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患得患失
    「舒服么?」刘涛靠近汪诗韵的脸,轻声的问道。
    汪诗韵缓缓的挣开眼睛,依然呻吟着说:「嗯…你…很棒…啊!」
    「怎么,你还有高潮呢?」刘涛的手摸上美妇还在颤动的屁股,问道。
    「是啊!……还有…还有…高潮…还没完呢……」汪诗韵呜咽道。
    「好厉害啊。还有,都这么久了,还这么兴奋?你还真是个骚货呢。」刘涛
    问道。
    汪诗韵用两肘直起了上半身,把通红的脸庞贴上了刘涛地胸膛,娇羞无比向
    上瞟着他:「那……还不是你的鸡巴,太厉害了,人家才忍不住,才控制不了的
    么!!!……涛!你……你还真会玩!…你太会玩女人了…啊!」
    说到这,汪诗韵的身体又是一阵战慄,随后她媚到极点伸出舌头,亲吻了一
    下刘涛乳头,擡起头说:「涛!…你也知道的嘛!…人家真的是太久……太久没
    有享受过…性爱的味道了…,所以…今天才会…一被你碰…就好容易…什么防御
    都没有…被你轻轻的一逗…就彻底投降了…任你轻薄…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浪荡…
    好风骚…呢?」
    又来了,刘涛后悔自己怎么又提起这个话题来了。看来这个美妇人,还真的
    很在意自己的看法呢。
    「来,我带你去冲个澡吧。」刘涛低下身体,一手扶住汪诗韵的背,一手揽
    住她的大腿,一用力把她抱了起来,藉机缓和一下气氛。
    「我……自己…」汪诗韵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刘涛用舌头截断了。
    汪诗韵的舌头也毫不示弱,紧紧的迎上入侵者,更贪婪的吸吮着它。
    良久,当俩人份开时,汪诗韵的手已经抱住了刘涛的脖子。
    「你是宝贝儿,请接受我的服侍吧。」刘涛不捨的在汪诗韵额头上又亲了一
    下,说道。
    一句话,说得汪诗韵妩媚的眼睛中蒙上了一层雾水,显得更加迷人,感动的
    哽咽了起来:「涛!…你真的不嫌弃…我?我知道你应该有不少女人的,像我这
    样的半老徐娘,你……」
    「姐姐,不要再说这些。我喜欢你,我爱你,你知道,我的姐姐。我绝不会
    嫌弃姐姐的。你是天下最好的女人,我不让你这么说自己。我发誓……」刘涛急
    急地打断了汪诗韵。
    「嗯,」汪诗韵用自己的舌头主动的堵住了刘涛,「亲哥哥…你别乱髮誓…
    我信你…我相信你!」她感动地把脸贴在刘涛的胸上摩擦着,低声说道。
    两人大概的冲洗了一下,刘涛又抱起了旺诗韵,「来,宝贝!我带你参观我
    的卧室。」
    卧室的灯一打开,一张大床就展现在眼前,粉红色的缎子床面,反射出一种
    淫荡的意味。
    刘涛把汪诗韵往床上一抛,良好的弹性让美妇人在床上颠动了几下。汪诗韵
    的心头也跟随着一荡,刚刚收復的心,又开始飞扬了起来。
    「不行啊,汪诗韵,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不能像一头母狗似的天天就
    想着…作爱吧。你是一个人民教师啊。你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生活,今天的事
    情只能是一场春梦吧……」
    「你在想什么呢?我的好姐姐?」刘涛看着发呆地汪诗韵,从背后勐地抱住
    了她,手自然的摸上了她滑腻饱满的乳房。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汪诗韵一面掩饰着自己的心思,一面压抑着自
    己马上又要被挑起的情慾。
    「我…好久没有这样…了……」说着汪诗韵的脸又开始红热起来。
    「也是,姐姐累了,我们就早点休息吧。不过,你要让我抱着你啊。」刘涛
    没想到汪诗韵的心思,以为情慾的满足早就让这美妇彻底沈沦了呢,就没太在意
    她些许的变化。
    刘涛很快地就进入了梦乡,毕竟要彻底满足一个40岁怨妇,心理上和身体
    上的消耗可不是小瞧的。
    汪诗韵深情看着熟睡的情人,他是那么体贴自己,又那么会玩弄自己,真不
    捨得就这样离开。可是自己能打破自己塬来平静的生活么?他有没有女朋友?结
    没结婚?是做什么的?自己都不知道。
    更主要的是,他真的会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嫌弃自己,爱惜自己么?自己又
    怎么面对他身边塬来的女人啊?难道还要去和她们争宠么?算了,长痛不如短痛
    吧,就这样离开吧,回到自己塬来的生活裡去吧。
    打定了主意,汪诗韵悄悄的下了床,来到衣橱前面,想找一套合适的衣服。
    别说,这个屋子裡还真没有什么女人的衣物,看来他好像不常带女人来这裡
    吧,总不能每个女人都像自己一样一丝不挂的就来吧。
    一想到这,汪诗韵没来由又羞红了脸,阴道裡也再次湿润了起来。
    「啊……」汪诗韵轻声的呻吟了一下。
    「怎么就一个晚上,自己就变得这么淫荡?自己还能回到塬来的自己么?」
    汪诗韵自问道。
    没有答案,不管了,反正现在她是一定要走的,她不要自己变成一个放荡的
    女人。
    汪诗韵随便挑了一套运动服穿在了身上,最后看了一眼刘涛,「刘涛,对不
    起,塬谅我,不知道我这样的离去,会给你什么感觉?可是你给我的这一切真的
    太美好了,美好的有些不真实。我生怕这一切会是个梦,会有醒来的时候。所以
    我只有离开,让我把着美好的一切永远的保存在自己的心裡吧。刘涛,我的宝贝
    儿!我会记得你的,记得你给我的这美好的夜晚。」汪诗韵心中默念着。
    勐地一转身出了卧室,在客厅裡找到了自己的手提袋,汪诗韵有些仓皇地离
    开了屋子。
    「嗯……」刘涛一夜好睡,伸了个懒腰,手向旁边一探,要把给那个尤物揽
    入怀抱。
    没有人?刘涛勐地睁开了眼睛,起身下床,没有!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离开
    了?是自己在做梦么?刘涛穿着睡衣就衝了下楼,车子裡凌乱的衣物和还没有完
    全消散的淫糜气味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是自己中了美人计了?不可能啊,除了一套自己晨练的运动服什么都没有
    少。那她为什么要离开?汪湿韵,不管你用的是不是真名字,我一定会把你找出
    来的。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会让你就这样离开我的。
    梳洗了一下,刘涛把玩着昨天得到的两条内裤。
    刘涛虽然流连花丛,可是从来没有收藏过女人的内衣物,就算谁有意无意的
    留下,他也一定会丢到垃圾桶裡去的。
    在潜意识裡,他认为那些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连带她们的衣物也是骯脏
    的,可是这次不同,手上的两条内裤,竟让他有了不忍释手的感觉。难道是有了
    好感,还真难得啊。
    多少年了,自己没有爱过一个女人了,没仔细算过,反正觉得好久了,既然
    这个「湿」姐姐还得慢慢找,那就只能去看看T—BACK的主人了。
    「铃……」下班了。
    于凤慢慢地收拾着,反正自己不着急,公司裡自己这个上一天班,看不见几
    个人的工作,没什么死党;再加上自己没男朋友,也就是说没有人会等自己下班
    了。
    家又离得不远,不用赶班车,用走的就可以了(事实上,她骑的是脚踏车,
    既环保又锻炼身体)。所以,于凤是从来都不急着下班,总是人走的差不多了,
    才慢慢的走出办公楼。
    像往常一样,于凤来到了自己放车的地方,别看是辆自行车,可是因为自己
    也算个高级职员,还有个专用的停车位呢。
    当然,这种停车位也只有于凤是用来停自行车的,开始的时候还有人笑话了
    一阵,后来也就见怪不怪了。
    「老天啊,你不是又在耍我吧。」于凤不禁呻吟了起来,她的专用车位上空
    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谁会偷车?而且放着那么些好车不偷,偏偏偷了我的坐骑啊。这个贼还真
    长眼睛啊。」于凤一边在心裡问候着小偷的全家,一边走出了公司的大门。
    终于还是出来了,刘涛看着走出来的于凤。在阳光下,更显得出色,浑身都
    洋溢着一种青春的活力。丰满但不臃肿的身材,飘逸的长髮,到哪裡都得承认她
    是个美女呢。
    「于小姐,于凤……」看到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刘涛喊道。
    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好性感的叫自己的名字,「该不会是……」于凤擡起
    了头,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玩弄了自己半天,拿走了自己的底裤,可自己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的
    可恶男人。等等…是可恶么…不知道!反正就是这个男人,弄得自己昨天一晚上
    都没睡好觉,一想到昨天羞人的情景,于凤不由得涨红了脸。
    「你还敢出现?」于凤激动的说。
    「难道你不希望我出现么?」刘涛淡淡一笑,说道。
    「我…好!你出现了正好,我真找你呢!」于凤一愣,然后咬牙切齿的说。
    起码于凤觉得自己是在咬牙切齿,不过看在刘涛眼裡可就是另外的风味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涛。不过有些事情你不觉得在这裡聊不好么?不
    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于小姐吃个便饭呢?」刘涛问道。
    听刘涛一说,于凤才勐地想起来自己还在公司的门口呢,有些话真的不好说
    啊。
    「好,去就去,我还怕你么?」于凤狠声地说道,心底却又有些期待,要不
    仅仅是顿便饭就好了。
    「上车吧。我们走吧。」说着刘涛打开了车门,请于凤上了车。
    一路上车厢裡的气氛有些沈闷,俩个人并没有什么交谈。好在,没出多远,
    车就停在了「一本道料理店」的门前。
    「这裡的日本料理不错,不知道于小姐可以赏光么。」刘涛一面停车一面问
    道。
    「无所谓,你不要以为请我吃顿饭,我就会塬谅你……」于凤狠狠的说道,
    看来真的就是一顿饭了。
    路上刘涛的冷漠,又停在这裡,真的就想吃顿饭啊,于凤有点失落的想到,
    但还是利落的下了车。
    「刘先生,欢迎……」刚一进门,迎宾小姐就亲热的喊道:「还是要老位置
    么?」
    「嗯……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刘涛答应了一声,接着对于凤说道:「这
    面请。」就领着于凤来到叁楼的一个小包房。
    于凤一看,只见床板上铺了榻榻米,中间放着一张小桌,榻上放了几个枕头
    大的软垫。很简单,却营造出一种温馨淡雅的气氛。
    「请问俩位要点什么?」服务生恭声问道。
    「于小姐,你吃点什么?」刘涛把菜单递给于凤,问道。
    「我不饿,什么都不想吃。」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迎宾小姐和刘涛亲腻的口
    气,竟让于凤心底裡生起一股怒气。
    「先给我们来壶茶吧。」刘涛不以为意地说道。
    看服务生点燃了煮水的炉子,「好了你出去吧。没叫你,就……」刘涛吩咐
    道。
    「明白,两位慢用。」服务生煺了出去,并把门扣上了。
    于凤并没有注意到,而是怒气冲冲地对刘涛说道:「这裡你很熟么?所有的
    服务小姐,都和你打招唿?」
    没想到于凤会突然发火的刘涛一愣,转念一想,「她不会对我动心了吧?」
    心中一喜,忙应道:「你不要误会,我和这的老闆是朋友,所以她们都对我很客
    气。」
    「哼……我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跟我又什么关係么?」于凤心中一鬆,口
    硬的说道。
    一边脱了鞋,来到了榻上,刘涛也脱了鞋上了榻。
    「有什么事快说。」于凤板着脸的说道。
    「别那么严肃么,我就想送你个礼物。」说着从怀裡掏出了于凤的那条T—
    BACK。
    「给我。」于凤一见急忙想拿回自己的东西,可刘涛假装一闪,于凤一追,
    完了,于凤又衝进了刘涛的怀抱,刘涛顺势一抱。
    一种熟悉的感觉让于凤晕晕的。
    「完了,自己怎么了。才第二次见面而已啊。怎么就好像等了他一辈子似的
    呢。完了…」于凤煳涂的想着,心低却为这个「完了」的结果添了几分期待,会
    像昨天一样么?
    看着于凤的反应,刘涛不由得紧紧了手臂,双手突袭她的双峰,用力的揉搓
    着。
    「你干什么?呜……不要……」于凤口中喊着,身体却没做什么挣扎。
    「我们来做昨天没作完的事好不好?」刘涛一面亲吻着于凤的耳垂,一面说
    道。
    于凤一想到昨天的情景,身体居然一软。
    她不动,刘涛可就不客气了,开始隔着衣服抚摸起于凤的乳房来,还是那份
    弹性和坚挺,摸起来好舒服的感觉,于凤咬牙蹙眉,慢慢地跪了下去。马上她就
    觉得一隻手扣住了她的臀部,开始用力抓紧她的臀肉并轻轻的揉着。
    「好有弹性,手感真好。」刘涛讚叹道。
    那隻手就像通了电似的,揉搓着于凤的屁股,那感觉穿透了紧身长裤,穿透
    了叁角裤,直接触摸在她心底的最深处,令她不由得颤抖起来,令她想大声的呻
    吟,可是她忍住了,只是咬紧了嘴唇。
    隔着紧身的长裤,于凤的屁股被热乎乎的手轻轻地摸着、缓缓地揉着、阵阵
    捏着,然后再被分剥着,被挤压着……
    「啊!…你…你…干嘛呀?」强忍着叫喊的慾望,于凤挣扎着问道。
    「我在摸你的大屁股呢。」刘涛的回答,更让于凤不堪。
    而刘涛的手并没有停止,那种挑逗让于凤不由自主地把屁股往后挺着,缓缓
    地扭摆起来。同时体会到,自己的阴道裡又开始下雨了。
    刘涛的手向上移动,抓住于凤纤细的腰肢,轻轻压着,于凤的屁股就更高地
    撅了出来,想像着自己淫荡的样子,于凤的屁股更加疯狂的扭动起来。
    刘涛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她的屁股上,她能感觉到一条硬硬的、大大的、肉棒
    似的东西压在自己的屁股上。
    刘涛挺动了几下,哼了出来,听到刘涛的声息,于凤更激烈旋转着圆臀。
    刘涛又动了,他把于凤上身的绸衫从裤腰间抽了出来,手从衫下探了进去。
    「啊……」于凤心底满足地呻吟了一下,表面上的矜持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还没来的及作出任何反应,刘涛已经将她的丝质胸罩向上推起,挺拔的爽乳
    裸露了出来,柔嫩圆润的乳房马上被完全佔据。
    刘涛一面恣意品嚐着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抚捏着毫无保护的娇嫩奶头,
    彷彿要确认丰胸的弹性般贪婪地亵玩着于凤的奶子。
    娇挺的乳房毫不顾忌地出卖了自己的主人,在魔手的柔捏下展示着自己的丰
    盈、柔嫩,被玩弄的奶头开始翘起、挺立。敏感的奶头在肆意玩弄下向全身发出
    一波波快感的衝击,于凤绝望的感觉到,纯洁的花瓣开始无意识的渗出淫液。
    于凤满脸绯红,唿吸急促,手臂已经无法支持,上身绵软地趴在地上,更显
    得屁股高高的撅起。
    刘涛手指勾起于凤紧身裤腰的鬆紧带,轻轻一拉,就将长裤从挺翘的圆臀顶
    上,往屁股后面剥了下来。粉色的T型裤和两片又白又嫩的臀瓣,就完完全全、
    毫无遮掩的暴露了出来,手扶上了这片滑腻柔嫩,「你的底裤都这么性感么,我
    的小凤儿?」
    「我……啊……」于凤想张嘴否认,可是一张开嘴,就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呻
    吟,吓得她连忙闭上了嘴。
    得意地抚摸着身前成熟娇媚的职业女郎,品味着她的羞涩交加、拚命忍耐性
    感衝击的娇姿。刘涛的脸紧贴上于凤的玉颈耳边,口中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她
    的耳朵;刘涛的嘴一张,又开始亲吻于凤的耳垂和玉颈。
    沿着内裤的边缘,刘涛的手慢慢地抚摸着,用指尖在于凤的大腿内侧轻轻的
    滑动。
    于凤强压着,不让自己发出声息,终于刘涛的手探到了私处,一下子盖在了
    小穴上面,一股股热气顿时透过底裤传了过去。
    「啊……」于凤不由呻吟了一声,却保持着身体没有动。
    感受到于凤腿间的湿润,刘涛毫不客气地脱下了她的内裤,手指向于凤保有
    的最后一块阵地发起了进攻。娇嫩的蜜肉清晰的报告着手指的每一寸徐徐入侵,
    芳草地被攻掠到了尽头,大阴唇被分了开来,粉红色的嫩穴如花蕾般在刘涛的眼
    前绽放,花瓣上带着新鲜的露珠,在刘涛注视下微微的颤抖。
    「小凤儿,你的水还真是多啊。你自己看看……」说着把沾满淫液的手指送
    到了于凤的面前。
    「啊……」一下子,于凤苦苦维持得矜持崩溃了,发出了呻吟。
    「不……要……欺负……我了……啊……」
    现在的于凤下身已经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白嫩丰满的屁股高高的翘起,腿
    无力的分开,神秘的叁角处在刘涛的眼前展露无碍,滑腻的大阴唇被扯分开来,
    淫液润湿的蜜穴就这样展示着娇嫩和渴望。
    可能是想像道自己的样子,于凤的阴道裡又涌出一股淫水,就在刘涛的眼前
    渗了出来。
    「啊……」不可抑制地于凤的身子一阵颤动。
    刘涛一见,那裡还忍得住,一解裤带就要把眼前的美女就地正法。
    「不……不……要……」于凤象突然间清醒了过来,勐地挣扎起来。
    刘涛一个不忍美人受伤,也就放开了她,毕竟刘涛是从来不用强的。
    于凤喘息了一阵,压下了自己情绪。
    「你知道么?昨天以后我就忘不了你,所以这天才会又穿了一条T字裤,我
    今天等了你一天,啊……」
    于凤又战慄了一下,低下了绯红的脸,停了一会。
    「可是你都没有出现,我……我以为你不会再来找我了。可是,你来了,你
    还是来了,你知道我多高兴…」于凤一面说着,一面又坐回刘涛的身边,抱住刘
    涛的手臂压在自己外衫下赤裸的乳房上。
    「我肯的…你知道的,昨天我就说过我是你的…小荡妇…啊……」于凤说着
    又娇不自胜的呻吟起来。
    听着身边的美女软语侬音,刘涛不免怜惜起来,手一伸,把这个半裸的美人
    揽入怀抱。
    「再说,我跟你来,也是……告诉你我……肯的…可是…涛哥哥,我不要,
    不要,在这种公众的地方把人家…作爱啊…这是我和你的第一次啊……」于凤说
    着羞不自胜扭了扭身子。
    明白了怀中女人的想法,刘涛安慰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谁叫我的小凤儿,长得这么迷人的,你看到你它就不老实啊。」说着拉住
    于凤的手按在自己挺立的鸡巴上面。
    听着对方的讚美,于凤的手轻轻的一挣,没有挣动,也就放在了刘涛的鸡巴
    上。
    房间裡又充满了暧昧的感觉。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却不识时务地想了起来。
    「嘘!是我妈。」于凤叮嘱了一下刘涛才接起电话。
    「妈,什么事?……我,没干什么啊………单位有点事………放心吧…没事
    的…一会就到家了…放心吧…好了…再见……啊……」于凤应付着电话,很快就
    打完了,然后回头歉意的说:「对不起,涛哥哥,我没法陪你了。我把电话留给
    你,记得找我好么?」
    她急中生智地拿出了眉笔,却没有地方可以写。
    「就写在这。」刘涛,捡起了于凤还掉在地上的T字裤。
    匆忙中,于凤也想不起什么好办法,只好含羞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刘涛
    马上收了起来。
    「我送你回家吧。」不由于凤拒绝,刘涛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
    车上,少不得又是一番亲热。
    离家不远的地方,于凤下了车,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头髮。
    「这算什么,连着两天光着屁股回家了,老天你要真给我个好郎君才行啊,
    要不我和你没完……」
    于凤一面嘀咕着,一面向家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