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三十八歲,愛好各種運動,所以身材保持得相當健美,面貌也英俊,一向是女生嚮往的對象,雖然結婚也有十年了,魅力卻是有增無減,只要我出手,公司的小美眉和業務接洽的熟女人妻可都逃不過在我胯下嬌啼婉轉的命運。

  不過,最近我突然覺得,野花…到底還是沒有家花香啊……

  「姐夫,你回來啦……」我剛走進家門,就見到小姨子夢琳從浴室沐浴出來,正用浴巾擦著長長的濕發。夢琳因為唸書的關係,寄住在我們家。

  「嗯。夢夢,剛洗澡啊?」

  「人家明天生日了,你的禮物呢?」夢琳嬌嗔著。

  「呀……姐夫忘記了。」我攤開雙手,「那就不過了唄。」

  「嗚……姐夫一點不疼人家,爸媽和姐姐都趕不回來,姐夫,你還……」夢琳的眼睛裡已經有點濕了。

  嶽父嶽母這幾個星期二度蜜月去了,老婆呢,則是又出國參加研討會,下周才回得來。

  「哈……這樣就生氣啦!你看這……」我從背包裡拿出一個彩紙包好的禮盒,「NOKIA最新款!」

  「姐夫,你…好壞……」夢琳跳了起來。

  「啊!不要鬧了……」我被小姨子撲到在客廳的沙發上。

  「誰叫你…壞死了……」夢琳嗝吱著我身裡的我,家中無人時,她和我經常這樣哄鬧,畢竟她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

  「哈……夢夢快別……你……」我突然,「…………」

  「怎麼啦……」夢琳問道。她發現我的笑容有些不對。

  我抱著快滿二十歲的小姨子,不小心觸及到她的胸脯,感覺她柔軟的少女身體,胸乳豐滿,而且我發現夢琳今天沒有穿乳罩。

  我敏捷的一翻身,讓我可愛的小姨子仰躺,自己卻溜下來跪在身邊的地毯,上身俯下,貼在她鼓起的胸口上。

  沐浴過後的小姨子,躺在沙發上,臉頰嫣紅,滑膩白皙的手臂和修長渾圓的大腿,都裸露在浴袍外,猶如一朵出水芙蓉。

  我忍不住,俯下頭來,吻住她紅潤的櫻唇,舌尖靈活的挑開她那兩片薄薄的小嘴唇,探入她柔嫩的檀口,吸吮少女的丁香小舌。

  夢琳羞澀的睜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任由著我吸吮挑動。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親吻,腦海裡一片混亂和迷惘。

  「夢夢,你好甜呵!讓我看看你……」我的嘴順著細緻滑膩的粉頸,來到小姨子雪白的酥胸上。

  「唔……不可以,我是你小姨子呀……」夢琳嬌羞的嚶嚀:「快放開我……讓人知道怎麼辦……」

  「家裡就我們倆,不會有人看見的。」

  我的手不著痕跡的滑落在小姨子挺翹的乳峰上,手指俐落的解開浴袍鈕扣,頓時夢琳那兩座渾圓的、充滿彈性的少女乳房呈現在眼前。雖是仰躺著,乳房依舊尖挺聳立。

  「啊…姐夫……」夢琳驚呼一聲,可是來不及了,雪白豐盈的玉乳已裸露在空氣中,粉紅色的小巧乳頭輕輕顫著。她的雙手羞赧的抱在胸前,企圖掩住自己那對正在微微跳動的乳房。

  「夢夢,別害羞,你真的好美!」我拉開小姨子的小手,俯身含住她飽滿乳峰上的粉紅乳暈,吸吮、嚙啃。

  「唔……你說只看看的,為什麼又……呵…不要……啊……」夢琳羞紅了臉。自己的初吻和少女的身子都讓姐夫親到、看到了,以後該如何見人呀!她心裡一片紛亂。

  「好美的奶頭!」我輪流地在小姨子那兩座渾圓乳房頂端的蓓蕾上吻著,逗得她嬌喘連連。

  「唔……我們不能…哦!……哦……」夢琳半推半就的掙扎扭動,要不是我扶著她纖細的腰肢,她已從沙發上滑下來了。

  夢琳的肌膚不但雪白滑膩,而且細緻有彈性,渾身上下還散發著少女幽香,令我慾火中燒,我不停地用舌尖挑撥著她尖挺殷紅的小乳頭。

  這樣的佔有我已覺得不夠,伸手扒下了小姨子的浴袍,她那嬌美玲瓏的少女身體完全呈現出來,腫脹飽滿的尖挺乳峰被我的口水抹得晶亮,在急促的喘息中微微晃動。

  「噢…姐夫……噢…唔……」

  我的唇移向小姨子敏感無比的小腹,舔吻圓潤的肚臍,引起她一陣抖顫。接著,我悄悄拉下她的蕾絲小內褲,親吻著她那少女最神秘的三角地帶上茸茸叢叢的陰毛,呼吸著她處女特有的幽香。

  「呵……不要這樣……哦……」小嘴裡發出饃糊不清的呢喃,夢琳嬌喘著、輕吟著。

  我用手指在小姨子的女性秘谷中柔柔地撥動,指尖輕輕地按入縫隙,上下摩弄、在微突的肉芽上扣、壓、揉……須臾,肉瓣內泌出潺潺的溫潤蜜汁,流滴在小姨子白膩的大腿內側………

  我用舌頭輕輕地舔去,跟著,我的嘴含住夢琳肥脹的稚嫩肉唇,舌尖緩緩伸入她密合的花瓣內舔舐………小姨子下體不斷湧出的花露,沾濕了我的臉頰,我用力地吮吸著小姨子的蜜汁。

  「唔……放開我…啊……姐夫…求你了……哦…啊……」夢琳緊閉美目,禁不住大聲嬌吟起來。她感覺一波波熱潮從自己的下體向外湧出,體內不停地抽搐著。

  此時我以最快的速度,褪下自己的上下衣褲,露出以我這年紀來說算是相當精壯的肌肉,以及我最引以為傲的雄偉肉棒,硬挺的棒身長約十六公分,青筋畢露,向上方45度翹起,龜頭大如小雞蛋,紫脹發亮。

  趁著小姨子意亂情迷之際,我托起她渾圓雪白的屁股,將龜頭置於那處女的幽秘部位,找到秘道的入口,對正角度,順勢頂進她的體內!小姨子的秘道緊狹,似乎無法接納我這壯男的龐然大物,我的龜頭被濕熱的嫩肉緊緊箍住,龜頭頂端感覺到前方有一層阻礙……

  「真緊!」我興奮極了,吸了口氣,用力前挺。

  幸喜經過方纔的愛撫,秘道已相當潤滑,我托緊小姨子的屁股,趁勢向前挺進……堅硬的龜頭強行逼開秘道軟嫩的肉壁,粗壯的肉棒瞬即全根進入少女的禁地,突破了入口處的肉膜瓶頸!……我奪走了自己小姨子的處女!

  撕裂般的痛楚自下體傳來,夢琳從酥麻的天際一下清醒過來。

  「啊!……好痛……」晶瑩的淚珠湧出……

  「別哭了,夢夢,等一會就好了。」瞧著小姨子的俏臉揪成一團的痛苦樣,我克制住自己開苞的興奮與獸性的衝撞本能,硬是讓粗脹的肉棒在小姨子的緊窄陰道裡靜止不動,仔細感受處女蜜穴的脈動。我吻住夢琳顫抖的紅唇,手指輕輕撫弄著她挺翹的乳房,撥動上面鮮紅尖挺的小乳蕾……

  過了一會兒,感覺到夢琳的下體慢慢放鬆下來。我拭去她臉上的淚珠,問道︰「好一點了嗎?」

  「嗯,但還有點痛……」夢琳嬌羞地點了點頭,試著擡了一下屁股,覺得自己有些適應了,「姐夫…你……輕一些……」

  我再也忍不住了,緩緩地將肉棒從小姨子的嫩穴中抽出來,一面看著她羞不可抑的樣子,一面再次將鐵一般堅硬的粗壯生殖器深深頂入小姨子緊湊的的小肉屄內。開始溫柔的、輕輕的,抽動起來。

  夢琳兩腿忘形地緊夾住我的腰,讓我更加地深入,她的小嘴裡不斷發出誘人的嬌吟……

  「嗯…嗯……呵……哦…呵……」

  漸漸的,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和力道。不能形容的美暢,由深入小姨子陰戶中的肉棒,陣陣傳入我的神經中樞。

  「哎……喲……好酸……哎……」夢琳拚命聳起陰戶,迎合我的攻擊,大聲的呻吟著。

  太美了!看著在我胯下春情洋溢地扭動著的少女嬌軀,我忍不住狂抽狂插起來,一下全根頂入,不但龜頭下下碰撞到花心軟肉團,而且壓住它,恣意磨壓。

  嫩美小姨子與粗壯姐夫,乾柴烈火,情色非常。一陣十來分鐘的熾熱媾合,我喘息著,下體不停的聳扭縱送,用堅硬的肉棒不斷的開墾小姨子鮮美的肉體。兩人的性器交接處濕濡油亮,愛液淋漓,不斷的發出「唧咕唧咕」的男女性器交搏的春聲。

  「呵…呵…噢…噢……噢!!!」小姨子弓著身子,拚命聳起陰戶,雪白大腿僵直的高高擡起,然後頹然放下,癱軟了下來。

  我只覺得小姨子的花心湧出一大股淫液,陰道一下子更滑潤了,陰肉也一張一合的吸吮著我的大肉棒。

  真美透了!我大力再抽插了廿來下,突然龜頭一陣出奇的酥癢,我知道即將發射,便立刻將肉棒深深的頂入,插入小姨子花心的最深處,火熱的精液狂嘖而出!

  雲雨過後,夢琳睜開眼睛,嬌媚地說道︰「我的腳好麻……姐夫…你壞死了……」

  看到自己赤裸緋紅的身體,夢琳不禁為剛才的回應羞得無地自容。

  「夢夢,我以後每天都要這樣好好幹你一次。」我的手在小姨子光滑的後背上輕輕撫摸著。

  「這怎麼可以呢?」夢琳猶豫道:「我們以後怎麼辦啊?……」

  她心中慌亂地想著:自己和他是小姨子與姐夫的關係,不可能因為這一次性交就成為了夫妻,可自己的處女貞操已經被他奪走了呀!

  「不要想那麼多,快睡吧,你明天還要上學。」我抱起夢琳嬌美的胴體,走進她的臥室,溫柔的將她放在床上,然後自己也鑽進被窩裡,將她摟在懷裡。

  滿心混亂的夢琳只好閉上眼,枕在我的胸膛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