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很多淫妻绿帽文,对于其中的故事情节很是喜欢, 渐渐地这种心理成爲了我的爱好,成爲了激发欲望的调情剂。 每一个故事应该都有生活的实际素材和经历, 应该不是简单的凭空创作这是我的感觉,因爲实际的事情也发生在我的身边, 就在三年前开始。 我的妻子是苏菡,大学是学生物工程的,研究生毕业高材生, 身材中等气质与她的高学历很配,很有气质, 皮肤也很好。 我认识她,是通过别人介绍,那时候我30岁, 她也30岁她那麽大还没有结婚是因爲本来她的条件要求比较高, 而在大学期间她有过男朋友后来离开学校后2年到了谈婚论嫁分手了, 好像因爲那个男孩家庭方面的原因也赚钱不多吧, 这些她都没有和我仔细说过。 她的性格属于比较内向的,容易害羞,爱脸红, 平时她穿着不算新潮结婚前爱穿裤装,婚后也不怎麽穿了;结婚后她比原来丰满了些, 但是并不显得肥胖。 可是虽然穿得平常,她确实不经意间总能散发出的性感, 这种性感绝对不是故意做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的, 加上学历气质出衆绝对属于气质性感型。 她虽然身材较好,可是嗓音比较沈,据她说是因爲爱吃辣, 青春期变声的时候吃辣比较多可能对声音有影响。 总体感觉,很像一位当年的大陆明星陶慧敏。 后来我从其他渠道得知,曾经在学校有人因爲追她打架, 这个人是她高中同学在我们的婚礼上还来参加了, 但是据说脸色很不好也没有等婚礼结束就早走了。 那个追她的高中同学在高中时候属于问题少年, 高中校门出来后经历了很多挫折,但是由于家里有背景, 他家人出资给他在北京开了一个公司生意还不错, 也算是一个大款了。 我曾经问过妻子,追她的那个同学后来也有钱了, 爲什麽她不同意作他的老婆她说,「也要我看得上他才行呢」, 妻子虽然觉得不能嫁一个穷小子可是也不愿意嫁一个没有学历的款。 好在我家在江南的一个城市,风景优美,环境舒适, 我也是研究生再说她当时到了30,内心也有些着急了, 因此嫁给了我。 打算结婚之前,她曾经对我说我娶了她是我修了3辈子的福分, 我笑着对她说是30辈子的福分。 三年前,由于妻子所在的公司业务拓展,业务繁忙起来, 她因爲工作的原因出差也多了。 结果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她出差期间行李箱里面放了一盒安全套。 当时我内心的震动是难以描述的,因爲带这个的用途是显而易见的。 要麽她知道要和别的男人做爱,或者她心里准备了有可能和别的男人做爱。 我当时不知道是要立刻给她电话,还是等她回家再问。 后来我还是打算等她回家再问。 那次她出差2天,对我来说,真是2个不眠之夜, 我每天都给她打电话但是没有提到安全套的事情, 她的语气也显得完全和平常一样而我在电话里尽量保持和平常一样, 可是内心的滋味已经难以言表了绝对不是绿帽文中的那种淫妻的快感享受。 她出差回来的那天我开车去机场接的她,回家的路上有40分锺车程, 对我来说是个漫长的路程。 到家后她在我们的卧室整理行李,我终于开口问她爲什麽出差要带安全套。 她的脸上马上变了,但是她开始说安全套就在床边的床头柜里, 问我爲什麽那麽问她。 我说我问的是前段时候刚买的那两盒杰士邦中的一盒。 她立马脸就红了,表现反应是很生气,问我爲什麽随便检查她的行李箱翻她的东西。 而实际上我也有权利看她的箱子,并且我完全是因爲意外才发现的。 这时候我也表现的挺生气的。 这时候她承认她确实带了安全套出差,这一刹那如同翻江倒海般地打碎了我的感情。 然后就是将近20分锺的两人之间的对视、沈默、急促的唿吸。 因爲结婚以来,我从来没有和她发过火、说过重话, 而这时候我们结婚已经将近3年了。 沈寂了很久,我问她爲什麽,她说她也不知道, 可能是很久没有要孩子生活也很枯燥。 她说发生关系的人是她的同事,并且也是已婚人士, 最初他们只是谈得来的朋友后来一切就发生了。 我开始坚持要求她说出那个同事是谁,后来甚至是求她告诉我, 她终于告诉我是她的上司王,而且我还见过, 听到是他我的身体感到一阵难受,当时的感觉像是要吐了。 那个她的上司确实非常有魅力,1米八以上的个子块头非常大, 而且是个非常成熟的男人她们公司5000万美元的投资就是他谈下来的。 我记得和他见过面,他对我彬彬有礼,可是就是这个人, 占用了我妻子的身体。 那天晚上我睡在客厅,几乎是彻夜难以入睡。 第2天早上我甚至没有看妻子一眼,在客厅里形同陌路。 她还是照常去上班了,可是我的心情无法照常, 因爲我知道她到了单位又会看见王。 当天晚上,她打电话说她工作上的事情要回来晚一些;等她回来之后, 她看上去很高兴并且好像对我的心情表示很同情。 我问她这麽晚怎麽回来的,她说是王开车送她回家的。 她说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睛,很自信地看着我, 没有任何的不悦和悔意。 我当时内心翻江倒海,走出了家门,围着小区转了五圈。 等我回来,她已经进卧室上床睡觉了,灯也关了。 我一个人仍然在客厅睡,整个晚上辗转反侧, 想着她做的事情、说的话、还有她的眼神。 接下来的几周时间,我们交流了很多回,我知道妻子没有考虑离婚, 或者搬出去住并且她也知道和王没有未来,王已经结婚, 有孩子并且也不愿意离婚。 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好朋友,并且发现双方面临的配偶的情况类似, 王的老婆也无法吸引他在床上无法满足他,他们工作经常在一起, 交流也很多。 一次酒局饭后,从同事朋友关系发展到了性的关系。 最终,我们没有离婚。 事情就这样继续发展着。 妻子对我仍然有很强的吸引力,我仍然很深地爱她, 并且我不愿意让我的父母经受这样的打击。 我们甚至不怎麽谈论这件事,我怕我如果胁迫她停止, 她会离开我。 我甚至知道她已经把我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告诉王了。 我不知道之前有多少次,她在白天和王亲热后, 回到家里睡在我身边。 就这样将近过了1年,我变得更加明确地知道我不愿意和妻子分开。 而且我感觉到妻子生活的一个很大的部分是我无法真正触及和了解的。 她的上班的穿着虽然仍然适合工作场合,却更加性感, 更加爱穿各式裙装她也更加显得自信。 而对我自身而言,我更加着迷于她了,有一次我甚至告诉她, 我同意他们继续交往但是我的要求是她必须告诉我他们交往的细节----比如他们约会的计划, 以及他们一起做的事情虽然淫妻的思想种子是存在的, 但是当时并不是如其他绿帽文中所表达的感受一样 心理也是很煎熬只不过是一种试探性的说出来。 妻子同意了我的要求,我们之间的关系渐渐缓和了。 我知道他们什麽时候会在一起,并且她会告诉我他们做了什麽。 有时候我们两人做爱的时候谈到他们交往的细节都觉得兴奋, 可是我们之间的做爱比原来减少了有时候她回来晚了, 说累了洗洗就睡了。 有时候他们单独一起的地点不方便,我向妻子提出可以在我们家, 如果来的话我可以出去爲他们腾出空间。 妻子说她会考虑的。 一天早上我在洗澡,妻子探头进来问如果上午家里来一个客人我是否能同意。 这是第一次我不得不说同意,并且知道在自己的家里马上要发生什麽。 她打算那天上午不去上班,我听到她打电话给王, 说可以来说我半个小时就出去上班了,然后穿衣打扮, 穿上了刚买的杏色露背裙、透明的长筒丝袜和吊袜带 在我离开之前她在鞋柜里面精心挑选着高跟鞋, 还对我嫣然一笑说「宝贝我去上班会告诉你的」。 那天早上在单位,我的感情深处感觉好疼,根本无法工作, 因爲我不得不说答应而我内心还是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同时又盼望知道些家里的什麽带有绿帽快感性欲望一波一波的袭来。 大约中午左右,妻子打电话给我,说她马上去上班了。 虽然我们两个都知道发生了什麽,可是我们没有多说一句话。 10分锺后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立刻开车赶回家中。 我赶回家中,看到餐桌有2个用过的杯子,洗手间的马桶的盖子是掀开着的。 卧室床已经叠好了,但是窗帘是拉上的,不开灯的话卧室没有阳光很暗。 我打开装安全套的柜子,看到里面的盒子的盖子是打开的, 旁边放着一个打开的空的锡袋。 然后我回到卧室洗手间,发现洗手间的废纸篓里的最上面的几张用过的攒成团的卫生纸, ---是湿的我拾起打开看到里面是「他」留下的精液。 我一边闻着精液的味道,一边想着妻子在床上娇喘的情形, 一边打着飞机达到了高潮。 这不是想像的小说,而是我被带绿帽子的完全真实的回忆。 不久后,我也渐渐改变了,那种嫉妒愤恨的心理渐渐被淫妻心理取代。 一天,她很晚从公司回到家中,说她太累了没有力气告诉我发生的故事, 明天再说。 然后她就上床了。 我看到她脱在衣柜上的衣服,看到她脱在洗手间的内裤和丝袜。 我发现她脱下的内裤的分叉处浸湿了,很明显是发情后分泌的体液。 这液体和味道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强烈的兴奋, 可是这次之后我经常在她睡觉后查看她的内衣。 终于有一次她发现了,我以爲她会非常生气, 她也确实流露出讨厌的表情她问我拿她内裤做什麽, 我告诉她我闻上面的味道她问我舔过没有。 我告诉她没有,她接着说,她能想像如果我舔的话, 会非常刺激的哦于是回房做爱的时候,我把内裤挂在鼻子上不停地嗅闻, 她一边回忆和告诉我她和王之间的细节。 大约一星期后,妻子告诉我她和王下班后会在一起, 要晚些回家。 回到家后,她问我是否打算再次检查她的内衣。 在卧室,她脱光了衣服只剩下内裤和丝袜,然后看着我说, 「今天真的很脏如果你不喜欢就别勉强,我的内裤和丝袜都被王细致地抚摸和舔过了, 而且还在我的内裤上射精了」我想让她感觉到兴奋, 我说你喜欢我再次舔吻吗宝贝她说喜欢在她的目光注释下, 我轻轻地舔着内裤的分叉处丝袜包裹的小腿和脚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