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妖奇谭

每当到了四月时,我都会有想要去日本赏花的冲动,不是因为樱花很美,而是因为那里有一段美丽的梦……************「妈的!什么态度,说老子英文能力不好,就把我开除掉,裁员也找一个好的理由嘛!」我在家边喝着啤酒边咒骂着。今天早上经理突然找我去办公室,讲了一堆话,原本我还不太明白,讲到最后原来是叫我回家吃自己,要裁员就说嘛,干麻讲的好像有千百个不愿意一样。继续喝着我的酒,越想越不爽,干脆就当做给自己放个假,出国去玩一玩好了。想通了之后,人也比较轻松了,把最后一杯酒喝完,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今天天气晴朗,是一个旅游的好日子。有了这个想法,再加上想放松一下,我拿出从以前存到现在的钱,收拾行李,定好了经济仓的机票,准备自住旅行去日本玩。上了飞机,左右看了一下,不知是我比较倒霉还是怎样,飞机上的空姐没一个是漂亮的,顶多身材不错,算了!我就勉强看看,反正时间一会儿就过去了。就在我感叹没有好看的空姐时,一只白皙的小手轻点了我的肩,一句柔和的声音,把我从感叹中唤了回来。「先生!请问一下,这里是XXXX的座位吗」柔和的声音带有一点日本的腔调,从一位长相清纯的女子,粉红的小口传了出来。被眼前的美丽所吸引的我,还没有理解她的话;又一声叫唤,我才清楚了她的问话。「应该是这里没错。」我回答着。这时我才能好好的「欣赏」这位女子。她有一头长发,颜色有些粉红,不知是染的还是天生的,而发上则有一朵樱花样式的发夹;脸长得很漂亮,不是艳丽的那种,而是很干净清纯的。女子是瓜子脸,黛眉微湾;杏眼圆明,口如樱桃般的大小,嘴唇上擦着粉红色的唇膏,皮肤非常的白皙,身穿类似和服的上衣和裙子,衣服和裙子是以樱花为主题的图案。我坐在飞机上靠近窗户的位子,而那位女子则坐在我旁边靠近走道的地方。这就是我跟她的邂逅……「你好!我叫陈勇杰,日文名字是陈阳太。听你讲话的口音,应该是日本人吧!」我用日语跟身边的女子攀谈起来。「耶!你会讲日语!」身边的女子显的很惊讶,不自觉的用日语回答我:「你好!我叫春野樱子,我是日本人没错,请多多指教。」在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地都相同,不同的是我是去旅行,而她是要回去家乡。我们聊的相当愉快,还好我从高中开始是读日文系的,所以跟她聊起天来,没有太大的困难。感觉上她是一个很害羞的人,可能是因为在异地碰到会讲日语的人,所以才能和我这样的聊。下了飞机我们各自离开了,正当我准备叫一辆计程车时,才勐然想起,我忘了跟她要联络的方式了,看来要在见到她可就难了。坐着计程车前往之前定好的温泉旅馆,顺便问问司机有什么地方可以观光游玩。温泉旅馆是一栋历史悠久的日式建筑,各处都可以看到古董文物,和穿着浴衣的人。放完行李,我拿着旅馆给的浴衣去了男汤,想在晚饭前先泡一下。进入了男汤的大众区,里面没什么人,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用餐的关系。独自一人泡着汤边想起早上在飞机上碰到的樱子,不由的感叹真是一个美人儿,人如其名─一朵春天的野樱,边想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胸口附近有一个红色的印,印的图案像极了一朵樱花。我用手搓了搓,那个印还是没有消失,不想那么多,我起身离开了汤池。日式的套餐不管吃几次都是那么的精致,吃完贩无事可做的我,到了温泉旅馆的后山边,我闲暇的散着步,看着路边一颗颗已经开满白色樱花的樱花树;闻着淡淡的花香,一股良风吹过,令全身上下都感到一阵畅快。正当我享受着那股畅快的时候,突然的一团粉红映入眼中,那是一颗开着粉红色的樱花树,它的花比其它的树还要多,而风一吹花就会像粉红色的雪一般落下,好像永远都落不完一样。在这一片的白花里,更显的粉红色樱花的与众不同。再惊讶于樱花的独特美丽时,一阵夹杂着粉红色樱花的风往我吹了过来,刹时我的眼前只剩下粉红色的一片,眨了几下眼,一个美丽的身影映入我得眼睛,粉红色的和服;粉红色的樱花图示,在加上头上樱花造型的发髻。最后,整片雪白里的一丛粉红花瓣,这简直就是一幅画,此时的我甚至有些怀疑,这是梦吗眼前的是仙女吗一阵风又吹了起来,把我从刚刚的惊艳唤了回来,在这时眼前的女子也正好转过身来……「啊!樱子(阳太),是你(你)!」我跟女子齐声说道。我们双方都很讶异会在这里碰到面,对我来说,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情景就跟电影的情节一样。「樱子,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说要回老家吗」我一边高兴一边疑惑的问着。「我的家在这附近,阳太,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是来这里旅游」樱子也是满脸的疑惑。「我是住在附近的温泉旅馆,对了!樱子,你老家在这,那你带我去附近的一些名胜看看好吗」我问着樱子。樱子拍了一下胸部一口答应了我的提议,那个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之后,我每天几乎都跟樱子在一起,我们俩一起去神社参拜,一起去参观古寺,到各地去吃小吃,整天都过的很开心,被炒鱿鱼的事也在樱子的安慰下,渐渐的不再去在意,这段时间比我以前所过的日子都还要快乐、高兴。到了旅行的最后一天,樱子带我去参加了庙会祭典,想留给我一个美好的回忆……************庙会里有纸煳成的一些像是游行般的武士、神像,还有卖着小吃和童玩、小游戏的摊贩。我穿着浴衣,樱子则是穿着当初樱花树下的和服,她勾着我的手,丰满的胸部压在我的手臂上,这使我得心勐跳了一下,虽然她不是第一次勾着我的手,但还是有些紧张。我们一边吃一些小吃,一边看着游行。「阳太,我们去捞金鱼。」樱子说完,就拉着我往捞金鱼的小贩走去,付完钱,樱子蹲下来捞起了金鱼,贴身的和服在樱子蹲下时,胸口处微微分开,隐约间可以看到那一片洁白傲人的双峰,看来日本女子穿和服是真的不穿胸罩的。樱子把注意力全放在了金鱼上,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股视线正盯着她看。「啊……捞了半天一只都没捞到。」樱子突然抬起头对我说,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的我,赶忙蹲下来假装捞鱼并说:「我帮你捞吧!」樱子伸出手指,指着一条红色的金鱼:「我要那一条,对!红色的那一条,快,啊!牠跑过去了……耶……抓到了!」樱子高兴的手舞足蹈,边指挥我边开心的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你要的金鱼我已抓到了,有什么奖赏吗」我手里拿着装有金鱼的水袋,笑着对樱子说。「奖赏嘛……当然没有!」正当我听到樱子说没有奖赏,有些失望的低下头时,突然有一个温暖的粉红小口印在我的嘴唇上,就像蜻蜓点水般一碰就离,这使我还有些怀疑,刚刚的一切是真是假。在我失神时,樱子趁机把我手中的水袋拿走,笑嘻嘻的说道:「这样可以了吧!嘻……」说完拿着水袋开心的往前跑。回过神的我马上追了上去,边追边说:「好啊!小妮子,你敢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樱子往后山的方向跑去,边跑还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一用力她就跌进了我的怀抱。此时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人,大家都去参加庙会祭典了。我双眼看着她,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但还是会惊艳于她的美丽。笑声停止了,气氛越来越奇怪,我们双眼对看,时间好似停止了,两人像磁铁一样互相吸引,脸慢慢的靠近,下一个瞬间我俩双眼已经微微闭起,嘴唇也碰到了一起,不是刚刚的浅吻,而是火热的激吻,两条舌头互相纠缠。虽然我不是没有接过吻,但是这次感觉不一样,除了接吻的温热以外,还有一丝丝的凉气,这种感觉很特别,有点像是薄荷的味道,但又不会让你觉得辣或呛。我吸食着她口中的香津,两人疯狂的吻在一起,互相倾诉着自己的爱意,拥吻时,好似有一阵花香飘过……在一阵热吻过后,两人都大口的喘着气,好像要把所有的氧气都吸入口中。在深情的看了一眼,我们都知道是时候了,我住在台湾;她住在日本,我们是没有交集的,这一吻是道别……放下心中的不舍,我送她到我俩相遇的粉红樱花树旁,每次我们约完会,我都会送她来这里,她则会目送我离开,这次也是一样,我离开了,回到旅馆。夜晚,真是宁静,大家都去参加祭典了,只有我一人在旅馆的男汤泡着;回来后想把心情忘掉的我,来到了男汤泡温泉。日本的温泉就是不一样,在加上没有人的夜晚和虫鸣声,气氛真是一流的。泡着泡着,有些晕头的脑袋好似听到了,男汤的门被拉开的声音,开始时我还没去注意,但过了一会儿,我的后头传来了脚步声,和一股花香,这股花香我太熟悉了,这使的我勐然转身,想看看香味的主人。转身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具白里透红的娇驱,一头淡粉红色的长发披在肩上,身体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胸前的丰满好似快要蹦出来一样,浴巾也短到大腿根部而已,隐约间还可以看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这样看起来简直比全裸还让人感到性感。女子缓缓的向我走了过来,完全不把我的惊讶放在眼里,慢慢的走入汤池,两只玉手扶着我的脸,粉红的樱唇印了上来,轻吻一下,小嘴微张,夹杂着喘气的声传了过来。「这……这是我陪你的最后一晚,阳太,我爱……」话还没说完,清醒过来的我已经再次的吻上了樱子的唇,我俩又火热的拥吻在一起,汤池里的温泉,波涛汹涌。我吸吮着她的香舌,她的香津,动情的激素正在分泌,我的分身已经昂然挺立,而樱子的身体也变的通红,四周的气氛充满着暧昧。分开后两人喘着气,唿吸着四周的热气,这使的我头有些发晕,全身几乎无力,直有分身依旧挺立,但樱子好似不受影响,只是红着脸,慢慢的把白色的浴巾解开,裸露出因害羞而发红的丰满娇驱。樱子身若无骨般的往我靠了过来,我轻搂着她,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傲人的双峰,另一只手则往下探索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轻啜着她的耳垂,再加上双手的爱抚,让樱子发出了迷人的喘息声。我看樱子已经动情,吸啜着耳垂的嘴改往脖子轻吻着,慢慢的往双峰中间的樱桃靠近,贪婪的吸吮着甜美的果实;抚摸着另一边巨乳的手也开始柔捏起来,还不时的轻轻处碰粉红的樱桃,使英子由喘息逐渐得变成了呻吟。在下面轻抚的手也慢慢地感觉到有别于温泉的粘夜,正从樱子的蜜穴缓缓流出,慢慢的跟温泉混在一起。五根指头从爱抚改为深入,缓缓的搅动着樱子的蜜穴,拇指和食指轻捏着樱子的花蕊,挑逗着已经勃起的阴核。樱子的呻吟越来越大,我把正在挑逗着蜜穴的左手,夹带着樱子的蜜汁,往樱子的口中送去,改用我坚挺的分身磨着樱子的蜜穴。突然,樱子一阵颤抖,一阵小小的高潮串进了樱子的体内,让樱子差点尖叫了出来。「阳太……我……我快要忍不住了……赶快……敢快插进来……」尝试到高潮的樱子,已经忍不住发出近似呢喃的请求,这使我再也忍不住,一用力,分身一顶,龟头就进去了,顿时一阵紧密的感觉从龟头上传来,分身缓缓移动,感受着蜜穴所带来的紧密快感。樱子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粉红的小嘴咬着我的肩膀,好似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我一鼓作气分身再次一挺,顶到了蜜穴深处的花芯,樱子向后一仰,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因痛而叫出声来,两只手的指甲,也陷入了我的背后,流出鲜红的血液。从我和樱子的交合处,流出了鲜红色的处女血,这使的混浊的温泉水带有淡淡的红。我保持着深插到底的姿势,轻抚着樱子的头发,安慰着说:「很痛吧!」樱子没回答,只是摇了摇头;当她看到我肩膀上的牙印和背上的指甲痕时,心痛的深出手,抚摸着伤口,突然低下了头,把肩膀上的鲜血一点一点的舔食干净。之后,她抬起了头,我俩对视一眼,亲吻了起来,舌头互相纠缠;但身下也没闲着,我开始了缓慢的活塞运动,而樱子的眉心则皱了起来,可见刚刚的痛处还没有消退。一阵子以后,樱子已经适应了我的分身,紧皱的眉心也舒张开来;我也逐渐加快速度,樱子又开始了那迷人的呻吟。双手柔捏着饱满的双峰,不时的挑逗着那粉红的樱桃,这使樱子又感觉到了一阵高潮。蜜穴的紧密和滑腻,使我也有些忍不住,没有让刚高潮完的樱子得到喘息的时间,继续加快活塞运动,这让高潮还没平息的樱子,感到了巨大的快感。「樱子!我不行了……要……要射了……」我一挺分身,直顶到樱子的花心处,一股浓稠的精液,往花芯直射了过去,把里面注的满满的。「阳太!我……我也不行了……啊……要……要高潮了……」被我的精液注入花芯的樱子也忍不住的再次高潮,发出了一声因高潮而来的尖叫……************「这里是哪里」我晃着发晕的头,慢慢的坐了起来,习惯性的看了一下手表:「下午一点啦,这里是……原来是我的房间啊,我怎么会在这里,等等,昨晚……昨晚我跟樱子在一起……樱子人呢」左右找了一下,完全没有看到樱子的人影。「难道昨晚只是一场梦」忽然,我看到了小桌子上有一个发夹,一个樱花造型的发夹,这使我知道,我昨晚并没有作梦。我赶紧跑出旅馆,一路上往后山处跑,印入眼帘的还是一整片的雪白樱花,只有那一株粉红色的樱花树,已经不在了……************事后根据我的调查,我在来日本的那架飞机上,正运送着一株樱花树;据说樱花树原本是种在日本,我去度假的温泉旅馆附近,因为有人看它花开的漂亮而把它买去台湾,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樱花树不再开花,主人最后把樱花树送回日本,种回原来的地方。我在后山看到的那一株樱花树正是被送回来的那一株,刚种下去几天之后花朵开的很艳丽,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那边的管理人员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我相信那颗樱花树就是樱子,她一定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因为我身上的红色樱花印并没有消失,这就像樱子在我心里没有消失是一样的……

上一篇:淫女三命案 下一篇:败德的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