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3W
    第一卷第一章逃狱归乡
    寂静之夜,天云宗海天牢苦狱中,一个瘦弱无比的男子无比寂寥地躺在死牢
    地上,身上遍布的鞭痕隐隐又有血迹渗出,显然他被拷打的无比惨烈。那男子名
    叫韩夕枫,是宣武王朝的二皇子,现在在天云宗海作为质子。正当夕枫哀怨叹息
    之时,地上传来嘻嘻嗖嗖的声音,死牢泥地中央突然泥土往外翻动,露出一个方
    尺见宽的圆洞,从中钻出来一位身材玲珑剔透的妙龄女子。刚见到躺在地上的夕
    枫就着急叫喊「公子,公子快起来,苦荷来救你了」夕枫也微微抬起头,见到那
    久违的俏脸,也高兴起来。张开干枯毛躁嘴唇,用苦涩的声音回应着。「辛苦你
    了,苦荷」。「应该的,公子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说完,苦荷赶紧把夕枫
    扶起来,从挖出的洞钻了出来。
    天牢外早以等候一辆马车,苦荷将公子扶上马车后,车夫就驾起马车,一路
    向西急驰而去。这时天牢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一队队士兵倾巢出动,来搜寻越
    狱的夕枫。而这一切都被一双明眸紧盯眼里。
    马车内,苦荷小心翼翼地为男子清洗身上的伤痕,并为他套上一身干劲的衣
    服。「公子,前面都以打点好了,我们马上就可以逃出去了。他们对公子真的狠
    心,打不过宣武军,就把气出到您的身上。」苦荷俏眸含着冰晶的泪水低声说道。
    夕枫则似乎伤了元气,紧闭双眼,一动不动躺在苦荷的玉膝上。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星夜兼程,赶到波涛汹涌的无尽长河边。「公子,我们
    到了天云宗海边境了,过了这汲水河,就是宣武的地界了,公子你就彻底安全了」
    苦荷把夕枫扶出了马车,经过最近几日的调理,夕枫的身体红润了许多。「我们
    暂且先在这里找个地方住下,过几天就有船来渡公子过河,公子稍安勿躁」。谢
    过车夫后,一男一女搀扶着,往河边的芦苇荡里的地方走去。
    汲水河,浩浩荡荡地向南流过,将这片辽阔平塬大地一分为二,在丢失了东
    昭城防线后,这条河就成为天云宗海对抗宣武王朝的天然屏障,河边也不时有军
    士来回巡逻着。
    躲过几道明岗暗哨,在芦苇荡里找到了一座已经荒废的道观,稍作打扫后就
    先行住了下来。苦荷拾取了几捆枯芦苇,在有点破陋的大殿里搭了个芦苇堆,用
    火折子升起火来,然后从背包里拿出几个馒头放到火堆上烤,熊熊的火焰将苦荷
    的俏脸映得通红。
    看到夕枫闭目养神,不由不解问道「公子是宣武国二皇子,地位尊贵无比,
    怎么会到我国做质子,稍有不慎就会有杀生之祸」
    夕枫似乎被问到了伤心事,塬本紧闭的双眼睁了开来,盯着熊熊火堆静了好
    一会儿,才露出苦涩的笑容回答道,「这皇子不做也罢,我母妃地位卑贱,只是
    个侍女。只因父皇练功走火入魔看上了我母妃,不慎有了我,自此父皇神功在难
    突破,父皇也视我为心魔。甚至从小将我逐出皇宫,让我在民间长大。直到前几
    年前朝余孽在南方作乱,北方匈奴侵犯边疆,为避免叁面受敌,父皇就让我到天
    云宗海来作为质子,只是直到我出发都不肯见我一面。虎毒尚不食子,父皇真当
    我是仇人吗。」夕枫越说越激动,苦荷赶紧握住夕枫的手,安慰他平息他的情绪。
    等夕枫情绪稍微平复后,两位就用烤馒头喝着凉水狼吞虎咽起来,吃完准备
    休息,这时远处突然出现了密集的隐隐火光,还伴随着狼狗的狂吠和人的大声嘶
    喊声。看来这里的篝火引起了巡逻的军士注意,他们要过来查看一番。
    苦荷赶紧收拾东西,和夕枫从后门仓皇而逃,军士似乎发现了踪迹,一路紧
    追其后。感觉狼狗越来越近,两人一咬牙,跳下了河,沉到水里,狼狗失去了目
    标,只能在岸边狂叫,军士也过来查看没发现人,只能在岸边驻足停留了一会时
    间,然后施施然离去。
    likenanji,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