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风城的二小姐(一)「我本来不是这样一个人的我是一个剑客。 」在这座小城最好的客栈里,龙文这样想着。 他赤裸着精壮的身躯,半躺在床上,双臂放在脑后, 有点落寞地想着。 每次做爱以后,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涌出这样的想法。 他望了望他身边躺着的人。 那人沈睡着,面容姣好,长发散乱,白皙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她当然是个女的,很年轻,而且没穿衣服。 这昏睡在锦被中的女郎不是他的爱人,更不是妓女, 她是他抢来的。 「现在,我是一个淫魔。 」他是一个色魔。 武林中的色魔。 人人都知道有一个叫「玫瑰刀」的色魔, 这色魔跟臭名昭着的「风流邪道」顾朋、「惊天指」雷独合称三大淫魔。 武林中的色魔,一向为人所不齿,也一向是正道人士的公敌。 倘若不幸被擒,那可一定不会有甚么好结果。 只把命送掉算是幸运的。 但是他不怕。 他对自己的刀法很自信。 他的师傅明月上人教他的内功心法和刀法,他已经全部会, 并且自己加以演绎已经是一套难敌的武功。 又点起几根灯烛,使屋里亮如白昼。 他伸手将那女郎搂住,另一支手轻轻揉着女郎柔软的乳房。 「不要」那女郎迷迷煳煳地说着。 「求求你,放过我吧」女郎哀求的声音使他心中顿时涌起虐待的慾望。 三天之前,他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与三个男人打架。 那三个男人都是无量剑派的,武功都不弱。 但显然不是她的对手。 她穿着一席明黄色的衣裙,纤纤巧巧地舞着她的剑, 她的剑招却像她的人一样冷艳而凶狠。 她打败了那三个见色起意的登徒子,却没想到自己成为一个淫魔的目标。 他被她欺霜胜雪的肤色和高傲的眼神所吸引, 决定要强奸她。 他化了两天时间蒐集关于她的信息。 打听到她是百风城城主郎百风的女儿,郎月。 在当地是艳名远播的冰雪美女,尚未嫁人,求亲之人倒是不多, 大概多数都因为自己条件不行而被吓退了吧。 别的不说,郎二小姐见面以后的一场剑法比试就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当众输给一个女孩毕竟是许多男人受不了的。 他知道她每天晚上二更会去后花园练剑, 那时候只有她的一个师叔陪着她。 于是这天晚上,他潜入百风城的后花园。 二更时分,郎月和她的师叔果然来了。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 那女郎迷迷煳煳地推拒着,却被他搂住腰肢, 向怀中轻轻一带女郎翻了个身,整个赤裸的娇躯便温温软软地压在他的身上。 他把手放到她的屁股上,盖住她的屁股, 感受着女性臀部的形状轻轻揉搓着柔腻的臀肌。 「我的二小姐,这样好吗?」他的嘴紧贴着她的耳朵, 耳语着。 「不要」女郎神志清醒了一下,登时羞不可抑, 便用手撑着他的胸膛想要起身。 他等到她撑直双臂后才抓住她的手腕,向两边轻轻一分, 说: 「来吧。 」女郎立刻听话地重新扑倒在他怀里。 他的手用力拥住她的背部,将她紧紧压在自己胸口, 他感觉到她的乳房被挤压得变了型乳头被自己的胸肌压得凹陷进乳房。 另一支手依旧揉搓着女郎的屁股,并含住她的耳垂儿轻轻舔着。 女郎拼命挣扎了几下,可惜经过前一场蹂躏, 体力已经所剩无几很快就软软地趴在他的身上喘息起来。 他带着一个面具,突然出现在后花园中, 向她和她的师叔挑战。 她的师叔当然不会让侄女去迎战,于是和他动上了手。 只三招就分出了胜败。 老人出招太慢了,他想。 他利用自己的速度,三招之内就砍伤了他的大腿, 点中了他的檀中穴使他昏厥过去。 然后直接向郎月扑了过去。 郎月对于师叔的失败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的刀已经到了她的跟前她才想起来用剑来招架。 他故意把刀势停了一下,使她的剑能够架到他的刀。 然后一个旋刀势,带动那剑一起转动,郎月只觉手里的剑被一股大力带动, 拿捏不住啊的一声,长剑登时脱手而出。 他已如鬼魅般闪到她的背后。 郎月只觉有人在自己背后伸出手来,搂住了自己的乳房, 大惊刚要张嘴叫喊,却一下失去了意识。 他点倒女郎,得意地笑了一下,从随身携带的锦囊中掏出了一朵鲜艳的红玫瑰, 放在昏倒的老人旁边。 然后抱起郎月,运起轻功,腾空而去。 玫瑰刀第一部百风城的二小姐(二)他感到女郎已经用尽了力气, 趴在他身上喘息着瘫软的身体微微起伏。 身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他依旧紧拥着她,或轻或重地挤压着她,用自己的胸膛感受着她乳房的弹性。 女郎的的柔软身体和温热的汗味使他感到很舒服。 放在屁股上的那支手顺着裂缝向下滑去。 女郎身体颤抖了一下,想再挣扎,却只被他用力一搂就放弃了反抗。 「不要」她只能这样哀求了。 「不要?那你为甚么不反抗?这样不是很舒服吗?你甚么都不用管, 你现在是我的刚才你不是都说了吗?咱们武林中人可是一言九鼎。 」他一边说,他的手指侵入禁地,在柔软的阴唇上轻轻滑动, 不时收回来盖在她的屁股上揉搓几下。 「嗯放、放开我你这淫魔无耻啊」阴部再次传来能够令人融化的骚痒感, 女郎断断续续地骂着却无可奈何地呻吟起来。 赤裸的身体趴在他的身上,最羞耻的臀部被任意玩弄, 也想起自己刚才似乎说过及其淫秽而屈辱的语言 恍乎当中她真的有点觉得自己是属于这个人的。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 来,再说一遍刚才的话」他在她耳边轻声调戏着她, 用言语一点点挑起她的淫乱意识打击着她的自尊。 一边在爱抚阴唇的手指上稍稍用了点力量。 「哦」女郎好像喘不过气来似的擡起了头用力摇着表示不会再说那样的话。 他也不生气,搂住她的脖颈,使她的头无法动弹, 张嘴用力吻住了她的红唇。 女郎无法躲避,只好接受。 由于浑身的各处传来难耐的感觉,头部又无法动弹予以排解, 无法释放的性慾使女郎的腿和身体像一支肉虫般淫靡地蠕动起来。 他暗暗为自己的挑逗技巧而得意,她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依旧无意识地蠕动着自己美艳迷人的肉体他把郎月挟持到自己住的客栈里 他当然有办法让早就睡着的店小二一点也不知道他的房里多了个人。 他把郎月抱进屋,向床上一扔,郎月就四肢摊开毫无直觉地躺在那里, 脸上非常平静似乎一点也不为即将到来的失身的厄运而恐惧。 黑色的长发散在床上。 一身黑色的劲装使她凸凹有致的身材表露无疑。 他伸手在她的两腿之间抚摸了一下,感到阴阜很高, 股间那柔软的凹陷使他觉得很神秘有要去探索的冲动。 他想了一下这次用甚么方法来强奸她。 他喜欢每次都用不同的方式来完成自己强暴的性爱。 这种感觉好像自己想出了一种新的武功招式一样, 能使他充满成就感。 老是墨守陈规又有甚么意思?他开始行动了。 脱去她的鞋袜,然后剥去她所有的下裳, 使她的下体在烛光下毫无遮掩地暴露。 她的皮肤确实很好,雪白而细腻。 小腿很长,脚踝很细,大腿到小腿的过渡非常婷匀。 这使他非常满意。 他伸手扯了扯她乱蓬蓬的的阴毛,又仔细观察她的阴户, 那里的狭缝紧密而平整地闭合着使他既爱怜又想去粗暴地破坏。 他想像着被自己弄完以后那里的样子。 黑色的上衣,猩红的锦被,白皙的下体, 任人摆布的骄傲的女郎这一切在摇曳的烛光照耀下, 形成了一幅淫艳的图画。 而床外居然下起了沥沥的细雨这夜晚真是强奸一个美女的绝妙时机。 他这样想着。 他并不去剥她的上衣,而是让上衣完整地留在她的身上。 然后盘膝坐在床上,将毫无知觉的郎月拉过来, 让她面朝下趴在自己的双膝之上这样她丰满圆润的屁股正好冲着他的脸庞。 他解开了她的穴道。 「唔」郎月呻吟一声,苏醒过来。 龙文觉得女郎的大腿和身体在自己身上蠕动着, 光滑的肌肤和自己的肌肤不断摩擦乱草一般的阴毛和自己的大腿和肉棒偶尔摩擦, 特别是她的阴唇在他的抚弄下已经开始润滑了 他也有些兴奋起来。 突然,他伸长了手指,用力地按压起她的阴核。 「啊啊,不要!!」女郎被突入其来的刺激吓了一跳, 身体却立刻兴奋起来不断在他的身上扭动着。 「你可真是敏感呀,真是天生淫妇的身体, 一百个女人中也没有一个的。 」他手上不停,嘴上继续污辱着她。 「不是停啊!」女郎想要反,可是身体下部传来的刺激使她无法组织言语。 她拼命扭动着身躯,好像这样才可以好受一些。 盖在身上的锦被被她弄的滑落下去。 「没错,你看看你的反应,羞不羞呀?来, 说一遍我是一个天生淫妇,乖」他在她耳边说道。 好像一个父亲在哄自己的女儿。 一边又用力按压了几下阴核。 「啊啊啊」女郎羞不可耐,却又疯狂地扭动着身躯,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甚么会这样只是本能地知道这样才会好受些。 他却将她双臂反到背后,用一支手捏住她的两腕, 再将她不断扭动的身躯再次箍在自己胸前。 又用自己的脚钩住了她的两支脚。 女郎登时紧贴在他身上无法动弹,可是他另一支手却更加放肆地玩弄着她的阴核。 难耐的感觉使女郎用力挣扎想要活动身体。 可是他的力量使她根本就没有可能活动。 「哦不要求求你放开啊」女郎四肢无法动弹, 似乎更加强化了阴部传来的感觉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 龙文觉得自己的手指已经全被女郎分泌的淫水沾湿了。 「你看你湿成甚么样了?承认自己是淫妇了吧?承认了我就放开你的手脚」他继续攻坚, 又开始舔她的耳垂儿。 「啊我我」她神志有些迷乱了。 「说,我是一个天生淫妇!」他忽然厉声命令道。 「啊,我、我是一个天生淫妇」女郎羞得呜咽着, 却终于把话说了出来。 「我听不到,大声说!」「我是天生淫妇」「再大声」「啊我是天生淫妇!!」女郎疯狂的叫喊在静夜当中回荡着, 她似乎忘了自己被强奸的事实忘了自己刚刚失去的处女之身他翻过身来, 将她压在身下毫不费力地将肉棒插进了女郎的密穴。 玫瑰刀第一部百风城的二小姐(三)他低头看着她, 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他也并不在意。 他等着她来看他。 郎月慢慢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床红色的锦被。 (这是甚么地方?)她一手撑在床上,斜着身体向四周看。 「啊!」她惊叫了一声,她看到龙文正笑吟吟地看着她, 而自己正趴在他的膝盖上面。 她还看到自己白皙的大腿,而且自己好像没穿裤子!这人是个淫贼!她的头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又惊又怕双手一撑,就想起身。 可是起到一半,腰部被一股大力向下一压, 她「啊」的一声重新趴倒在床上。 郎月是个不肯轻易服输的女孩,所以她的武功就要比她的姐姐高得多。 她更加用力地反抗,可是压在她后腰上的那支手像一支钉子一样将她牢牢钉在那里, 她想起小时候曾用一支钉子将一支蝴蝶钉在地上看它挣扎 觉得自己现在就像那支蝴蝶。 她手脚并用,再次扭动着挣扎。 她觉得已经用上了全身的力量。 可她只回头看了一眼,心就向下沈去。 他只是用一支手压着她,面带微笑,盯着她的下身看着。 他欣赏着郎月挣扎中臀部形状的各种变化。 而她丰满的屁股像是很笨拙地始终在他面前摇来摇去。 (啊,他在看我的屁股)羞耻使她突然用力, 全身绷紧发了疯似地挣扎起来。 他没有防备,压着她的手似乎松动了一下。 (好!)「别动!」他语气不快地说道。 郎月有些害怕,可又哪里肯听他的,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 「啪!」屁股上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 她疼得叫了起来。 (啊,他打我屁股)屁股上传来的剧痛和羞耻使她无法继续思考。 她重新被按倒在他膝盖上。 他一手按住她的腰肢,一手不断用力打着她白嫩的屁股。 根据他的经验,为征服一个处女,屁股上的一顿饱打是非常有效的。 郎月赤裸的屁股上布满了红色的掌痕。 她疼得哭了起来。 他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快速地在女郎的秘穴中抽送着他的肉棒。 「啊」女郎双足冲天,身体被折成V字。 她叫着,美丽的头颅不断地摇动,长发在床上飞散开来, 双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可怜的乳房在他的抽送下不断颤动。 他抓住女郎的一支手放在她自己的乳房上。 他的手压在她的手上,用力揉搓着的乳房。 「啊」自己的手带来的快感使她大声呻吟起来。 他松开了手,一边抽送,一边看她揉弄自己的乳房。 她的手继续揉了几下,忽然有所清醒,便慢慢松开自己的乳房, 手放到一边。 「啪!」他用力打了她屁股一下,然后粗鲁地抓起她的手, 重新放到她的乳房上。 「揉!」他厉声命令。 女郎害怕屁股受罚,乖乖地揉弄起自己的乳房, 再也不敢把手放下来。 「这样才乖嘛。 」他亲了她一下。 「还要再用力些」。 女郎彷佛受了他的鼓励,立刻卖力地爱抚自己的乳房。 似乎是对她听话的奖赏,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毫无抗拒地张开嘴,任凭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探索。 他吸住了她的舌头。 两人贪婪地互相吸吮着。 这女郎就要彻底臣服了,他想。 拍打屁股的力量在郎月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渐渐减轻, 渐渐变成了在屁股上的抚摸和阴部的搔弄。 她的啜泣渐渐变成了低声的呻吟。 从下身传来的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使她浑身轻轻颤抖着。 十九岁的处女,在百风城中像一个公主一样, 从来没人敢欺负过她。 父亲的管教又严,平常跟那些臭男人连话都很少说, 所以这样彻底的欺凌对她来说是一种绝大的刺激。 郎月像一支青蛙一样趴着,绷紧的身躯早已瘫软, 任他摆布。 他抓住她的大腿向两边一扳,大腿立刻松软地分开。 两支手按在紧闭的大阴唇两侧,向外一压, 肉瓣无力地分开露出了小阴唇和里面粉红色的粘膜。 可怜的阴核瑟缩地颤抖着。 「哇,郎二小姐的阴户还真是漂亮呀。 」他调侃着。 低头轻轻舔了一下阴核。 「啊」郎月因为过度的羞耻叫了起来,却因为阴核受到刺激身体勐地颤动了一下。 他的脸伏在她因拍打而通红的屁股上,耐心地舔着她的阴核。 那里太干燥,还不适合插入。 郎月的唿吸急促起来。 呻吟的声音渐渐变大。 他感到她的秘处开始慢慢蠕动着分泌液体了, 差不多了于是郎月正沈浸在淫猥的感觉当中, 突然身体被抱了起来从趴在他的膝盖上变成趴在床上。 等她想起反抗时,他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用力抓住她的腰肢。 擡起屁股,使她四肢着地地趴在床上。 他扶着阴茎对正位置。 「不要!」她惊惶失措,用力向前爬着躲避。 可是屁股却被他用力抓着向后一顿「噗哧!」立刻连根没入。 「呀!」被撕裂的疼痛使郎月惨叫一声, 浑身的肌肉遽颤。 他毫不怜香惜玉,立刻开始凶勐的抽插。 郎月惨叫几声之后,两手一软,头无力地趴在床上, 疼得昏了过去白皙浑圆的屁股却依然高高地翘着, 接受他无情的蹂躏。 一股鲜血从大腿根部流出,沿着白皙的大腿形成几股血流, 慢慢流到床上。 他从枕下翻出一方雪白的罗帕,替她擦去血迹。 然后把沾满处女鲜血的手帕放好。 郎月昏昏沈沈,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 她放弃了所有的反抗,只希望快点结束。 放弃反抗就是快感来临的前兆。 龙文一边放肆地抽插着屈服的郎月,一边得意地想着。 果然,渐渐地她觉得不那么难受了,反而有一种奇怪而舒服的感觉从被侵犯的地方一波一波地传了过来, 冲击着她昏昏沈沈的大脑。 而且越来越强烈。 她浑身燥热,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配合他的动作。 嘴里也开始发出呻吟的声音。 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肉棒退到洞口, 只浅浅地进入。 「舒服吗?」「嗯」她仍存一丝矜持。 他突然用力插入!「啊」郎月毫无准备, 快感使她大叫一声。 「舒服吗?」他一边问,一边又开始用力抽插。 强烈的快感夺走她最后的理智。 「啊,啊,舒服」她跪在那里喊叫着,屁股用力向后挺动, 本能地追求更强烈的快感。 他鼓励似地用力干她。 深夜的房中,抽插的声音、肉体撞击的声音、郎月呻吟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形成了淫邪的音乐。 最后,她终于两眼翻白、浑身颤抖地夹紧了他的阴茎, 让他的精液注入了自己的身体。 他把郎月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说「你是我的」郎月瘫软地躺在他的臂弯中, 昏沈中觉得非常舒适、安宁。 她喃喃说道: 「我是你的我是你的你的」声音越来越小, 终于沈沈睡去。 玫瑰刀第一部百风城的二小姐(四)他现在正对百风城城主的女儿郎月进行着第二次蹂躏。 他要使每一个他强暴过的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 而郎月又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身材高挑,面目俊美, 肌肤白腻。 要把她带走。 他一边抽送着肉棒,一边抚摸着架在自己肩上的两条长腿, 一边这样想着。 郎月现在又进入了迷乱的状态。 双手握着自己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身体随着他的抽送不断地起伏。 嘴里的呻吟声音也不受控制地越来越大。 她在享受快感了。 龙文抽出了自己的阴茎。 「嗯?」郎月突然觉得一阵空虚,她不解地睁开了眼睛。 却正看到他正笑嘻嘻地看着她。 郎月登时满脸绯红,别过头去。 「不要看嘛」她的语气中有了撒娇的成份。 这倒是所有漂亮女孩的本能。 龙文苦笑了一下。 「不看怎么知道你美呢?」「以后听不听话?」他的阴茎又缓缓送了进去。 「嗯」郎月叹息般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双眼合了起来。 「听话,我当然听话,我是你的乖女人」她喃喃地说道。 「不,是乖乖的奴隶!」龙文纠正她的话, 一边将肉棒缓缓抽出。 变本加厉她的头脑中闪出了这个成语,却立即被阴户的快感冲散。 「快说呀」(反正已经这样,说了也没甚么)「我是你乖乖的奴隶我是你乖乖的奴隶我是奴隶」郎月又一次屈服地说出了他想要听的言语。 他却感到她的下体变得更加潮湿了。 他面对面地抱起郎月,双手搂住她的屁股, 使她的两腿分在他身体两侧。 慢慢地抽送着。 她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在这样的感觉里沈沦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郎月才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看到他正在那里想着甚么。 木桌上放着一堆吃食。 和他的目光对视一下,她立刻想起昨晚发生的事, 绯红了脸庞。 「起来啦,乖奴隶」他笑着说。 (这男人还蛮英俊的)「你,你是谁?」她躺在那里娇庸地问。 他从挂在墙上的锦囊里拿出了一朵红玫瑰, 走到床边轻轻别在她的头上。 「原来你是怪不得」她的脸更红了。 他看得心动,忍不住坐在床边,掀开锦被, 搂住她赤裸的娇躯。 「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他拿了一块点心送到她的嘴边。 她这才感到自己确实已经饥肠辘辘。 昨晚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了。 「张嘴呀乖」她犹豫了一下,终于红着脸张开了嘴, 咬了一口他拿着的点心。 「对,以后就要这样乖乖的哟」。 他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用手里的点心慢慢喂她, 另一支手在她赤裸的大腿和屁股上轻轻地抚摸着。 郎月终于吃完了。 她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哇,没想到你还挺能吃的。 」龙文调侃道。 「谁叫你昨天把人家」话没说完,又绯红了脸。 妈的,一场强奸就变成了羞人答答的弱女子。 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了这样一句粗俗的话。 他当然不会把它说出来。 「是吗?以后时间还长着呢。 」他又上了床,将她搂住,手直接放到她的阴户上搔动起来。 「不要」郎月无力地拒绝。 「不要我?好呀。 那你自己来。 」他拉着她的手,放到她的两腿之间。 「啊,这是干甚么?」郎月不明所以,有些慌乱。 「手淫呀,以后我不在,你就可以这样。 」「我不要呀,这样不好」她想抽回自己的手。 他不理她,只是用力将她的手压在她的阴户上, 然后按压起来。 「呀别,不要啊!」郎月细细地叫了起来。 经过了休息,她的身体对于爱抚更加敏感了。 「不许放开。 不然小心屁股」他威胁地在她赤裸的臀部拍了两下。 他松开了自己的手,她果然听话地继续活动着自己的手。 没有移开。 昨晚屁股挨的一顿饱打,真的令她心有馀悸。 手淫带来的感觉使她渐渐开始喘息。 「哪里舒服就向哪里摸」他欣赏着她的样子, 一边出语暗示着她。 她找到了自己的阴核,战战兢兢地在那里压了一下。 「哦」触电般的刺激使丰满的屁股勐地向上挺了一下。 「对喽,就是那里,继续呀。 」他的暗示使她更加卖力地揉搓着自己的阴核。 呻吟声大了起来。 白软的肉体在床上不停地扭动起伏。 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节奏颤动着,乳头翘了起来。 「湿了没有?」他在她耳边哈着热气问道。 一边把她的另一支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啊,啊,湿了,真的湿了」她红着脸回答。 「插进去!」她立刻将自己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肉洞。 另一支手用力地揉搓自己的乳房。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她乱喊着。 「会了吗?」「啊会了,我会了,我会手淫呃」郎月白腻的肉体突然紧张起来, 用力向上挺着胯部手指用力向肉洞里挖着。 这样停了一会儿,身体突然一阵颤抖。 「啊,啊啊」她像垂死的人一样叫喊着, 身体一下一下地抽动着。 然后一下瘫软下来。 这女人就快离不开性了,他这样想着,为她盖好被子。 改变一个女人,把她变成性慾的奴隶,这个过程让他无比愉快。 他拿出了他的刀谱研读起来。 而被掳来的百风城二小姐郎月,依旧赤裸着她的身体, 躺在他的床上在高潮的馀韵中沈沈睡去。 武林当中的风雨,从来就是在平静中酝酿。 这种安适的感觉,使龙文突然感到有些不安。 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有甚么事要发生了。 他的感觉没错。 天下第一女捕头「玉女追□」冷雪,带着她手下的「星星」小组, 已经盯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