊受刺激而疲软的肉棒再次复苏起来, 这种阳刚年纪的青年欲望来得是如此的快捷。 他感到了肉棒上的温柔,那是女孩的温柔。 女孩儿显然不是个新手,她懂得如何挑逗男人的欲望。 一手撸动着肉棒,另一只手刺激着凡的蛋蛋, 就在那门径之间的重点部位画着圈圈。 当然这一切是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凡的肉棒被爱抚得难耐,裤子上依然架起了一定帐篷, 他的唿吸也变得沉重眼神中释放着欲望的火焰。 凡知道在这样下去就会难堪,他可保不住一会儿是否还能忍受得住。 他低下头,轻咬住女孩儿的耳垂,「换个地方, 那样是不是更好呢?」女孩子将脸贴在凡的脸上 对着凡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好啊!咯咯!」滑腻柔软的脸蛋, 搭配上那银铃似的娇笑凡觉得她是个天使,但是天使的外表下, 那是魔鬼的本性。 当车厢中的众人还在纳闷这是什么情况的时候, 凡和女孩儿早已经闪到了众人的视缐之外。 这趟T31人不是很多,过道没什么人的事实说明了这一点。 穿梭了几个车厢之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僻静的所在, 那是列车长的房间。 女孩儿掏出一串钥匙,熟练的开启着那并不陌生的门。 当女孩进去之后,凡有些犹豫,因为列车长这几个字让他觉得不舒服。 不过在女孩的引导下,他还是跟了进去。 不大的空间内,仅仅摆着一张小床,上面的床褥也是凌乱不堪, 显然这里总是有人关顾那些褶皱和痕迹都是新的。 女孩的本性在这里暴露无遗,当凡还没看清楚周围环境的时候, 她就扑了过去直接将凡压倒在身下。 凡很被动。 暂时的被动。 女孩将凡的白色汗衫解开,露出他那男人般的上身, 略显白色的皮肤下是不叫健壮的肌肉。 女孩的舌尖一路向下,舔着凡的躯体。 男人的乳头对女人也有着天生的吸引力, 她忘我的吸吮着挑逗着,那两枚小突起在这一刻彻底的绽放。 舌尖划过凡的小腹,落在凡的胯间,凡的皮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打开, 女孩的小嘴隔着布料寻找着男人的尊严。 那变得挺硕的肉棒轻易的闯入她的口中,只是外面有一层简单的障碍罢了。 湿漉漉的舌头来回地滑动,内裤已经被唾液润湿。 凡不想这么被动,他将女孩的身体托到自己的身上, 不会影响女孩原有的动作但是他却可以向女孩发起攻击了。 六九式,这是凡喜欢的一个姿势。 女孩的职业蓝色短裙下是一条黑色的T裤, 此时T裤中间多了条舌头它在T裤中间勾动着, 那浅浅的沟壑呈现在凡的面前。 凡双手扒着女孩的两瓣屁股,舌头卖力的在那里工作着, 大嘴对着那道细缝又吸又舔哧熘哧熘地声音不断的从这里发出来。 女孩子口中的呻吟大半被肉棒抵挡住了, 只有些许从缝隙中传出来。 凡顽皮的舌头挑起T裤的边缘,钻了进去, 湿漉漉的小穴中来了个异客舌尖舔着上面的珍珠, 接着来的是两根邪恶的手指在那道暗红色的肉缝中穿梭。 「哦……不要……你好坏……」女孩吐出口中的肉棒, 回头看着凡眼神中充满着春意。 「是吗?」凡也停止了攻击。 「你……你……好坏……」凡从女孩的眼中看到了渴求, 那假装小女孩的口吻让他兽血沸腾其实她不知道, 凡就是喜欢这种。 「嘿嘿,好戏才刚刚开始,一会你就要大声叫好了!」凡一声坏笑, 掉过头来将女孩压在身下,T裤都不要脱下, 他直接拨开一道缝隙将大肉棒粗鲁的捣进女孩的小穴中。 「哦……」女孩发出了一声满足,看来凡的口径对她来说还不算夸张。 下面的活动不影响上肢,凡看着女孩那波涛汹涌的两团肉浪就抓了下去, 双手两边一分女孩上半身的职业套装离体而去, 只是可惜了那几枚秀气的纽扣。 雪白的两只巨乳落入了凡的手中,他紧紧地握住那团白色, 红色的肉粒从手指的缝隙中冒出看着那点暗红, 凡低头啃了下去没有怜惜,只有欲望。 女孩那显得暗红色的乳头顷刻间印上了凡的齿痕。 「啊……好疼……你干嘛……」女孩睁开的眼睛中夹着一股怒气。 凡嘿嘿一笑,不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大嘴直接上来将那幽怨的小嘴盖住对着那一顿暴风骤雨的狂吻, 也分不清哪里是舌头哪里是嘴唇了。 女孩娇小的身体被压在下面,任由着凡做着主导者的地位。 大肉棒在她的小穴中不断地进出着,两片阴唇随着肉棒翻进翻出, 略显黏稠的白色汁液从她的小穴中流出润滑着阴道, 润滑着进出阴道的肉棒。 一个姿势那不是凡的性格。 女下男上,后入式,观音坐莲,老汉推车, 古树盘根……等等……凡玩得兴起他在女孩的身上得到了满足, 旅途上的憋闷也发泄的差不多了。 而女孩儿刚才还刚才欲求不满的模样,现在已经消失殆尽, 三次的高潮让她的肉体显得疲惫。 凡的动作突然加剧,他勐插了几下之后, 抽出阴道中的肉棒面对着女孩的胸脯撸了起来。 乳白色的精液如子弹一般打了出来,雪白的乳房上添了几笔一样的白色, 几滴不安分的精液更是窜到女孩的红唇上游历。 凡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女孩身上褪下来的衣服在他的胯间擦了几下, 然后他提起裤子坐在了床边顺手点起一支烟, 吐着烟圈望着棚顶的吊灯。 「你真的是列车员吗?」女孩疲惫的双手抓起凡的烟盒, 从中取出一支烟她看着口中吐出的烟圈, 说道: 「先生, 500块!」「什么?」凡显然没听懂女孩的话。 「是的,500块!」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开的一霎那传了过来。 凡看着那穿着列车长制服的男人,再看看床上坐着的女孩儿, 心中一寒天哪,原来这女孩兼职这个职业。 列车开始启动前行,而凡却情愿这一切还停留在从未开始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