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方,恶人横行。拜当地的无能官员所赐,各个小城成为了杀人犯、盗贼、採花贼的天堂,人民受尽其害。
    「娘亲,我出去採药啦!」少女背着竹篓,朝屋内的妇人说道。虽然她穿着满是补丁的裙子,但仍无损她的青春美丽。
    「萍儿,妳要小心点,记得回来吃午饭啊!」妇人的身材十分丰满,透着成熟韵味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
    萍儿和她的母亲住在离村子不远的木屋裡。萍儿的父亲是一个猎人,每天上山打猎养活一家子,可是一年前不幸被野兽杀死,剩下两母女相依为命。
    幸好母女跟小村裡的人交情不错,村裡的大夫更好心地教萍儿辨认一些常用的草药,好让她能自行採药去卖钱。萍儿的母亲桂兰亦会绣一些手帕拿去卖,两母女的生活得而维持。
    目送了女儿离开,桂兰走回屋裡继续做她的针线活儿。脑中思索着午饭煮什么。
    过了半个时辰,桂兰放下手上的活儿去準备午饭。让女儿回来可以吃到新鲜的饭菜。
    桂兰在厨房待了半个时辰,煮了两人份量的午饭,将午饭端上桌上,桂兰拿布擦了手,期待着女儿的归来。
    可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桂兰仍然不见萍儿的身影,不禁担心起来。萍儿怎么了?不会是遇上什么意外吧?突然想起了自己夫君的事,桂兰感到心寒起来,我要去找萍儿!
    桂兰拿了一根木棍,便匆忙地往山上赶去。
    「萍儿!萍儿你在哪啊!应应娘亲......」桂兰进到山裡,喊了女儿的名字几次,但也得不到回应。
    「别吓我啊,萍儿,你究竟在哪裡啊?」桂兰急得快哭了,她开始责怪自己让女儿一人上山。
    「呜......」忽然桂兰听到一些声响,她停下来试着辨认声音的来源。她往右边的树丛走去,声音越来越清晰,桂兰心中有着不详的预感。
    「萍儿!......」当桂兰拨开树丛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入目的是如噩梦的画面。
    她的女儿正浑身赤裸地被叁个男人包围着,她的嘴裡塞着一个男人粗大的阴茎,她的左边乳头被另一根阴茎挤压磨擦着,她下身的处女小穴正被第叁个男人肆意舔弄着。萍儿脸上的表情既屈辱又快乐。
    「萍儿......」桂兰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掉下了手中的木棍,那叁个男人也察觉到了她的存在。
    「哟,兄弟们,又来了一个好货色呢!我们今天真的走了狗屎运啊,嘿嘿!」说话的正是那个逼萍儿给他口交的男人,他脸上有条可怕的刀疤。
    「放开我的女儿,你们这班禽兽!」桂兰不顾一切地衝上前,试图扯开男人。
    「哼!有点脾气啊你这娘亲」那刀疤男毫不在意桂兰的拉扯,扬手给了她一巴掌,将桂兰甩到地上。
    「娘亲!......放开我」萍儿看见娘亲被打,哭了出来,挣扎着想救母亲。
    「嗬!泼辣的女人我最喜欢了」那刀疤男蹲下来,一手扯着桂兰的头髮,一手爪住她丰满的乳大力捏揉。
    「好一对奶子啊!」刀疤男笑得淫邪,伸手撕开了桂兰的衣领。,露出了雪白饱满的双乳。
    「求求你们放过萍儿吧!她只有十五岁啊!」桂兰跪着请求男人放过她的女儿。
    「哼哼!那要看你表现啰!夫人,现在先给老子脱光!」在刀疤男灼热的视线中,桂兰含着泪把自己的衣服脱下,直至变得一丝不挂。
    「啧!夫人身材真好啊!来,让老子用你这对奶子快活一下」刀疤男双手揉弄着桂兰的乳房,他含着左边的乳头不停吸吁,手指拉扯着她右边的乳头。
    「啊!......」桂兰心中虽然感到悲愤,但仍被快感刺激得叫了出来。
    「来,快用你这对奶子夹着老子的鸡巴!」桂兰双手托起自己的乳房,将刀疤男的鸡巴紧紧夹住,只露出了龟头。
    「噢!他妈的真爽!」刀疤男紧抓着桂兰的乳房,挤压按摩着自己的阴茎,又不时抽插起来。
    「快舔我的鸡巴,老子要射在你这贱货的嘴巴裡!」刀疤男逼桂兰含着他的龟头。
    「啊!......要射了,给我全部喝下去!」刀疤男抽插了几下后,在桂兰的嘴裡开始射精,一丝丝白浊自桂兰的嘴角溢出,滴在她的乳房上。
    「不要!娘亲!娘亲啊!......」萍儿看到母亲的模样,心痛不已。但接着她的嘴巴又被塞入一条阴茎。
    「躺下!屁股向着我,给老子舔乾净!」桂兰伏在男人身下张嘴含着他的阴茎,而刀疤男则双手捏着她得屁股,看着她的私处。
    「哈!你这贱货,给老子含鸡巴下面就湿成这样,欠干是吧!」刀疤男恶质地用手指揉搓着她的阴蒂,舌头则伸进了她的阴道裡搅动。
    「呜!......嗯!」桂兰嘴裡含着阴茎,只能发出模煳的哭音,其腰部因快感而战抖起来。
    「嗯!呜......」另一方面,萍儿口交的时候的,秀雅的双乳给人粗鲁玩弄着,下面的小穴亦被人舔弄着。
    「怎样!处女膜被舔很爽啊?你这小贱货,跟你娘亲一样淫荡呢!」男人紧抓着萍儿的大腿,舌头激烈地舔弄着萍儿的蜜穴。不一会儿,萍儿的唿吸渐重,腰部变得紧绷起来。
    「嗯啊!......啊!」萍儿尖叫起来,射出了她第一股阴精,快感另她双眼微微翻白。
    「啊啊!你女儿高潮了呢!等老子也来让夫人高潮吧!可别输给你女儿啊!」刀疤男将桂兰按到在地上,将她的大腿打开,露出了她流着淫水的小穴,然后扶着自己的阴茎,勐然地插进了阴道。
    「嗯!......」男人的巨大狠狠磨擦着很久没行过房的小穴的内壁,那种久违的刺激令桂兰不禁娇吟出声。
    「啊!没想到你下面的嘴这么紧,生过孩子还这么骚,让老子的大鸡巴操死你这贱货!」在一片淫声浪语中,刀疤男勐烈地律动着,两人的交合处发出了煽情的水泽声,听得另外两个男人蠢蠢欲动。
    「啊!......嗯!啊!......」突然,刀疤男将桂兰抱起,面向萍儿他们的方向,擡高她的大腿,让两人的交合处完全展现在萍儿面前。
    「来,看清楚老子怎样把你娘亲干到高潮吧!哈哈哈......」萍儿看着男人粗大狰狞的阴茎不断进出自己娘亲的小穴,抽插期间淫水混合着汗水缓缓流到地上,形成一幕色情的画面。萍儿心中感到悲凉的同时,也诡异地感到一丝兴奋。
    「啊!萍儿别......别看着我啊!求你......」被女儿看到自己这模样,桂兰感到深深的屈辱,同时快感也来得更强烈!
    「要......要泄了!啊!......」桂兰的头忽然向后仰,腰部颤抖着,一股阴精自她的小穴激射而出。
    「啊!......好紧!老子也要射了!......」刀疤男低吼一声,阴茎深深地插入桂兰的蜜穴,将自己的精华一股股注进子宫深处。
    刀疤男射完精后,将自己的阴茎抽出来,一丝白浊自桂兰的痉挛着的小穴流出。
    「老大......我也想来一发!」另一个男人已经急不及待地扑向桂兰,将自己的阴茎插进桂兰的阴道。
    「啊!好爽!老子忍了很久啦!看我不干死你这隻母狗!」男子横蛮地将桂兰的下身擡高,自己跪在地上,紧抓着她的两隻小腿,下身狠狠抽插起来,发出了「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啊!啊嗯!好深啊!......」桂兰已经完全臣服于欲望之下,开始淫荡地玩弄着自己的双乳,下身扭动着配合男人的姦淫。
    「哼!哼!小骚货,等急了吧?现在等老子用这大鸡巴帮你开苞啊!」刀疤男的阴茎维持着半勃起的状态,他让他的手下紧抓着萍儿,然后强行打开她的双腿。
    「啊!好漂亮的粉红色呢!让老子好好疼爱你......」刀疤男色迷迷地看着萍儿的处女小穴,伸手撑开她的两片阴唇,露出了小小的阴道口。
    「来咯!」刀疤男扶起自己蓄势待发的阴茎,慢慢挤进萍儿的小穴。
    「呜!痛......好痛啊!娘亲救我......」萍儿痛得冒出了冷汗,她看向桂兰,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母亲已沈沦于性爱中。
    「嗯呜......萍儿,娘亲对不起你......」桂兰看向萍儿的双眼交织着快乐与痛苦,但她已无法再理会自己的女儿,因为新一轮的快感已经袭来。
    「嗯!爽死老子啦,果然处女是最美味的......」刀疤男将脸凑向萍儿,强行与她舌吻起来,双手不停地揉搓玩弄她的双乳,下身毫不留情地勐力前后抽插,萍儿的小穴被撑得最开,一丝丝血红伴随着体液自两人的交合处流下。
    「嗬,让老子来插你这隻母狗的菊花」第叁个男人蓄着鬍子,看老大跟萍儿,挺着下身的雄伟走到桂兰面前,叫他的兄弟与桂兰侧躺。
    「咿啊!不行.......会坏掉的!」维持着小穴被插入的状态,桂兰的一边被鬍子男架到肩上,身后的菊花被他的巨大缓缓插入。
    「啊!你的菊花真他妈的紧!夹得老子差点射了!」鬍子男摇动着腰部,其阴茎深深的插进桂兰的菊花,抽出时上面附着一些肠液。
    「哈哈!还说不要,连菊花都湿了!」鬍子男与另一个男人一前一后干着桂兰的小穴和菊花,双重的刺激令桂兰爽得大声淫叫起来。
    「啊!嗯......好舒服,我快死了啊!再用力的操我啊!......」桂兰感到重未感受过的快感,她觉得自己快疯了。
    另一边,萍儿已经变成背向刀疤男,男人紧抓着萍儿的乳房,腰部狠狠地往上顶弄,弄得萍儿尖叫不停。
    「嗯!啊!放过我....求你」萍儿流着泪,体内的敏感点正被不断地刺激着,强烈又陌生的快感令她害怕,她只能无助地呻吟哭喊着。刀疤男突然整个人贴到萍儿的背上,粗大的阴茎因此更加深入萍儿的子宫,龟头甚至已经顶进了子宫口。
    「啊!顶到了!嗯.......」萍儿的小穴涌出了更多淫水,忘我地叫了起来。
    「老子要你好好记着谁是你第一个男人!」刀疤男托着萍儿的脸伸出舌头与她的激烈的交缠起来,身下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他紧抓着萍儿的细腰,腰身一抖,一股股精华射进萍儿子宫的深处。
    「嗯啊!......」萍儿感觉到一股股热源正注入自己的体内,这刺激得她又再高潮了一次。刀疤男射完精后,将阴茎抽出了萍儿的小穴,萍儿的初尝情事的小穴已被蹂躏至艷红色,一股股精液混和着淫水涌出流淌下她的大腿....
    另一边,两个男人均在桂兰的体内射出了自己浓郁的精液,而桂兰则昏迷了。
    男人们发洩完兽慾,将全身满佈着精液的两母女如破布娃娃般丢到地上,然后穿上自己的衣衫。
    「哼!你们两个别想着求救,否则我们会杀光那些帮助你们的人,再将你们一起卖到窑子裡,让人操烂你们的下面,嗬嗬......」刀疤男兇残地威胁着她们,萍儿紧抱着母亲,惊恐地看着眼前的恶鬼。
    「嘿嘿,我们会再来找你们的,可别想着逃走!等我们下一次回来时,会带你们两个回寨子裡做我们的性奴!」鬍子男说完,看着两母女们舔着自己的嘴唇。
    看着叁个男人的离去,萍儿脸上流下了绝望的泪水,咽呜地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