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身落魔掌

原来吴老三心中另有打算。 方徳彪的帮会一直是南洋会的大敌,尽管多年来双方相安无事, 但这只是因为南洋会不想立刻引起冲突而已。 直到一周多以前张国强的事件成为了双方公开为敌的导火线。 吴老三是南洋会的第三号人物,素来野心不小。 使南洋会取代方徳彪的帮会一直是他的主张, 对抗的计划也一直是由他来经营的张国强这个内奸也是他所安插了下来。 虽说这次行动成功地拿住了敌对势力之首方徳彪, 看上去是重大的成果但事实上只是吴老三多年的心血的一点体现而已, 所花费的力气并不太大这次的成功,也使他产生了一种不可一世的情绪, 对于方徳彪也不怎么放在眼里。 即使是在南洋会中,近来收服卡特的残部使得他的威信剧增, 已俨然凌驾于杨老大和胡老二之上。 对于吴老三而言,他总希望有一日能够成为南洋会的老大, 但这还需要培植自己的势力和人手而智勇双全的赵剑翎则是他看中的一个人才。 瞬间,他已觉得方徳彪已不是主要的目标,而收服赵剑翎却是最重要的。 女警官当然没有想到吴老三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略有些惊疑不定地问道: “机会?什么机会?”吴老三说道: “能让你活命的机会!只要你能够亲手杀了方徳彪 然后归顺我我吴三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赵剑翎心知,虽然自己处境险恶,但在众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 是不能选择这条路的 因此冷笑道: “原来又是老调重谈?你们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花样?”不料吴老三却狂笑了起来, 道: “我刚才只是试探一下而已。 赵月芳小姐果然不是卖主求荣之人,佩服佩服!我吴三最敬重英雄好汉, 更何况是赵小姐这样的女中巾帼。 说实话,方徳彪虽然势力号称S市第一,却还没有被我吴三放在眼里。 我今天就看在你赵月芳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赌一场!”这话一出口, 方徳彪的脸上顿时变色。 吴老三称赞了赵剑翎,却对他当众侮辱。 但此刻成为了南洋会的阶下囚,随时都可能性命不保, 他倒希望赵剑翎能够拖延上点时间以求奇迹的诞生。 赵剑翎也完全不知道吴老三到底想干什么, 问道: “赌一次?你想赌什么?怎么赌?”吴老三说道: “原本看在赵小姐的面子上 我今天就算是放了方徳彪又有何难?但这次兄弟们出了这么多力 还折损了一些人手如果就这么把他放了,只怕大家都不服。 因此我才想了这个赌局!”听到这里,方徳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吴老三对他的死活毫不在意却对他的下属极为重视。 想到今日若能被放,还是因为敌人看在赵剑翎的份上, 即便是方徳彪平日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此刻也不禁对她产生了一丝迁怒之意。 赵剑翎尽管觉得不可理解,但眼看出现了转机, 也知道赌局的艰难定然非同一般 于是问道: “那就请教吴先生, 这究竟是怎么个赌法?”吴老三指着方徳彪和他的六个被俘的手下 道: “我们就以这台球为赌。 你和我一起打球,只要你胜一局,我就放一个人, 当然方老板得留到最后放。 你只要胜了七局,这几个人就都可以走了。” 赵剑翎道: “那我要是输了又如何?”吴老三突然淫邪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问得好。 兄弟们见你容貌清秀,身材绝佳,都想开开眼界。 要是你输了一局,就得从身上脱点东西下来。 要是脱光了还输,就只能让我手下的兄弟干上一次。 总之我陪你一直打下去,你总能胜到七局,这场赌局你是有赢无输。 不知道赵小姐敢不敢赌一把?”女警官的脸顿时一红, 她当然也想不到吴老三想出用这个办法来凌辱自己。 但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才有希望让方徳彪脱身, 自己的任务也才能进行下去况且自己已经被活擒, 即使不答应这赌局男人们也能用暴力对她为所欲为。 她尽管猜不透吴老三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只要有一丝机会, 还是应该争取把握住。 女警官可以想象吴老三既然敢这样赌,台球水平自然不弱, 但她自己经过两个小时的练习也基本掌握了九球的特点, 心中却也并不惧怕。 赵剑翎意识到自己现在在众人面前是赵月芳的身份, 而不是身在XX市守身如玉的高级女警官这使她对受辱的心理承受力有所改善。 毕竟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被歹徒们凌辱和一个寻常的黑道上的女子被敌人们凌辱不可同日而语, 这倒不仅是自欺也确是欺人了。 女警官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和吴先生试着赌一下, 还望吴先生能够谨守诺言。” 吴老三道: “赵小姐多虑了,我吴三自然是一诺千金。 咱们不如现在就开始把。 你们快把赵小姐身上的捆绑给松了。 女士优先,就请赵小姐先开第一杆。” 两个押着赵剑翎的歹徒松开了捆绑住她的绳索。 女警官上身获得自由后,用手把被掀起的T恤下摆拉下, 遮掩住了一直裸露着的腰身。 她随后接过了一个敌人递上来的球杆,俯身准备开球。 吴老三冷笑道: “来人,拿几块布来, 把方老板他们的眼睛都给蒙上了这场球想必颇为激烈, 免得这些人胆小看了心慌。 而且万一赵小姐一个失手,那露出的玉体也不能让这些俗人看见。” 立刻就有几个南洋会的人上前,把方徳彪等人的眼睛全部蒙住了。 方徳彪此时想到赵自忠的女儿平日性格清纯贞洁, 而现在为了救自己而被迫以裸体作为赌注不禁先前对她的迁怒也渐渐消了, 换来的是一阵阵的担忧。 只听得南洋会的众人一阵欢唿,原来是赵剑翎的力量小, 开球没有击落任何球。 吴老三立即上场,只见他一个翻袋将一号球击落, 随后打下二号球接着走到一个颇佳的点位,一个组合球就借三号球将近处的九号球击落袋中, 干脆利落地拿下了一局。 傅文干此时淫笑着叫道: “赵小姐, 不知道你现在是脱衣服还是裤子啊?哈哈哈哈。” 赵剑翎冷冷地道: “吴先生刚才说的是从身上脱点东西下来, 那我就先脱一只鞋吧。” 吴老三的脸上出现了怒容。 一些南洋会的人也按耐不住,立刻冲了上去。 赵剑翎才把第一个冲到的人绊倒,就有两把枪顶在了她的太阳穴上。 她刚放弃抵抗,双臂就被敌人反剪到了背后。 接着在女警官面前的一个人抓着她T恤的V字领向两边一扯, 三颗扣住的纽扣立刻被崩开露出了她雪白的颈项和晶莹的乳沟上沿, 颈部两侧的锁骨也看得清清楚楚。 只听这人一边说道: “小妞,你敢甩花样?你不脱, 老子就把你的衣服剥下来。” 吴老三非常老到,这一瞬间,脸上的怒容已经渐渐消失了, 道: “住手!赵月芳小姐果然聪慧我刚才的确是这么说的。 你们快放开她,先她道歉。” 这几人忿忿不平地放开了女警官,尽管心中不服, 但既然是吴老三的命令也只能向她道了歉。 赵剑翎微微向后抬起了左腿,左臂一伸,手指在凉鞋带子的搭扣上轻轻地一解, 黑色的凉鞋失去了羁绊从她的左脚上滑落了下来。 虽说凉鞋只是几条黑色的带子而已,但毕竟对视线造成了一定的干扰。 此刻凉鞋从她的左脚上脱落,一只纤秀白皙的光脚完整地展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女警官随即左脚落地让赤裸的玉足踩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这一串动作固然远不如脱衣服那么刺激, 但赵剑翎的脚极为纤秀完美无缺的曲线、晶莹的肌肤和整齐的脚趾给男人的视觉带来了极大的享受, 也让他们产生了一阵轻微的窒息。 先前对她不愿意脱衣服的愤怒也随之消失于无形。 第二局由吴老三开杆,开球即将球击落。 他的出手颇为谨慎,但打法却十分华丽,连续的进攻非常出色, 又分别打了一次翻袋和组合球很快,球被打完。 赵剑翎才开了一杆就连输了两局。 在南洋会众人的喝彩声中,女警官只能又脱下了右脚上的凉鞋。 第三局赵剑翎开杆依然没有收获,但吴老三在连续四杆击球落袋后也出现了一次失误。 女警官终于找到了发挥的机会,连着将剩下的五个球击落, 胜了这一局。 第四局吴老三开杆没有进球,又轮到赵剑翎上前击打, 不一会儿将球收完。 吴老三一个紧张,第五局在赵剑翎开杆无果的情况下再度在击球中出现失误, 又输了。 众人这才知道赵剑翎的厉害,先前她输的两局只是没有发挥的机会而已。 她的打法虽然不如吴老三那样施展翻袋和组合球这些华丽的手法, 但击球准母球走位控制得好。 这三局一胜,七个俘虏中已被放走了三个,南洋会的人都不禁焦急了起来。 第六局吴老三又是开杆就有球落袋,这次他打得更为谨慎。 南洋会众人也知道到了紧要关头,当他击球时一言不发, 整个台球房内极为僻静直到每一杆击出有球落袋时才发出短促的喝彩声, 并随即又归为了宁静。 吴老三也憋足了劲,运气又好,其中一杆力量大了, 球在袋口撞了一下之后沿岸边滚去落入另一个袋中。 直到最后的九号球被击落,南洋会众人才爆发出了一阵极为热烈的喝彩声。 吴老三向赵剑翎道: “怎么样,赵小姐?愿赌服输, 这次你该脱了吧!”赵剑翎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咬了咬牙双手交叠着抓住T恤两侧下摆向上一拉, 就将上衣从头上脱了下来。 南洋会的众人此时又爆发出了此起彼伏的赞叹声, 连被蒙住眼睛的方徳彪和剩下的三个被俘的手下也已知道赵剑翎此刻已经呈现了裸体状态。 只见女警官赤裸的上身上只剩下了一件白色的半截背心式的胸衣, 松松垮垮地只能勉强遮掩住胸部,其余的部位都裸露着, 曲线柔和优美。 她的肌肤白皙胜雪,即使在白色胸衣的映衬下, 也丝毫不觉得她的肤色深。 待球被整理好,吴老三手一指, 道: “赵月芳小姐, 请继续。” 虽然强迫自己想着歹徒们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帮会中女子的裸体这种想法, 但她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几分羞涩的表情。 她走到了球前,俯下身准备开杆,这一瞬间松垮的胸衣下垂, 乳沟和酥胸却已然半裸。 这是她在和吴老三交手中的第四次开杆, 虽然力度依然不大却碰巧打落一球。 赵剑翎定了定神,认真地一杆杆打了起来。 不过这次南洋会众人的注意力不再集中在球势上, 大部分的目光都投向了女警官胸衣的前襟和腋部的口子 欣赏着她那半裸的玉乳一个个都觉得口干舌燥。 对于斯诺克打得不错的人而言,九球其实尚属容易。 赵剑翎干净利落地拿下了第七局。 随即在第八局中,吴老三一个球走位控制不当, 母球落袋又被女警官利用自由球打出组合球击落九号球。 眼看离放走方徳彪就差最后两局了,赵剑翎自己也紧张了起来。 第九局女警官的开杆照例还是没有斩获, 而吴老三在打第三杆时失误了。 正当众人以为赵剑翎又将取胜时,她在打七号球时也出现了一次失误, 球在袋口晃了两下却没有进去。 这既是由于她略有些紧张,也是因为这一晚打得时间长了, 有些疲惫。 吴老三把九号球送入袋中, 直起身问道: “赵月芳小姐, 这局你真不走运不知道你现在是打算脱胸衣还是脱裤子啊?哈哈哈哈。” 赵剑翎冷哼一声,将手伸到了腰间,解去了腰带, 松开了裤子上的搭扣。 浅褐色的西装裤顿时滑落在地,女警官那一双修长的玉腿一览无余。 只见她的亵裤窄小,玉臀半裸,看得男人们满腔欲火几乎都要发泄出来。 吴老三淫笑了一声, 道: “哈哈,赵小姐的屁股真是又白又圆。 傅文干兄弟说得倒是一点都不错。” 赵剑翎冷冷地截断了他的话, 道: “吴先生, 请开球。” 众人都知道,只要吴老三再胜一局,无论赵剑翎是脱下胸衣还是除去亵裤, 都是刺激非凡的场面。 可是吴老三这一局却偏偏赢不下来。 女警官虽然当众赤身裸体,心中羞愤无比,但却用坚定的毅力强迫自己冷静和镇定下来, 接着的两局她都获胜了。 看着两个歹徒押着双眼上蒙着布的方徳彪走出正门, 赵剑翎才松了一口气放下了球杆,去捡自己脱下的衣裤。 不料吴老三一挥手,立即有几个南洋会的人走了上前, 持枪对着她。 赵剑翎道: “吴先生, 你这是什么意思?”吴老三道: “方老板已经依约走了, 还需请赵小姐到我们南洋会作客。 我们先前说的可是放走那方徳彪和他的六个手下, 可没有说要放你。 把她绑起来带回去!”歹徒们一拥而上, 把赤裸的女警官五花大绑起来同时一双纤细的脚踝也被人绑住。 张国强走了过来,抱着她的腰部,把女警官的裸体扛在了肩上。 其余众人见吴老三毕竟还是没有放过这唯一的女俘虏, 都是颇为欣喜。 张国强虽然一周多前曾经将赵剑翎生擒活捉, 在审讯中肆意凌辱并将她强奸了四次,但最后被她脱逃, 使他觉得意犹未尽。 此时把她扛在肩上,赵剑翎上身靠在他背后, 双腿在他身前。 张国强趁机在她那两条光滑而富有弹性的玉腿上肆意地抚摸了起来。 只听得吴老三道: “大家对赵小姐客气一些, 事情也得等到回去再办。 哦,这里还有赵小姐脱下来的衣裤,也一并带回去吧。 只要她愿意归顺我们,这些东西都得原物奉还, 哈哈哈。” 一个南洋会的人立即遵命,上前把赵剑翎的衣裤、凉鞋和提包都拿了起来。 女警官被张国强扛在身上,勉强仰起头来,正看见那人在拿她的提包。 她的包内有一枝笔,其实是马克给的一个信号发生器, 用于在危险中向国际刑警处指示自己的位置。 赵剑翎只能希望自己能找到机会打开这个发生器, 毕竟这是最有可能脱险的方式了。 ************刑房极为宽敞。 房内没有灯光,四周插的都是古老的火把,把房间映衬得十分昏暗而恐怖。 吴老三悠闲地坐在一张椅子上,房内除了他以外, 还站着包括傅文干、张国强在内的十多个南洋会的歹徒。 这间房间只有两侧有墙壁。 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型刑具,和房内的大型刑具交相辉映, 使空气中充满了恐怖的气氛。 而房间的另两处竟然是一条条的铁栅栏,铁栅栏后则是一间间囚室, 其中竟然还有一间是水牢。 这些囚室中,有三间中关押着几个男人。 这几个人都是南洋会在黑道上的对头,一个个当年也都是桀骜不训之徒, 在被吴老三捕获之后依然不服吴老三就一直关押着他们。 而南洋会仅有的两个女俘虏,此刻都在刑房之中。 赵剑翎身体朝下,呈现着四马倒攒蹄的姿势, 被绑在一根水平的柱子上。 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小腿被向后折叠到了大腿上, 两只玉脚被拉向双手处捆绑了起来随后被这根柱子穿过。 柱子离地一米多高,被俘的女警官此刻看起来就象一只待烧烤的动物。 她那赤裸的身体上依然保留着胸衣和亵裤。 但是胸衣随着重力完全脱离了身体而下垂着, 已经失去了遮掩胸部的作用无论从腋部还是从前襟, 男人们都可以完整地看到女警官那一对精致的乳峰和两颗红宝石般的乳头。 房间的正中是一个倾斜的大型的拷问架, 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郎就被绑在这个拷问架上。 这个金发女郎和赵剑翎的年龄相仿,从头到脚都一丝不挂地全裸着。 和赵剑翎不同,赵剑翎虽然是国际刑警处的高级女警官, 但歹徒们却不知道她的身份而这个女郎的姓名身份却在被擒时就已经暴露了。 此时,这个金发的女警官才是大多数人说关注的主角, 两个歹徒手中的皮鞭有节奏地落在她的裸体上。 男人的吆喝声,皮鞭抽打在肌肤上发出的“啪”、“啪”声, 女警官的呻吟声构成了刑房中的住旋律。 只听得吴老三悠哉游哉地向赵剑翎介绍道: “这位就是国际刑警处北美分部的劳拉·普林斯小姐。 在卡特的手下卧底,身份是卡特的贴身秘书。 那天我带着兄弟们去招降卡特的手下,事发突然, 她竟然躲着给警方报信结果被兄弟们发现了。” 吴老三的就坐在绑着赵剑翎的那根柱子的旁边, 说到这里他站了起来,把从完全脱离了她的身体的胸衣前襟伸了进去, 拽住了女警官那尖挺的乳峰用手指捏着她那娇小的乳尖, 肆意地玩弄了起来。 面对男人的凌辱,赵剑翎那赤裸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明亮的双眼中满是愤火直视着吴老三。 他继续道: “这个女警官的身手虽然和你赵月芳小姐比还差了不少, 但也还是挺厉害的。 傅文干兄弟带了几个人一齐上去,才把她给抓了起来。 随后我们就在她的物品中发现了她的警官证。” 吴老三当然没有想到,赵剑翎早就知道了劳拉的确切情况。 就在一周多以前她从傅文干手中脱逃之后,她就和马克、郑霄晔联系过, 得知了落入魔掌的同僚的姓名和其他情况。 劳拉现年二十四岁,已经当了三年刑警, 专门从事卧底工作能使用各种武器,长于搏击。 以前她还从未失手过,没有料到这次没有被卡特发现, 却被南洋会识破了身份。 这个金发的女警官是典型的西方美女。 她有着碧色的眼睛,高挺的鼻梁。 她的肌肤呈健康的小麦色,手臂和大腿都显得健美而有力, 一看就知道是个长于搏击的高手。 但是此刻,无论她多么厉害都没有用了, 她的双手被拉过头顶用铁镣铐在了拷问架顶端的横杆上 她的双脚被也被绑在了拷问架的两端使那具有柔中蕴刚的曲线的双腿被分开呈六十度角固定着, 只有腰部和臀部有些许扭动的空间。 普林斯警官的乳房非常丰满,呈浑圆而坚实的半球状。 而她的身上,也唯有乳房处的肌肤还保持着原有的光滑和完整。 女警官那赤裸的身体上大多数部位都已经布满了交错的鞭痕, 有的是青紫色的有的呈暗红色,足以说明她在被擒后所遭遇的严刑拷打。 劳拉的双腿之间的阴毛颇为凌乱,象赵剑翎这样视力较好的, 可以看到她的阴部红肿着大腿的内侧上还留有未干涸的液体。 可以推断出,就在赵剑翎被带入刑房之前,劳拉刚被歹徒们强奸过。 但显然,对于一个落入黑帮手中长达一周以上的女警官而言, 这些拷打和强奸对她而言都应该已是司空见惯了的。 吴老三道: “赵月芳小姐,你可要看清楚了。 凡是落在我手中的女俘虏,所得到的就是这样的下场。 当然,拷打只是热热身罢了。 普林斯警官已经被审讯了一周多了,我们的花样对她而言已经不陌生了, 但对于象赵小姐这样没见识过折磨女人的也许还会有点趣味。” 赵剑翎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以前女警官在和歹徒的搏斗中曾经多次被擒, 也被歹徒们用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过。 只是吴老三等南洋会的人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和过去的经历, 自然以为这些酷刑足以给她带来极大的恐惧。 吴老三一边玩弄着赵剑翎的乳峰,已能感觉到她的乳头在反复的捏弄下变得坚硬起来, 一边道: “当然其实你们只要归顺了我, 这些酷刑就都不会用到你的身上了。 但你要是象普林斯警官那样执迷不悟,那就没有办法了。 给普林斯警官上刑!”只见两个男人停止了鞭打, 其中两人分别走到了拷问架的两侧拉动了边上的滑轮。 绑着劳拉的手腕的横杆就渐渐向后上方移动, 绑着劳拉的脚踝的支架也向后移去。 另一条圆形的橡皮托盘从女警官的臀部后面向前顶出, 将她的腰臀部向前顶去。 “啊……噢……呀……啊……”劳拉的呻吟呻惨烈而悠长, 绵延不绝。 她的手臂和双腿z在瞬间就都已经被拉伸到了极限, 臀部早已被橡皮托盘顶得远离了拷问架阴部向前突了出来, 捆绑住手腕和脚踝的绳索都深深地嵌入了肌肤之中。 女警官只觉得自己手臂和大腿的关节都被撕扯得断裂了一般, 双眼发黑全身连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虽然大声地呻吟着,却完全不足以宣泄所受到的痛苦。 众人只见她那健美的手臂和大腿上青筋凸现, 触目惊心。 吴老三眼看赵剑翎依然保持着镇定,毫无惊慌之色, 也不禁略为心惊 于是问道: “赵月芳小姐, 觉得怎么样?你想不想试试?还是老老实实地归顺我吧。 跟着方徳彪是没有前途的。” 赵剑翎自知想要归顺决不是一句话的事, 现在的局势下虽然会被男人们肆意蹂躏,却也只有硬撑到底, 冷哼道: “你不就会折磨女人么?有什么花样就拿出来。 想要我归顺你, 还是等下辈子吧!”吴老三说道: “赵月芳小姐, 你可以放心今天的主角是普林斯警官而不是你, 那些比较刺激的东西是不会用到你的身上的。 不过让你清醒一下,看来还是必要的。” 说完,他的手指就离开了女警官的乳峰, 一把将她的半截背心胸衣从她那赤裸的身体上撕扯了下来。 尽管原本那件胸衣也不足以遮掩她的乳峰,但此刻被剥去之后, 毕竟清除了所有的视觉障碍使男人们更能毫无困难地欣赏她的一双精致完美的玉乳。 吴老三的手一挥,立刻有两个歹徒拿着软鞭走了上来, 站在了捆绑着赵剑翎的横杆的两侧等待着吴老三的命令。 吴老三点了点头,瞬间,软鞭如同雨点般落在了赵剑翎的裸体上。 “呃……呃……呃……”两个歹徒每一鞭抽在了她的身上, 女警官被捆绑的身体就颤抖了一下同时发出了低沉的闷哼声。 抽在她身上的是软鞭而不是对劳拉所用的皮鞭, 而且赵剑翎是正面朝下被绑在柱子上软鞭是自下向上抽的, 所以只是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淡青色的伤痕但给她造成的痛苦却丝毫不亚于先前普林斯警官所受的痛苦。 劳拉依然在拷问架上大声痛苦的呻吟着, 而赵剑翎也在反复的严刑拷打下呻吟声也逐渐变大, 以宣泄身上的痛苦。 眼睁睁地看着两个武艺高强的年轻女郎地被捆绑在拷问架和横杆上, 美妙的身材赤裸着遭受着酷刑的折磨不断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在场的男人们一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 包括那几个被关在囚室中的囚徒,都看得兴奋无比, 不停地用手按摩着已经挺起的生殖器。 用刑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劳拉所受的酷刑所造成的痛苦是持续性的, 她虽然痛得浑身麻木神志都已经有些迷煳了, 但这种痛苦却毫不间断地刺激着她的脑神经使她得不到半点喘息的机会。 软鞭对赵剑翎的那雪白的肌肤所造成的伤害虽然有限, 但她的身上已到处都是淡青色的鞭痕。 严刑拷打带来的痛苦是一阵阵的,在短短的十多分钟里面, 她已经昏迷了两次但随即又被冷水泼醒。 吴老三似乎对眼前的景象有些厌倦了,打了一个哈欠, 挥了挥手 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把普林斯警官给我关到水牢中去。 就给赵小姐用边上的那间牢房吧。” 随着那两个在拷问架边的歹徒放开了压住滑轮的手, 劳拉松了一口气粗重地喘息着。 她的身上覆盖着一层汗水,在火把的照耀下呈现了晶莹的烛黄色。 歹徒们将把金发的女警官固定在拷问架上的绳索解了开来, 她的手腕依旧被绑在了一起但双脚却获得了自由。 劳拉虽然有了反抗的余地,但一周多来的反复折磨早粉碎了她脱逃的信心, 而刚才的酷刑也已经剥夺了她反抗的力量。 两个男人一人抬着她的上身,另一人抬着她的双腿, 把她抬到了水牢中。 水牢中有一个水池,劳拉就被歹徒们放在了这个池中, 双手则被吊在空中垂下的一条绳索上。 水池的水淹没了她的半截大腿。 在遭受了严刑拷打之后,赵剑翎被歹徒们从支架上放下来的时候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她的上身还是被五花大绑着,另一条绳索捆绑着她的一双的脚踝, 中间留出了大约一尺的活动空间。 在极度的疲惫和痛苦之下,被折磨得已经神志不清的女警官几乎连走路的力量都没有了。 两个歹徒拖着赵剑翎的双臂,使她的双脚脚背着地摩擦着地面, 将她拖进了牢房随后把她俯卧着摔在了地上。 当女警官那只剩下一条窄小亵裤的赤裸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冰凉的地面上时, 一阵寒意使她渐渐地清醒了过来。 她微微扭动着那鞭痕交错的玉体,想要将自己支撑起来, 但却没有足够的体力来完成这个动作。 只听得吴老三道: “赵月芳小姐,时间已经不早了, 你好好休息吧。 我也给你点时间,你想想清楚。 再说一次,跟着方徳彪没有什么好处,他缺乏胆色和魄力, 不能成大事真奇怪他怎么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真怀疑什么人在背后扶持他……”听到吴老三说的话和自己的任务有关 女警官心中一震艰难地将俯卧的身体转向了牢房外侧, 使她那清秀的脸庞和明亮的双眼对着吴老三也使她那原本被压在身体下的一双精美的玉乳落入了男人的视野之中。 但吴老三却似乎并不知道更多的信息, 只是道: “我要解决方徳彪, 可谓轻而易举。 你的身手、枪法都极为出色,只要肯归顺我吴三, 我一定待你为上宾。 但你要是到明天还那么顽固,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吴老三说完后, 就带着手下全部走了出去。 赵剑翎只看到她的衣裤、鞋子和提包就放在牢笼外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 却是可望而不可及。 瞬间,极度的疲劳再度袭来,她再也支持不住, 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被下了药眼睁睁看着白嫩女友被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