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俊的新媽媽

  15歲那一年,我從寄養之家轉到了這裡。新媽媽叫雪子,40歲;兩個女

  兒--美亞,21歲;京子,12歲。表面上,這個新家和以往的寄養家庭沒甚

  麼不同,『又是一個普通的單親家庭吧!』我天真的這麼想著。

  「這是你的房間,等一下京子會把你的換洗衣服拿去洗。把這裡當自己的家

  喔!小俊。」新媽媽笑著對我說。

  40歲的她,闊嘴厚唇、微胖的身材、大大的乳房和臀部緊繃著一件小得可

  憐的洋裝。

  「我會的。媽,謝謝!」過了15年的寄養生涯,我已學會了孤兒的生存要

  訣--嘴甜、勤快、笑,還有最重要的--永遠不要違抗大人們的話。

  我把房間收拾了一下,正想下樓看看有沒有要我做的事,『希望不必像上一

  個家一樣,每天做苦工。』正打開房門,一個小女孩站在門口:「小俊哥哥嗎?

  我是京子,媽叫我來拿你要洗的衣服。」小女孩臉上有著怯生生的表情。

  「喔,不用了啦,只有幾件內衣褲,我自己洗就可以了。」我笑著說。

  「不行,媽媽交代的,我不洗的話會被她……」說到這女孩的臉上露出害怕

  的表情。

  「會怎樣?」不過就是衣服嘛,又不是甚麼重要的事。

  「小俊哥哥,你別問了,把衣服拿給我吧,我還有好多事要做呢!」

  聳聳肩,我指著床上:「都在那邊,麻煩妳了,京子妹妹。」

  「別客氣!對了,媽媽說叫你幫她拿浴巾--她在浴室洗澡。」京子遞了條

  浴巾給我,匆匆忙忙的拿了衣服就跑開了。

  「甚麼呀?緊張兮兮的。」我拿起了浴巾,往樓下走。『氣氛怪怪的……算

  了,反正聽話就沒錯,這個家還得呆上一年呢!少管閒事。』

  記得浴室是在後面,我走下樓,看見有個20出頭的女孩背對著我坐在客廳

  沙發上,手裡點著菸,長長的指甲塗得鮮紅,尖利得像是《半夜鬼上床》片中那

  個殺手戴的手套。

  「是美亞姊嗎?妳好,我是今天才搬到這裡的小俊,以後要受美亞姊的照顧

  了,請多多指教。」我陪著笑臉,恭恭敬敬的說。

  沙發上的女孩沒答話,只用那紅紅的手指對我勾了勾。

  『是叫我過去?擺架子呀?希望不會太難伺候。』心七上八下的想著。

  我走到她面前,只見美亞留著一頭長髮,化著濃妝的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

  情:「喔,你就是小俊呀?呵呵,還真是俊……過來,幫姊姊抓抓肩膀,快痠死

  了。」

  「等一下好嗎?美亞姊,媽媽叫我拿浴巾給她。」我揚了揚手上的浴巾。

  「那老變態,才第一天就想……」美亞不屑的笑著說:「小俊,你先過來,

  讓她等一下不會怎樣的。」

  我那時年紀還小,也不懂她在說甚麼,只好傻笑著走過去:「美亞姊,是肩

  膀嗎?我先幫妳按摩一下好了,以前那個媽媽常誇我的按摩技術好呢!」

  「是嗎?那床上的技術呢?呵呵呵……」美亞笑得像發情的母雞似的。

  「美亞姊,甚麼床上的技術呀?」還未經人事的我一邊按摩,一邊問著。

  「不懂?算了。喔喔……好舒服……再用力點……就是那裡……再左邊……

  對……」

  做一個孤兒,只要有巴結家人的機會,我總是盡量把握,於是更加的賣力按

  摩。

  「姊,這樣可以嗎?」

  「嗯,很好,肩膀可以了,現在換腳吧!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腳趾頭又酸又

  痛。」美亞拉著我的手,有點粗暴的把我按到她的腳邊:「幫我脫掉高跟鞋,好

  好按摩一下腳趾吧!」

  雖然覺得不大對勁,但心想:『算了,反正她們叫我幹麼就幹麼,誰叫我寄

  人籬下呢,總比在外面挨飢受凍好吧?』

  想起那段流落街頭等死的日子,搖搖頭,我把美亞那雙金色的高跟鞋脫了下

  來,仔細揉捏那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頭。

  『美亞姊好像很喜歡紅色?嘴唇、手指和腳趾都是一個顏色。』我一邊捏,

  一面想。

  「嗯……嗯……舒服……嗯……好……」美亞吸著菸,閉著眼睛哼著:「嗯

  嗯……好,換左腳……喔……舒服!」

  冰涼的腳,皮膚也還算細嫩,不過大概是穿了一天的鞋子吧,有股微微的酸

  味。我一聲不響的按摩著,忽然聽到美亞輕輕的說:「小俊,用舔的!」

  「啊?姊,妳說甚麼?」我以為聽錯了,擡起頭問:「姊,妳……?」

  美亞把腳伸到我嘴邊,瞪著眼睛說道:「聾啦?叫你用舔的!把腳趾頭含到

  嘴裡!」

  我一時不曉得該怎麼辦,只見美亞一耳光打來,「啪!」一聲:「叫你舔就

  舔,怎麼?不想吃飯了?!這個家的開銷都是老娘賺來的,你不知道嗎?」

  臉上火辣的痛,我嚇得哭不出來,又聽她說不給飯吃,連忙說道:「好……

  我舔……姊,妳別生氣……」我把美亞的腳扶著,用舌尖舔著腳拇趾。

  「要整個含進去!用力舔!」美亞臉上泛著一抹紅暈,性奮的叫著:「給我

  舔!每根腳趾頭都要……趾頭縫也給我舔乾淨!喔喔喔……就是這樣……呼……

  舔……」吸著菸,一手抓住我頭髮,美亞似乎很喜歡這樣。

  「香嗎?姊姊的腳趾頭好吃嗎?呵……用力舔呀……等下還有別的呢!」

  我嘴裡塞著泛酸味的腳趾,淚水和口水漸漸流下來:『天呀,她為甚麼要這

  樣欺負我?她想幹麼?』

  這時美亞拉著我的頭髮,打開大腿,我發現她沒穿內褲,毛茸茸的穴對著我

  的臉,淡紅的肉縫正流著淫水……她早已濕透了。

  「來吧……吃姊姊的小穴……又熱又濕的穴……」一股腥味衝上我的鼻子,

  美亞用力按著我的頭,一邊扭著屁股:「小俊……快吃呀……吃淫水呀……」

  我整個臉被壓在美亞的穴上面,黏黏的淫水塗得我滿臉都是,為了呼吸,我

  伸出舌頭乖乖的舔,只希望她能快點放過我。

  「喔……嗯嗯……好,舔得好……嗯……再舔……嗯……用吸的……喔……

  舔那粒陰蒂……嗯……往下舔……」美亞搖晃著我的頭,淫聲浪語的叫著,就這

  樣用穴姦我的臉將近10分鐘。

  「嗯……好……喔……快洩出來了……小俊……舔快點呀……」鮮紅的指甲

  幾乎快掐進我的頭皮,我只能「唔唔……」的喘著。

  就在這時,我忽然覺得有人在脫我的褲子。

  「哈哈……這小賤貨,我說誰在客廳裡鬼叫呢,原來老娘還沒享用,妳這浪

  貨就先幹上了!」

  聽這沙啞的聲音,不就是我那新媽媽--雪子嗎?怎麼她也……?

  雪子粗暴的扯下我的內褲,手用力的握住我的雞巴:「呵呵……白白嫩嫩的

  ……果然是原裝貨。小俊,你還是處男吧?我花十萬塊從那老太婆手上買下你,

  可要好好的淩虐一下才劃得來!」

  只感覺到我的雞巴一陣熱熱的刺痛--雪子用牙齒咬它?『媽媽在幹甚麼?

  小雞雞是尿尿用的呀,為甚麼用嘴咬?』在我幼小的心中只覺得她們都好奇怪。

  「喲……媽妳也來了?妳不是在洗澡嗎?」

  「小賤貨,我再不來,小俊就被妳姦死了,我還玩個屁?唔……這雞巴好香

  ……好吃……嘖嘖……」媽媽用嘴不停的套弄、吸吮著我的雞巴,口水從她嘴角

  流出來。一手揉捏著陰囊,一手摸向我的屁眼。

  「喔……呵呵……好可愛的小屁眼……」媽媽先用手指揉,然後慢慢摳了進

  去。

  「哇……痛!」我叫了起來。

  「小俊!誰叫你停的!快繼續舔穴……媽,妳別鬧了,我正要爽出來呀!屁

  眼等一下再用假雞巴幹嘛……急甚麼啦?」美亞歇斯底里的尖叫,一邊把我的頭

  更用力的按向她那騷穴,淫水濺了出來。

  「嗯……唔……雞巴還不硬?老娘的穴好癢呀!」

  本來我的雞巴被媽媽含得蠻舒服,已經快硬了,可是屁眼被她手指頭插了進

  去,痛得要命,哪還會硬呀?

  「嗯嗯……喔……我的穴……麻……麻……」亞美尖叫著:「不行了……要

  洩了……喔喔……爽……癢……洩了!」亞美一陣抽搐,小穴湧出了一股又腥又

  濃的浪水,直射進我嘴裡,我只好吞了下去,覺得有點噁心。

  本想可以起來了,哪知道亞美仍然按著我的頭,小穴挺了上來:「呵呵!小

  俊,還有呢……吃姊姊的尿吧……」我還沒聽清楚,亞美已經尿了出來,濺得我

  一嘴一臉都是。

  「唔……嘖嘖……亞美妳又在尿尿了對吧?呵呵……小俊,好不好喝呀?」

  媽媽吃著雞巴,手指幹著我的屁眼,還一邊淫聲說著:「好啦,亞美妳爽過了,

  換媽媽爽吧!穴快癢死了。小俊,來舔媽媽的穴,亞美,妳去把我買給妳的假雞

  巴戴上,幹小俊的屁眼給我看!」

  我擦著被淚水、淫水和尿汁弄糊的臉,開口求饒道:「媽,饒了我,我沒做

  壞事呀,為甚麼要這樣折磨我?」

  媽媽摔了我一耳光,罵道:「賤種!鬼叫甚麼?買你回來就是要用來爽的!

  不想死就乖乖的聽話,快吃媽媽的穴,用力舔!自己把屁眼撥開,讓你亞美姊姊

  幹!」

  只見亞美戴上了一根又黑又長的假雞巴,邪淫的笑著道:「小俊,姊姊來疼

  你了,幹插屁眼很爽喔!」

  我舔著媽媽那肥肥的、流著腥臭騷水的老穴,無奈的撥開屁眼等著被插,羞

  恥和害怕的感覺讓我留下淚來。亞美吐了口口水,用手抹在我屁眼上,然後一挺

  腰,假雞巴就戳了進去……一種從沒經受過的刺痛,肛門?一陣火辣。

  「哇哇……痛呀……姊,輕一點……痛死我了……嗚嗚……」我大叫著。

  而慘叫聲似乎讓這兩個變態的女人更性奮了,媽媽狠狠按住我的頭,用穴猛

  磨猛頂,而亞美則用她那尖銳的紅指甲瘋狂的抓著我,像要撕裂般的在我背上,

  屁股上留下無數血痕,假雞巴也一進一出的不停幹插我屁眼,嘴裡尖叫著:「好

  爽……好過癮……臭男人就是欠幹……媽媽,用妳的穴姦爛小俊的臉!……我用

  雞巴幹翻他的屁眼!我幹……幹……」

  媽媽也叫著:「嗯……好美!癢死了……爽死了……小穴好舒服……好刺激

  ……嗯嗯……快尿出來了……亞美,用手摸看看……小俊雞巴硬了沒?」

  亞美狠抓著我的雞巴,指甲掐了下去,說道:「還沒耶,媽媽,這賤男孩還

  不硬……看我掐爛它!……」

  媽媽連忙說道:「不能掐爛呀,老娘還沒爽到呢!不行了……亞美……媽媽

  受不了了,叫京子來……叫妳妹妹京子來……」

  「媽咪,我在這裡,有事嗎?」京子站在樓梯階邊,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我

  們,也不曉得她已經在那兒看多久了。

  「京子!妳這小浪貨!還不快滾過來!」亞美又用指甲狠掐了我雞巴一下,

  笑著說道:「京子,快過來吹喇叭,把妳小俊哥哥的雞巴吹硬了,媽媽等著進補

  呢!喔……呵呵呵呵……」

  京子乖巧的走過來,水汪汪的眼睛似乎有著一絲憐憫,她先假裝在我耳邊親

  了親,趁機悄悄說道:「小俊哥哥,要忍耐,過去就好了。」

  「死丫頭!還親甚麼?!快把小俊的雞巴吹硬,否則晚上有妳受的!」媽媽

  兇狠的罵著,手還一邊粗暴的捏弄著我的奶頭。

  「是的,媽咪。」京子蹲了下來,開始用她那帶著玫瑰色的嘴唇含弄著我,

  小巧的舌尖不時舔一下龜頭上的馬眼。

  『京子的舔法和剛才媽媽的舔法不同耶,好溫柔,好舒服……』

  或許是對京子有種莫名的好感吧,我漸漸地忘了背上的抓傷和屁眼的疼痛,

  一邊吸舔著媽媽的騷穴,雞巴竟然開始有舒服麻癢的感覺。沒有多久,便翹了起

  來,粗大的雞巴把京子的小嘴漲得鼓鼓的。

  「硬了耶,媽!雞巴翹起來了!」

  「京子這小浪貨也真有一套!」美亞淫笑著,用兩手一把抱起我來:「這賤

  貨,好大的力氣!」然後仰臥在客廳桌上,假雞巴依然插在我屁眼裡面,叫道:

  「媽!上馬!……京子,過來舔我的屁眼!」

  只見媽媽猴急的跨到我們身上,「噗嗤!」一聲,我整根雞巴就被媽媽那濕

  淋淋、黏答答的騷穴吞了進去。

  「哇……好粗……爽……嗯……好雞巴……戳得好舒服……喔……喔……」

  媽媽在上面淫聲浪叫,偶爾還把從穴裡溢出來的白色淫水用手指撈一把,硬塞到

  我嘴裡叫我舔;不然就是一邊套弄著雞巴,一邊用指甲掐刺我奶頭;等我張嘴哀

  叫時,把口水吐到我嘴裡,叫我吃下去。

  而美亞則一面繼續幹著我屁眼,一面浪叫著:「京子!快舔我和小俊的屁眼

  呀!對……就是那裡……嗯……對,用吸的……用舔的,喔喔……用舌頭幹我屁

  眼呀……京子!穴!穴也要用手插!用三根手指頭……喔喔……」

  『有溼熱的感覺……流血了?』

  我只能四腳朝天的任由這兩個變態女發洩她們的獸性,幸好我知道京子正握

  著我的手。

  『好小的手,惹人憐愛。』

  而她也會舔幾下我被幹腫的屁眼,讓我減輕了一點痛苦。

  『還有一點爽?否則雞巴怎還是硬的呢?』

  就這樣被姦了20分左右,媽媽叫了起來:「啊……呀……要出來了……小

  穴要洩了……」媽媽淫浪的叫著,指甲刺破我的皮膚,嘴唇湊過來狂吻我,一條

  黏膩的舌頭硬塞進我嘴裡,口水不斷的流出來,這時只感到媽媽的穴裡收縮了幾

  下,一股熱流淋上我的龜頭,然後就像一頭死母豬癱在我身上了。(這才發現,

  她還真重!)

  亞美也在下面叫著:「不行了……洩兩次了……好酸……媽,快下來……壓

  死我啦!」就這樣把我們推倒在地上。

  「呼……喔呵呵呵……過癮!小俊,今天先到此為止……京子,等會兒把這

  裡收拾一下,我在房間,吃飯時再叫我。」亞美說完,在我屁眼上吐了口唾沫,

  「哈哈……」扭著屁股上樓了。

  我艱辛的爬起來,臉上都是亞美的淫水和媽媽的口水,身體像剛被輪暴過,

  到處是亞美用指甲抓裂的血痕;屁眼又紅又腫,加上那一口唾沫,紅紅白白的狼

  狽不堪。

  京子過來牽著我的手,說道:「小俊哥哥,你還好吧?我扶你回房間休息好

  嗎?」

  我心有餘悸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媽媽,京子又說道:「別管她,媽媽會睡上

  一、兩個小時才會醒的。」說完便拉著我的手上樓了。

  進了房間,我輕聲問道:「京子,媽媽和姊姊為甚麼要這樣呢?」

  京子進浴室默默地放了洗澡水,並幫我把已被扯得稀爛的衣褲脫下,說道:

  「別多問了,誰叫我們是沒人要的孤兒呢,快洗澡休息吧,等吃晚飯時候到了,

  她們又會要……哎!」

  「妳說甚麼!她們還要……!?」我嚇得大叫起來。

  「可憐的小俊哥哥,來吧!先洗澡,別想那麼多……習慣就好了。」

  我心不在焉的被京子扶進浴室,心想:『晚餐時還要受怎樣的折磨呀?哎,

  看來這個家只有京子最正常了。』

  正在擔心時,聽見京子問道:「哥,你雞巴軟了耶,想不想尿尿?」

  我一臉茫然。

  「哥,要不要尿尿啦?嘻……沒力氣了嗎?我幫你尿好了。」

  我看著笑得像天使般純潔的京子,不知該如何是好,我還真的有尿意了,可

  是……

  「幫我尿?!」

  12歲的她點點頭,蹲了下來,左手小指沾了點口水輕刺著我的屁眼,右手

  拈起我的小雞雞一口含住,就這樣「嘶嘶」的用力吸了起來,一雙無邪的眼睛眨

  呀眨,支吾的說:「哥,尿呀!」

  我屁眼一緊,「天--呀!」帶著哭腔「哇……」的嘶吼,尿水直洩!而小

  京子帶著笑意看著我,「咕嚕……咕嚕……」的喝下去,尿水溢出她的嘴角,順

  著脖子,慢慢流到她的胸前,浸濕了她的T恤。

  看著那對若隱若現的小乳房……這裡是天堂?還是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