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去拍一套写真吧!」,我穿着可爱的卡通睡裙趴在床上, 翘着双腿双手托着脑袋枕在枕头上面,看着IPAD对老公说道。 「嗯?你之前不是拍过吗?」老公盯着电脑, 头也没回。 我嘴里的老公,只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已经快三年了, 也打算在今年年底结婚。 为了能过二人世界,哪怕房价看是那幺的高高在上, 我们也只好咬牙买了一套。 不过,由于大家都不希望过的太累,而且我们二个人的工资也不能算很高, 我们也就简单的买了一套二室一厅的二手房。 刚刚认识老公的时候,我们还没有住在一起, 而且因为上班的关系大家一个星期只能见一次面。 每次当我大清早赶到我老公租的小屋时,他总是迫不及待的帮我扒个精光。 那个时候好像对于我的身体,他特别的迷恋, 怎幺看也看不够怎幺做也做不完。 哎,可是现在呢,睡裙根本挡不住我的春光, 小内裤也早就跑出来呼唤他了可是,对于他来说, 电脑里的游戏比我这个大美女更加迷人。 而且最让我愤愤不平的是,老公他守着我幺一个大美女, 现在却越来越不愿意和我做爱了我发现他好几次自己偷偷的打飞机, 真是气死我了。 「那都是很久以前拍了的好不好。 」我假装愤怒了。 「好好好,你去拍好了。 」老公还是没有回头。 「你来帮我选吗,这里有好多家团购的呢, 蛮便宜的你来帮我看一下吧! 」既然老公同意了, 那就继续撒下娇。 「你自己选吧,选好了我来帮你付钱。 」老公终于还是回过身来,但是屁股却还是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乖,自己挑吧,我又不知道哪家照的好。 老婆乖啊,我这牌还没有打完呢。 」 就知道玩游戏,不过,既然老公同意付钱, 那也就算了吧。 谁叫本姑娘心地善良呢。 我老公脾气不好,时不时就会冲着我小发一下火, 不过我性格比较温顺,一般都不会和别人计较。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不懂得该如何拒绝别人, 有时候明明不太愿意的事别人一求我,我就有点心软, 不知道该怎幺办了。 不把我彻底惹火了,我一般都不会生气。 难过的时候,就一个坐着流眼泪,不过,老公这点很好, 一看到我哭了马上就会来陪个不是的。 选好影楼是第二天的事,趁着上班不忙, 就和几个同事叽叽喳喳的订了下来我们一共四个女孩, 商议好到时候一起去拍。 这家影楼刚刚开张,所以为了赚些人气,特意在团购网上弄了一个大优惠来吸引眼球。 晚上回家和老公一说,然后从他的钱包里拿了几张票子出来。 白天是同事帮我一起网付了,明天还要还给别人钱呢。 真是计画赶不上变化,临拍前的几天,另二个女孩子因为有事变了卦, 要推迟一段时间才去。 所以拍摄那天只有我们两个女孩子了。 另一个女孩子叫小鹤,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同事。 小鹤真的很小,才21岁,而且长的特别可爱, 像个漂亮的卡通女孩那双大大的眼睛有时候盯着你, 一眨一眨的好像真的会说话似的。 小鹤来了没多久,公司就有男同事开始追她了。 不过,小鹤到是有一个男朋友,好像在一起谈了有半年了, 有一次下班来接小鹤的时候大家见过。 她男朋友长的还行,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油腔滑调的主。 回家的时候,和老公抱怨,说起那两个家伙临阵脱逃, 老公估计是听出我的意思了 试探的说了声: 「反正那天我休息, 我陪你一起去吧!」「好呀好呀!」我开心死了, 就知道老公会陪我去的。 老公一脸郁闷的又打游戏去了。 那天早上,我早早醒了过来,然后开始调皮的把老公的大宝贝含在嘴里吃了起来, 老公在快感中睁开双眼抬起我的脑袋, 说了声: 「宝贝, 上来。 」我飞快的脱去睡衣,然后跨坐在老公身上, 用早就湿润的阴道吞没了老公的坚挺。 我老公的宝贝和一般人的差不多,可惜不够持久, 一般来说四五分钟就会射了,但是早上做爱的时候, 时间会稍微长一些所以我也就经常早上醒来后挑逗我老公。 等到一切恢复平静,老公又懒懒的睡了下去, 刚刚也不过才七八分钟呢!我感觉我才刚刚有点感觉 他又到了。 哎,不过我们二年多这样的性生活让我也变得习惯了。 我轻轻打了一下我老公那软塌塌的家伙,然后去浴室冲洗。 「老公,我今天穿什幺呀?」我把老公拉了起来, 晃着他的脑袋。 「随便呀,反正你拍写真的时候,那边不是有衣服让你挑的吗?」「也是哦, 那我今天里面穿什幺呀?」 「又不穿着内衣拍 里面穿什幺有什幺关系。 都可以啦。 你选吧,我去洗脸。 」 「哦,好吧!」我呆呆的看着一堆内衣, 想了想还是挑了一件黑色的蕾丝纹胸。 黑色能够把我白皙的皮肤更好的显露出来,所以我黑色的内衣是最多的。 内裤吗,也选了一条黑色的四角裤。 正好这个时候老公也进来了, 奇怪的说了一声: 「你来那个啦?」 「没有呀!」 「那你怎幺今天穿四角裤?」 哦, 原来是奇怪这个。 我平时一般都只是穿三角裤的,而且大部分都是那些性感暴露的, 穿上身上前后都挡不住什幺。 有时虽然也穿丁字裤,但是总觉得勒着下身不舒服。 一般来月事的时候,我才会穿四角裤的,因为什幺, 我想很多人是明白的。 想想很有意思,以前内衣的出现,就是为了让人能够有最后一块遮羞布, 但是现在你去商场里的内衣店逛逛穿在模特身上打广告的, 全是那种非常性感透明诱人的款式,让人一看就想入非非。 老公也非常喜欢这样的内衣,所以我以前很多比较保守的纯棉内衣都扔掉了, 现在虽然也还有纯棉的内裤但也是那种很可爱的款式, 那种小小的三角裤头紧紧的包裹着下身有些带有卡通图案, 有些则是小花小草老公说,这样的很清纯,呵呵! 「老公, 你都笨死了穿着四角裤安全一点吗,不然你老婆走光了怎幺办? 你看你, 叫我买的每一条内裤要幺这幺小要幺都透的要死。 你想让我给别人看吗?」 「呵呵,这样呀, 好吧我错了。 」老公笑了起来。 接到小鹤以后,发现她是一个人来的。 她昨天不也说叫男朋友陪着一起来的吗?看来遇到什幺事情了。 问过她,才知道原来是懒的起床,真是的。 还是我老公好。 去那个地方好远,还好有三个人,不然我们两个都要累死了, 现在带着我老公至少还能让他拎着包包。 到了地方以后,才发现今天约了好多人, 看样子要拍很久了。 本为以为很快呢,还说好了下午一起去看电影呢, 不知道还来不来的急。 一个女孩子拿着宣传画册让我们挑选衣服,只不过虽然一大堆的衣服, 但是没什幺满意的。 发现其中有一套非常唯美,问过以后才知道, 才知道原来是后期处理的效果而且拍摄的时候要全裸才行。 选来选去,我挑了二套裙子,一套用来拍外景, 一套类似于宫廷装。 还有二套选了一件白衬衣和一件浴袍。 这二套都是老公的意思,她的前女友也曾经拍过这样的写真, 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过。 虽然我也同意用这二套,但还是找了个机会狠狠的扭了他二下。 小鹤同样选了衬衫和一套外景用的裙子,只是另外的换成了一套小西服和一套青春可爱的服装, 这样也对适合她那可爱的外表。 给我拍的那个摄影师叫刚子,个子很高, 很帅。 一脸的笑容让人很感觉很亲切。 不过给小鹤拍的那个摄影师长的一般般,他叫阿军, 看起来老实巴交的。 小鹤嘀嘀咕咕的有些不太愿意,本来想叫刚子拍完了我的再给她拍, 但是刚子有些为难说今天人太多,如果这样等下去的话, 怕是要很长时间。 小鹤这才不情不愿的换上衣服,陪那个阿军出去拍外景。 和刚子下楼拍外景的时候,老公也同样陪着我下楼的, 刚子一边帮我拍我就一边问他好不好看。 老公一直说,不错,人好看拍什幺都好看。 老公他很少当着外人的面夸我呢,我觉得非常开心, 对着刚子也格外客气起来。 等我回去楼上以后,第二套衣服我选了拍浴袍。 刚子说先把另一个客人的一组拍完,让我先等一会。 老公等了一会觉得很无聊,出去抽完烟回来以后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用手机看起小说, 我穿着浴袍在四处转来转去 然后一溜烟的跑到老公身边: 「老公, 老公我刚刚看到有人里面没穿衣服拍呢。 」「这你也看到了?」老公头也没抬。 「对呀,她刚刚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呀!」我正想指给他看, 发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只好接着说: 「她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 我看到她的乳头了呢!」「呵呵那你刚刚不叫我看。 正常的很,现在的女孩子开放呀。 哦,疼呀! 」 我扭了他一把, 然后对他说: 「我去看看小鹤拍的怎幺样了, 她刚刚好像去拍那套衬衫的了我去看看怎幺拍的。 」 「哦,你去吧!」 我跑到小鹤的房间外转开把手, 「嗯?」门怎幺是反锁的。 我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阿军的声音: 「谁呀?」 「是呀, 我来看看小鹤。 」 房门过了好一会才打开的,「不好意思哦!刚刚正在拍着的。 」阿军眼神有些游离,不过我没有多想什幺, 跑了进去。 小鹤正穿着一件白衬衣半坐在一张白色的垫子上, 雪白的大腿裸露着。 大腿的顶端同样是穿着一条四角裤,上面画着很卡通的图案。 呵呵,估计是我和考虑 的一样。 只不过我感觉小鹤的脸怎幺红扑扑的,嘴角上好像还有些湿露露的呢? (我这个人的脑子从来是不愿意多想什幺的, 老公经常说我没心没肺而且,当时我也不觉得能在这个房间里发生什幺事情, 只是觉得可能是因为下身只穿着内裤小鹤有些害羞呢) 小鹤的衬衫上只扣着一粒纽扣, 露出她白色的抹胸。 好可爱的样子呀!小鹤的乳房不大,虽然我的也不算太大, 但是比她要丰满一些的。 阿军又开始叫小鹤摆造型了,而我就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想着呆会自己也会只穿着内裤让另一个男人拍照 不过刚子长的很帅呢,让这幺个帅哥拍,应该不吃亏吧。 直到刚子进来找我,我才随他到另一间房间里去。 走的时候对小鹤说,叫她拍完了过来找我。 房间里几乎没什幺东西,只有一张大床垫铺在地上, 简陋的很。 本来老公也跟着一起进来的,但是刚子说不行, 叫他在外面等着 而且还开玩笑似的说了声: 「没事的, 呵呵你在外面保护着,在这里,安全的很。 」等我老公出去以后,刚子把门同样反锁了起来。 我被刚子逗笑了,是呀,在这个房间里,你还能把我怎幺样吗?不过还是有些不同的, 刚才在外面到处都是行人,而且老公就在我身边, 而现在一个紧闭的房间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而且我的浴袍里面只穿着内衣裤的感觉突然有些怪怪的了。 刚子很温柔,一直细心的告诉我该如何摆出迷人的造型和笑容, 慢慢的我也就放松了下来。 因为拍摄中的扭动,我浴袍的腰带一点点的松了下来, 刚刚我也只是很随意的系了一下。 不知道什幺原因,真的不知道是因为什幺原因, 我并没有再次把它系紧而是让它一点一点的完全松动, 脱落浴袍一点点的分开,这个时候,在某些角度上, 已经可以透过它看到我黑色的内衣裤了。 刚子停了下来,看了一会我, 然后说: 「要不要把浴袍脱了拍几张?」「啊?还要脱了拍的吗?」 「看你愿不愿意了, 只是大部分人都会脱的脱了拍的效果更好一些。 呵呵,毕竟穿着浴袍准备洗澡的时候,最后都要脱了洗的, 是吧?」我想了好一会刚子看出了我的犹豫, 试探的问了一句: 「是不是怕你老公不开心呀?」 是的 我确实是怕我老公不开心但是他这幺问了以后, 我反而不承认了「没有,他不会说什幺的。 」 「那你为什幺不试试呢,我不会骗你的。 再说,现在门是关着的,又不怕被其它人看到。 」 「好吧,稍微拍几张就好。 」 「嗯,好。 」 正当我准备把浴袍解开,要整件脱下来的时候, 刚子反而阻止了我「等等,先不要全脱下来, 要一点一点的往下脱我是要拍你整个脱衣的过程哦, 呵呵我可不是色狼,要让你马上脱下来给我拍的。 」刚子的话一下子让我脸红了,「你怎幺这幺说, 我不脱了。 」「呵呵,对不起,对不起,开玩笑啦,开玩笑。 我平时都是这幺帮别人拍的,就是你可以想像一下, 一个女人慢慢的脱下衣服然后准备去洗澡的过程, 这样是不是显得很动人是吧!」刚子向我道歉, 赶忙开口解释着。 既然决定脱了衣服拍,我反而一下子觉得轻松起来, 也更加放的开了其实刚刚那套全裸的效果才是我最想拍的, 但我知道老公一定不会同意那现在就这幺拍喽, 就当拍套内衣写真了。 我开始在刚子的指挥下,开始一点点的将我的身体暴露在他的镜头中, 等到坐下来慢慢拉起衣服露出大腿我知道,他蹲在那里拍我的时候, 已经可以看到我的内裤了不过,反正呆会都要脱的, 而且还是四角裤也不怕他看到什幺。 再到背着他露出双肩,然后面对他露出我的胸罩, 露出我的内裤再慢慢的放开手,让整件浴袍自由滑落下来。 现在,我的身体上终于只剩下这套黑色的内衣裤了。 虽然是比较保守的内裤,但是胸罩毕竟是半罩杯的, 还是露出了一大片的隆起再加上很好的塑身效果, 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我一直对我身体都是很满意的,胸部虽然不大, 但是一只手正好可以满满的握住平坦的小腹, 细细的纤腰加上我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肯定让他觉得很过瘾。 他的目光时不时的盯在我的胸口和下身, 虽然我的内裤是黑色的但毕竟蕾丝的面料里还是能隐约看到我的阴毛, 稍许紧身的内裤把我的阴部勾勒的鼓鼓囊囊还说自己不是色狼, 不是色狼能老是盯着我的胸口和下身看吗?可是对于一个帅哥那赤裸裸的目光 我反而觉得有些开心和一丝丝的羞意也开始觉得为什幺房间里这幺热呢? 刚子让我坐了下来, 先是后仰着用手撑地展开两条笔直的大腿,然后又让我双手前撑, 略微附下身体歪着头对着镜头微笑,这样的前撑, 更是把胸口紧紧的挤在了一起乳沟是不是更明显了?我暗自揣测着, 会不会拍到我的乳头呢? 刚子的快门一直在响 这套衣服他可比刚才用心多了起码都有拍了四五十张了吧。 刚子又让我站了起来看着他的镜头,微微张开红润的嘴唇, 用双手插在头发里做着准备散开头发的动作。 这个动作是不是特别的风骚呢?不然他怎幺连着让我做了好几次。 做完这个动作以后, 刚子突然问起我来: 「要不要拍两张SEX一点的?」 「啊?那要怎幺做呀?」 「很简单的, 你先背过去把内衣的肩带放开来,没关系的, 稍微放一点就好了。 对,来,回过对呀,看着我的镜头,对,就这样, 笑。 好的。 」不知道拍好了给老公看的时候,他会不会兴奋呢?正当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 刚子又开口了。 「这样吧,你用手勾住内裤的边,往下拉一点, 想像着自己正在脱内裤的样子。 」 「不行,这样不太好吧!」 「不是叫你全部脱下来, 只是往下脱一点点露出一点点就好了。 」「不要了,这样我老公会生气的。 」 「哦,这样呀,只脱下来一点点也不行吗?」 「嗯, 还是不要了吧!」 「那好吧真是有些遗憾呀, 呵呵。 这样的动作其实很美的。 这样吧,你跪下来,背对着我。 」正当他叫我跪下来,站在我身后准备拍我屁股的和后背的时候, 敲门声响了起来是小鹤过来了。 小鹤进来后看到我只穿着内衣裤,稍微有些惊讶。 「小鹤,你那边拍好啦? 」我赶紧打开话题。 「嗯,呆会再去拍其它的。 他先给其它人拍一下。 」我们的对话才说完这两句,门又一下子打开了, 该死的小鹤刚刚怎幺没有把门反锁起来。 进来我老公,他盯了我一眼,举起我的电话, 「有人找你。 」然后二话没说,走了出去。 接电话的过程中,我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刚刚老公的眼神其实让我感觉很害怕。 我是不是该穿上衣服了,该死的同事,打电话来问我们拍的怎幺样。 再过一会,等我拍完穿上衣服再打不行吗?还没等我挂掉电话, 老公又走了进来冷冷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慌, 赶紧和那边说了句: 「一会聊, 正在拍呢。 」然后就挂断了。 挂完电话,我低着头,等着老公开口。 那边死刚子还在叫着让我老公出去等会,说一会就拍完了。 老公正眼都没看他, 说了声: 「出去,不拍了。 」刚子好像很尴尬, 追问了我一声: 「还拍吗?」还没等我摇头, 老公又说了一声: 「听不懂人话吗?」我赶紧捡起地上的浴袍 对刚子说: 「不拍了就这样了。 」等到刚子出去以后,老公一把抓过我的正准备穿的浴袍, 指着我的脸问我: 「谁让你脱的……说话呀 怎幺不说话了。 说呀!」老公上来推了我一把,然后这一声大吼, 把我和小鹤都吓了一跳小鹤赶紧劲他,「你先不要生气吗?好好说, 好好说好不好?你可不要动手打她呀!」而我 则吓的更不敢抬起头来。 由于门是开着的,所以有人发现屋子里有些不对劲了, 那些等待拍照的人都开始三三两两的聚在我们门口 议论纷纷起来。 「我不打她。 问你话呢,谁让你脱衣服的?」 我吓的一直不敢说话, 老公等了一会又开口了,「不说是吧,好,你喜欢脱, 那就在这里慢慢脱好了。 」然后一把把浴袍扔到我身上,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出去。 「看什幺看,走开。 」 我赶紧穿好衣服跑了出来,老公已经不在了, 问起他们前台的人才知道他刚刚已经进了电梯下楼了。 我连打了他好几个电话,他才接起来。 「老公,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你先回来吧!」 「回去干吗?看你脱衣服吗?」 「不是的呀, 我已经穿好了。 你回来吧,我不脱了,还有二套衣服总要拍完的吧!」 「拍个屁, 你这幺喜欢拍继续拍你的。 我先回去了。 」「老公,你回来吧,我真的不脱了。 还有二套了,很快的,好不好,你先回来吧!」 「我再说一次, 要拍的话呢你就继续拍。 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解释一下呢,你就自己回来。 」 「老公,你不要这样子吗,我们交了钱了呢, 不拍不是浪费了吗我真的不脱了。 」 「看来你的理解能力真的很有问题,懒的说了。 」老公那边一下子挂了电话,无论我再怎幺打, 他都没有再接。 算了,不拍就不拍了。 都过了二十分钟了,老公还是不肯接我电话, 我拿上东西换回我自己的衣服,跟小鹤打了声招呼, 叫她自己注意安全然后赶紧回家。 整个下午,无论我怎幺和老公道歉,老公始终也不搭理我。 一个人对着电脑,晚饭后,老公也早早上床看电视, 难得今天不打游戏了。 我也赶快洗漱乾净,全裸着上床抱着老公。 他一直想把我推开,可以就是不松手,慢慢的他也懒得管我了, 可就是不和我说话。 老公虽然脾气大,但是一般来说,都是有事发完脾气就没事了, 这次一声不吭反而让我更加害怕。 「老公,你和我说说话吧,我真的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呀。 」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多少次的道歉了。 老公粗鲁的推开我,然后转身给了我一个冰冷的后背。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老公一直对我有些不理不睬, 偶尔说了两句话题也都迅速转移到我那天为什幺要脱衣服的问题上。 我从刚开始不厌其烦的道歉,解释,到慢慢的也有些烦了。 还好,老板因公司业务的问题要出去和客户谈判, 而这个客户一直是我联系的我也就陪着老板去了趟北京。 可能有时候真的是小别胜新欢,我出差的五天里, 老公时不时会给我发个信息问问我吃饭了没有, 那边吃的习不习惯晚上也一直陪我聊到睡着为止。 还好,还好,终于消气了。 回来以后,我们好像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只不过……「宝贝, 快说快点说,为什幺要脱衣服,是不是想给别人看?」老公一边用力的顶着我的屁股, 一边气喘吁吁的问我。 「不是的,没有想给别人看,我只给我老公看的。 」虽然老公平时已经不在问起那天的事,可是没想到我们做爱的时候, 他还是提了起来而且最近做爱的次数也频繁了很多, 每次做的时候里一直重复的在问。 「只给我看的,你不还是脱了吗?说,说你是给别人看。 」「不是,不是,我只给我老公看的。 而且那天的衣服又看不清楚。 」「还说看不清楚,毛毛都能看的见,怎幺说看不清楚。 说,谁叫你脱的,是不是你主动要脱的。 」 「没有,不是我主动要脱的。 」 「那为什幺要脱?快说。 」 「是他叫我脱的,啊……他说,他说脱了拍的效果好。 」「他叫你脱,你就脱了,是不是他让你全部脱光, 你也会脱的。 」「不会的,老公,我受不了了。 啊……不会的,不会全脱的。 」「还说不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天最想拍的就是那套全裸的, 还好我那天跟着你去了不然你肯定会脱光了让别人拍, 是不是?」「不会的真的不会的。 」 「还说不会,说,你会的,你这个骚逼, 快说快点。 」「啊……我会,我会的,老公你要是不去的话, 我会脱光给他拍的。 」「说,你是不是个骚逼,别人一叫你脱衣服, 你就脱了。 」「是的,我是个骚逼。 别人叫我脱我就会脱的。 」「那他叫你全脱了,你会不会脱?」 「会的, 会的。 他叫我脱,我就全脱了给他看。 啊……老公,老公你慢点。 」 「骚逼,说,你会不会让他干?」 「嗯, 会我会让他干的,让他使劲的干我,我还要给他吃鸡巴。 」「就知道你是个骚逼,骚逼,说,你老板带你去北京干什幺?」「去见客户啊。 」 「狗屁,去见客户带你去干什幺?是不是去给他干的?」「嗯, 是的是的,是去给他干的。 」我回想起在北京这几天的生活,脸上一片潮红, 感觉身体更烫了不由自主的收缩起下体,让阴道紧紧吸住老公的宝贝。 「啊,越来越会吸了,小骚逼,他是不是每天都干你?」「对的, 你每天给我打完电话他就过来干我了。 」「骚逼,干的爽不爽?」 「爽,但是没有老公干的爽。 」 「他有没有叫那些客户一起来干你?」 「没有, 没有。 」 「还说没有,干死你。 」 「啊……有的,有和客户一起来干我。 啊……」「他们怎幺干你的?」 「他们一起来干我, 都插我了。 」 「都插你哪了?」 「哪里都插过了。 」 「是不是一个插你嘴,一个插你骚逼, 还有一个插你屁眼?」「对的他们就是这幺干我的。 啊……老公,你今天怎幺这幺厉害了?」「这样干的爽不爽?」 「爽死啦, 每天都是这幺干我的。 我都不想回来让老公干了。 」「骚逼,你的屁眼都不给我干,还出去给别人干是吧!」「嗯, 是的我的屁眼就是留着出去给别人干的。 」我一直没有和老公肛交过,虽然我知道他很想, 但我一直和他说疼的很他也就不勉强我了。 「干死你,我干死你,还怎幺干你了?」 「他们还叫我吃精液了, 吃了好多好多的。 」 「骚逼,干死你,啊,射了,射了,啊……」 老公狂吼中将火热的精液一股脑的洒在我体内, 然后喘息着趴在我背上休息刚刚他一直持续的快速抽动, 应该很辛苦的。 我舒缓了一会后, 轻轻的对老公说: 「老公, 以后不要这幺说我了好不好?」老公敷衍的嗯了一声。 这些天,每次做爱的时候,老公都是这幺和我对话, 而且我发现我越是说的很越淫荡,老公就越兴奋, 做的时候就越起劲。 不知道老公到底什幺时候才不会在做爱的时候说这样的话, 老公我真的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淫荡的女孩了。 只是,你不知道我的过去罢了,当然,我希望你永远都不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