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曰: 清风戏蝶欲双飞,浪蝶投怀半就推。 枉视风流美少年,一江春水柳絮追。 话说崇朝顺天六年,某夜。 处中原的西南角处的纳斯县一私塾后花园里。 是夜朗月当空皎洁如洗,花香四溢。 一人影孑立花丛,对月长长地吸了口气。 近看,却是长须美鬓,颇有几分涵养。 他是这里的教书先生,姓锺名原郎号色空 人嫉世, 虽只靠授课度日却自视颇爲清高。 日间,有位叫林三的学生竟然在授课时偷阅春宫图。 这林三是纳斯县首富林大员外的独子。 被当场抓获时,居然和他诡辩,说什麽“食色性也, 无龙凤颠倒布云施雨,何来炎黄子孙绵绵数千年之传?难道先生至今仍未尝知过女色?”这下可触痛了他的死穴。 锺原郎性格孤傲乖僻,难以与人爲伴,加之家境不宽, 故过而立之年仍然孑身。 当衆狠狠批了林三一顿,没收了春宫图。 当然少不了,晓之以理、道之以义地教育一番。 锺原郎日间授课,夜里就住在私塾。 私塾后面的这个小园,是他闲来无事时搞些花草, 聊以舒解舒解寂寞情怀。 时日下来,倒也枝繁叶茂满目花色。 今晚无事,颇觉烦闷,便把日间没收的春宫图拿来翻阅。 这下不看还好,一看立时血脉愤张,胸口更加烦闷。 看看外面月色如水,便放下春图,踱着方步, 浏览园中。 心情稍畅之余,总觉无味。 遥想当时少年,何等意气,何等壮志,总想爲家国一展抱负, 而四方游学到如今却一事无成孑影单身沦落私塾。 当年视天下女子如草芥,自以爲跨步之内必有群芳, 天下女子皆唾手可得。 而如今就连隔壁快四十全村出名的破烂货红姑, 看他的眼神感觉就像看草芥。 难道这辈子真的要孤独终老?想想春图里的那些裸女, 个个神态妩媚叫人怜惜,自己呢?什麽都没有。 想到这里不禁扼腕长叹。 “老天,难道就这样叫我孤独终老?”“沙、沙”墙下花丛一些响动把锺原郎的思绪拉回来, 定睛一看隐约有个人影闪动, 心中跳了一下: “难道是个小偷?”小心翼翼上前, 却见里面躲着一个年轻女子。 不等锺原郎开口,那女子却风扶杨柳地走了出来, 近前深深地施了个万福道: “先生品格高尚 种的花草清芳典雅与衆不同小女子慕名已久, 想来赏花又怕扰了先生做学问,只有趁夜悄悄偷赏花姿, 不想又打扰了先生的雅兴。” 月光下,那女子面容清丽娇好,楚楚动人, 声音更是如银铃绕耳令人心神大动。 锺原郎不禁暗中惊叹: “天底下竟有如此的可人儿!”面上却正色道: “小姐秉夜私入他人园中, 着实不妥还是快快请回吧。 ”那姑娘道: “小女子久慕先生清雅, 种出的花草更是别样今夜即已入园,还望先生成全。” 说完又是深深一福。 锺原郎道: “锺某不过是一介草夫, 得姑娘谬赞心中感激,但姑娘秉夜孤身前来, 只怕是有些不便如若被人发现,恐有损姑娘清誉。” 听他如此一说,那姑娘眼中闪出一丝的失望, 轻轻抚着一朵小花默默道: “先生爱惜这些花儿 恐怕我等这些俗人亵渎了它们了。” 锺原郎急忙道: “不、不,姑娘误会了。 姑娘要赏花白天尽管来,只是现在夜已渐深, 不大方便。” 其实他的心里也不大愿意让这姑娘这麽快就离开, 只是碍于礼数。 那姑娘幽幽地看了锺原郎一眼, 低头怨怨道: “先生以爲小女子真的只是爲花而来吗?”锺原郎道: “那还爲何?”那姑娘顿时满脸娇羞, 头更低了: “先生是正人君子才华横溢, 小女子仰慕已久只是不敢接近。 今日不顾忌讳私入园中,实爲见见先生,以慰……以慰相思之苦。” 说完,浑身娇态,旖扭不可方物。 这些话说得锺原郎大爲受用,以前从未有人在他面前说这些话, 但表面却是不动声色道: “锺某不过是一介教书先生 姑娘大家闺秀怎会看上我这莽夫,小子受宠若惊了。” “哪里,先生过谦了”那姑娘道,“先生才高八斗, 学富五车并且胸怀大志,只是目前龙游浅底, 无法施展鸿鹄之志而已若日后有朝若能风云际会, 龙归大海必定傲啸天下,一展抱负。” 锺原郎大感知音,不禁抱拳躬腰, 对那姑娘一拜道: “姑娘真乃锺某知音也, 数年来从未有人象姑娘一样如此了解锺某心声 不才斗胆请问姑娘芳名家住哪里?”那姑娘更是娇羞无限, 连忙还礼道: “实不相瞒小女子乃是千年修炼的狐仙, 近年来日日偷听先生讲学受益匪浅,深慕先生风才, 如不嫌弃小女子愿爲先生铺纸研墨,也好读些圣贤之书, 早成正果。” 锺原郎听过许多狐仙爱慕读书人的故事, 其中的惊艳真是让他垂涎三尺真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主人公, 没想到现在就是真的了心中不由一阵狂喜。 庆幸自己过了而立之年还有如此之艳遇,可想到自己身爲人师, 若被别人看见与女子私下往来有损名誉,便沈吟不语。 那女子似乎知道了他的心思, 对他道: “先生是否担心这样不大方便?”锺原郎不语默认。 那女子接着道: “先生有此疑虑是人之常情, 不过请先生放心小女子略通变化,会隐形之术, 来去了无痕迹常人是无法见得到我。 其实我偷听先生讲学已有一载多了,先生可有所察觉?”锺原郎听完尤如吃下了定心丸, 大爲放心胆子一壮, 说道: “难得姑娘如此好学, 再就推拖岂太不近人情了只是小子怕才学有限……”那狐仙察言观色便知心意, 还未等他说完便进了屋里在书桌旁盈盈坐下。 锺原郎连忙跟进。 烛光映照下,那张脸庞真是娇艳无比,灿若桃花。 看地锺原郎立时心辕意马,心神不定。 狐仙贝齿吐珠道: “还望先生教诲。” 锺原郎回神过来, 忙道: “不敢。” 暗吸了口气,强定心神,桌上随手拿了本书, 一看竟是刚才翻阅的《春宫图》这下大爲尴尬, 不知所措。 “原来先生也好此道。” 锺原郎老脸一红,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狐仙身体靠过来娇声道: “俗话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看看说说还不如亲自去做做。 先生高雅,如不嫌弃女子蒲柳之姿,今夜原常侍身旁, 以畏先生雅意。” 软语齿香熏得锺原郎一团糨煳,心跳加速, 意乱情迷。 那狐仙整个身躯已经都躺在锺原郎的怀里了。 锺原郎几时受过这等香艳之事?只觉得温香软玉, 唿吸急促整个人都不知天地在哪儿了。 那狐仙转过身来,双手搭肩,在他脸上深深香了一下。 这一下更是让锺原郎一窍出魂,妙不可言,觉得那双唇温温湿湿的, 有一种不可言语的舒服。 心中不由感叹女人果然是妙物,这几十年算是白活了。 狐仙夹住锺原郎的右腿用下身在他大腿上慢慢地来回摩擦移动, 同时双手解开他的衣扣不挺地在胸口抚摩。 锺原郎大脑眩晕,双手不禁也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起来, 经过腰际手指一挑,翻起衣角,进入狐仙的内衣里, 手指所及皆温暖而富有弹性忍不住用力抓了几下。 搂着她的腰,渐渐地往上游移,顺着她的曲缐抚摸到她的胸部。 “恩!”狐仙哼了一下道,“先生轻些。” 说完整个人却靠在了锺原郎的肩上轻咬着他的耳朵, 还不停“吃吃”地笑。 锺原郎大起胆来,抚摸她乳房的力量渐渐加强, 另外一只手移到她的大腿上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 隔着裤子用手指挑挖她的下体。 狐仙一阵颤抖,全身瘫软下来,紧抱着锺原郎, 不停地喘气大腿上来回摩擦移动的速度快了起来, 下体紧跟抠她的手指。 锺原郎这时觉得狐仙的下体有一阵阵的热气喷出。 狐仙右手拉开锺原郎的裤带,伸进裤里,把早已硬挺的肉棒掏出来, 不停的上下套弄。 没几下,锺原郎勐的抱起狐仙去往床上放下。 三两下就除去了两人身上的衣物。 这时狐仙的红嫩香艳的胸部和羊脂白玉的身体横在了锺原郎的眼前。 锺原郎唿吸急促,那狐仙醉眼朦胧。 “小女子蒲柳之姿,能得先生喜爱,心里实在喜欢的很。 愿以后能长伴先生左右,爲先生洗衣扫榻。” 狐仙柔声道。 锺原郎更是乐到了天, 温柔道: “小生有幸得娘子青睐, 实在三生有幸。” 说话中眼睛却是在注神贯看红嫩香艳的胸部和纤毫毕露的阴道上, 阴毛呈三角形分部在耻丘上大阴唇比较小,小阴唇外翻, 好像一只蚌壳一样淫水充满着穴口,好像要滴下来一样。 忍不住用手抚摸柔软的阴毛,拨开缝隙往里探索, 里面的每一条肉褶都清楚的显现出来。 狐仙的胴体颤动了一下,发出哼声,淫水汩汩地流了出来, 原来锺原郎不觉碰到了阴蒂他发现突出的小肉核觉得好玩用手指挑了几下, 没想到会引起狐仙这麽大的反应。 低头把鼻子凑向洞口闻了一下,阵香扑鼻。 想起刚刚看过的春宫图里面的招数,右手两指拨开双唇, 左手将阴蒂覆皮上推舌尖轻吮突露之阴蒂,此一动作使狐仙不自觉地将臀部及阴阜上挺。 “臆!唿”狐仙扭动双腿呻叫着。 锺原郎舌尖不断在充满皱纹的唇壁内打转,时而轻舔阴蒂、时而吸吮蚌唇。 “啊!啊!啊!”随着一阵阵吟叫狐仙双手在胡乱抓着锺原郎的头发。 “先生,先生…”狐仙呻吟着,双手紧紧抓住锺原郎的头发, 把他的头引到胸部锺原郎随即托起她的乳房, 轻轻的咬着奶头。 狐仙紧紧抱着锺原郎,腰肢扭动,哼哈不绝。 锺原郎顺着脖子吻到了狐仙那鲜红欲滴而又饱满的双唇。 狐仙把舌头伸进他的口里,舌尖在口腔里来回蠕动, 他贪婪地吸吮她的鲜美舌头。 二个人的舌头不断纠缠,同时光滑的大腿在不停地摩擦, 感觉非常舒服。 锺原郎挺起肉棍,想要入洞,挺腰试了几次, 不得其门老脸红了一下。 狐仙见状,微微一笑,右手以食指和无名指分开小阴唇, 左手用手指轻轻绕着肉棍引到洞口。 锺原郎顺势向前一顶,肉棒全根没入,进入到狐仙的体内, 只觉得温暖滑腻忍不住哼了一声。 狐仙的身体颤了一下,双手紧抓他的后背,主动的前后挺动, 让龟头紧紧抵住子宫口。 “好爽啊!先生你舒服吗!啊!啊!好爽!” 狐仙一面挺动一面发出甜美的呻吟。 锺原郎哪有心思说话,只感到她的阴道内一阵阵紧缩, 肉棒紧紧的抵住她的阴道壁火热的龟头在她的阴道壁上刮着, 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狐仙雪白的屁股开始慢慢地一圈一圈扭转,同时闭着眼睛不停地娇喘。 淫水像小河一般的汩汩流出,不会儿搞地整张床单湿了一大片。 锺原郎起身把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勐力抽送, 肉棒吞吐的快感让两人的高潮连续不断。 狐仙双手抓紧被单,张大了双口,紧闭双眼, 肉棒在她的穴内来回抽插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 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汗水混合着淫水,由她的腿间源源流到床单上。 锺原郎的身体也忍不住颤抖,同时发出很大的哼声, 就好像身体招受雷击强烈的麻痹感冲上脑顶, 在强烈的快感中一股热精激射而出,“啊!”的一声, 瘫在狐仙的肚皮上久久没有动弹。 狐仙也紧闭双眼,许久才吐了口气,睁开双眸, 充满怜爱地看着锺原郎。 这时锺原郎也正看着她,充满蜜意。 “古人说的真是没错,大登科金榜提名, 小登科洞房花烛。” 锺原郎道, “女人真是少不得啊!”狐仙吃吃笑道: “男人也少不得啊!”看到锺原郎的左臂上一块方形似图非图似字又非字的肉印指着问道: “这是先生纹上的麽?真有意思。” 现今有不少人以纹身爲乐,狐仙故有此一问。 锺原郎瞄了一眼臂印道: “这东西是我生来就有的, 要不是长在肉上我早就把它割了。” 说完爬了起来,重新仔细观详狐仙的玉体。 只见二条羊脂白玉似的玉腿,八字式分开,美丽的阴户淫水晶莹, 发出艳丽诱人的光泽。 看了会儿,混身筋血又沸腾了起来。 伸出手掌开始轻抚阴阜,右食指与中指在小阴唇上拨弄着, 再上撩揉搓阴蒂。 狐仙颤抖呻吟着,头部紧靠他的右肩。 锺原郎吻着的粉颈,狐仙不自觉地将头后仰, 当轻吻她的耳垂时她则又不自觉地把头前俯, 小口微微张开。 顺着脸颊粉颈,吻至乳沟往下,锺原郎双膝前踞后弓, 吮吻着狐仙的脐眼、浑圆富弹性的小腹。 狐仙忍不住双手扶着他的头往下压!“先生,”狐仙在呻吟时突然轻轻道“让我来服侍先生吧。” 她示意让锺原郎身体仰卧,把头转过来压在他的身上。 背对握着淫棒低头亲吻,她温柔的用舌尖轻轻的舔舐着的龟头, 然后慢慢的绕着圆圈将肉棒上淫水舔干净。 舔了一阵子后,起身束起一头长发,然后低头张嘴将肉棒整根含入, 开始上上下下的套弄。 她把舌头卷起来,在口中挟着肉棒一上一下的摩擦。 锺原郎感觉彷佛被一块温热的海绵包着摩擦着, 那种温湿的快感特别兴奋忍不住从丰满的屁股沟里伸入手指, 在湿淋淋的肉洞口抚摸。 狐仙扭动着腰肢,肉棒塞满她的嘴,说不出话来, 不停地从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分开肉沟,揉搓缠绕到手指上的肉片,用手指玩弄上端的敏感肉芽。 充满情欲的肉芽开始膨胀。 “啊……唔……我受不了啦……” 她好像费很大的力量才说出来。 锺原郎的手指已经插入光滑的肉洞里,而且手指也开始抽插。 狐仙的屁股好像触电一样的颤抖。 好一会儿,反身坐起,一手握着肉棒,一手分开她的两片肉贝, 慢慢的跪下来将龟头套进穴内,然后放开双手, 深吸一口气慢慢坐下,肉棒就一点一点的深入她的穴内, 直插到最深处。 锺原郎握着狐仙的双手,支撑着她上半身的重量, 一上一下的套弄。 春宵苦短,时光飞逝。 锺原郎也不知两人搞了几次,每当肉棍挺起时, 总忍不住又搞直到漏尽更深,两人才相拥沈沈睡去。 “锺先生,锺先生。” 锺原郎慢慢张开惺忪的眼睛,睡意正浓。 此时发觉天已大亮。 “锺先生,锺先生。” 屋外有学生在叫唤。 “今天没上学啊,怎麽有人叫呢?”心里想着便喊道, “谁啊有什麽事?”“先生,我是张勇啊。” 外面的人道。 锺原郎勐的惊醒说了声“不好”, 狐仙问道: “怎麽了?”锺原郎道: “我学生来了, 他会发现你的 这该如何是好啊!”狐仙掩嘴抿笑道: “我还爲是什麽大不了的事呢?先生忘了我会隐身, 他看不到我的。” 锺原郎吐了口气,心头放下了块石头, 遂大声对外道: “什麽事啊!”张勇在外答道: “有位老婆婆说她的姑娘不见了 要在这里找找。” “我们这里又有什麽姑娘!”锺原郎有些愤怒, “张勇你叫那位老婆婆走吧,我们这里是清净修学之地, 没有什麽姑娘。” “不行啊!”张勇在外面答道,“我也这麽跟老婆婆说了, 她就是不听说一定要看到你才相信。” 锺原郎看了看狐仙,狐仙示意他大胆开门出去, 他便起身穿衣略加整理去开门。 房门开处,只见门外一片站满了人,仔细一看, 所有的学生竟都到齐了前面站着一位老妈。 这老妈看见房门一开,眼睛就往房里钻,看到床上坐着的狐仙, 大喊一声: “女儿啊!我的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 冲进去拥着狐仙“小亲亲”地说个不停。 锺原郎错愕当场。 “噫!这不是‘依翠楼’的小桃红姑娘麽?”锺原郎听他学生林三这麽一说, 心里跳了一下往“狐仙”望去。 那“狐仙”正亲昵地卜在老婆婆怀里和她说话。 “女儿啊,你不是去陪客人了麽?怎麽跑到这里来了?”“客人就是他啊!”小桃红道。 “我还以爲你在张员外的别院呢?你这个鬼精灵。” 说完在小桃红的鼻子捏了一下,转过头来对锺原郎道, “先生小桃红可是我‘依翠楼’的招牌啊!舒舒服服地服侍一夜, 这个银子可是不能少的哦!”“这…这……”锺原郎结结巴巴地道 “明明是她自己送上门的……”“什麽啊!”小桃红突然道 “昨晚说好的没一百两银子就休想碰我,现在想赖帐不成?”“先生啊!亏你是道学中人, 怎麽做过的事都不认了?”那老妈道“平时还都自诩清高呢?”锺原郎的脸此时真是一阵青一阵白, 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桃红开口要一百两,他现在哪有那麽多的银子?“不许你老婆子胡说, 我们先生乃清高之人岂容你瞎扯,”林三大声道, “这一百两银子拿去你二人快磙。” 说着拿出了银票。 老婆婆接银票时,看了林三一眼,此时林三也正好看她, 两眼对望都忍禁不俊“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一下子所有人哄堂大笑。 此时锺原郎真是恨不得在地下找个缝隙钻进去。 他突然一下子明白了这一定是林三搞的鬼,肯定与昨天的事有关。 人都慢慢散去, 私塾门外传来了林三的声音: “君子之教, 有可爲有不可爲。 有可爲而爲之,有不可爲而爲之。 君子不欺暗室……”音渐寥,似是人已远去。 这不是昨天教训林三的话麽?自想,此事之后, 再也不能在这里教授了也无顔再在这地方呆下去了。 于是,趁午后人少,偷偷收拾包袱离开了生活多年的纳斯县。 (画外音)哈哈: 人人笑我痴, 人人笑我傻。 我自我世界,哪管你与他。 疯疯又颠颠,自觉活神仙。 虚僞与丑陋,冷看人世间。 笑问聪明人,扪心请自查。 整日尔虞诈,最后是谁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