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 ? 神秘的口红印

这天,贵子将披肩的长发拢在脑後。

她那一头有如黑色珍珠般的乌溜溜秀发,一直为松本修司所喜爱着。

然而此刻,修司并没有去注意她的头发和她露出的雪白颈项。

从刚刚开始,他的目光便集中在贵子所穿的白色衬衫上,那一对隆起的胸部像磁铁般的吸引着他。

桌上的宽度不过才一公尺,一伸手便可触及她那神秘的高耸部位。在他的脑海里经常幻想着自己握着那对乳房的感觉。

五月的骄阳,热得人直冒汗。

来到东京已过了一个多月了,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形体鲜明的乳房。那该是个既浑圆又柔软的胸部吧!

衬衫的前襟敞开着,露出了一部分的乳沟,彷佛要将人吸进去似的。

直想一头埋到那里面去噢…

这样的意念已经存在很久了。好几次都想剥开她的衣服,慢慢舔着、吸着那对乳头。

修司脑里经常浮现出贵子的乳房,甚至还曾将它画在笔记本上。

不但如此,他还在乳头涂上像草莓般的颜色,然後亲吻着。接着在心里呐喊…

「贵子,好好吃噢!」

每当看到了年轻女孩的裸照,修司便不由得的想起了贵子。

她的乳房不同於她们,那是形状更美、更丰硕且柔软的乳房,除此之外,还有十分可爱的乳头…

念头这麽一转,那些裸体照片在他的眼里便着实的褪色不少。

然而,曾经是清纯派的女演员-野中薰,她的乳房算是例外了。

印象中,她和贵子的乳房不分上下。最近,他经常沈醉在野中薰的裸体写真集中,藉此获得满足。

做为清纯派女演员的她,最近推出了写真集,有着像西洋人般的高挺鼻子,非常受到日本年轻男子的喜爱。

虽目前才二十多岁,但已渐渐展现出成熟女性的妩媚了。她丰满且玲珑有致的身材,像极了贵子。

若是将照片中野中薰的头换成是贵子的,那简直就成了贵子的裸体写真集了。

贵子,我已经忍不住,一想到贵子,底下便不由得坚硬起来…

这样想着、想着,修司好像已经进入桃源乡了。

「今天好热啊。」

她突然冒出这句话来,倒把修司吓了一跳,他忙着回答说:「哎,是、是啊…」

然後慌慌张张的扒着饭。贵子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她一定全都知道了,灯光下我的脸变得这麽红。

修司很想逃跑。但是,这样子反而暴露了自己的狼狈像。

今年春天,修司进入了东京的私立大学,於是便住在位於地下铁沿线的哥哥的公寓里。

哥哥松本彻在一家证券公司做事,晚上很少回来吃饭,所以几乎都是和嫂嫂贵子两人共进晚餐。两人看上去就好像一对新婚夫妻一样,洋溢着一片幸福。

「这颗蕃茄,好红啊。」

贵子用筷子挟了一粒小蕃茄住口里送进去,漂亮的嘴唇张开着,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

修司一面看着咬着蕃茄的贵子,一面禁不住的吞着口水。桌子底下,股间的阴茎也随着起了脉动。

现在一看到贵子湿润的嘴唇,股间更加激动了。

就在这时候,从她的唇间突然喷出了蕃茄汁,直接射到坐在对面的修司的脸上。

「啊,对不起。」

贵子惊慌的站起身子,她衬衫的下摆打着结,雪白的腹部中央,露出了小小的肚脐。

「唉呀,没关系啦。」

修司用手擦了一下额头,附着在上面的汁水便沾在手上。

「你等一下,我去拿纸巾。」

贵子往房间的方向跑去,紧身的牛仔裤底下丰满的臀部也跟着摇摆。

修司这时心里觉得好兴奋,没想到贵子口里喷出的蕃茄汁会落在他脸上。

趁着她不在,连忙把沾着汁水的手拿到嘴巴去舔。平常不喜欢的蕃茄青臭味,此刻第一次感觉到它竟是如此甜美。

嘴里舔着手,就好像自己正在亲吻贵子的嘴唇一样,修司不禁自我陶醉起来。

啊啊啊,贵子…贵子…

修司的手背沾满了口水,一面痴心妄想着。

不久,脚步声移近了,他才立刻回复到现实。

「真是不好意思啊。」

贵子挨身靠了过去,修司感觉到她的乳房也似乎起了波动。

修司伸出手要去接纸巾,却被贵子轻轻挡住。

「我来帮你擦。」

於是,贵子将纸巾往他脸上抹去。而此刻在衬衫底下的那对乳房也渐渐住他身上逼近。

「我自己擦就好。」

修同的头本能的往後仰,手也试着去抓那纸巾。然而,他心里真正还是希望贵子能替他擦。

「没关系啦,让我来。」

贵子坚持的伸出了手来,修司於是擡起了脸。此刻他的肩膀接触到她柔软的肌肤,哇!那对乳房…

一股热气贯穿着他的全身,不知道贵子是有意或无意,两人如此的接近,她居然浑然无知觉。

而修司的心里直希望时间就此停止,他的股间之物已起了激烈的脉动。

「哇!还是个美男子呢,好了,可以啦。」

多柔美的胸部啊!在刚刚那短暂的时间里,修司已感受到嫂嫂温和、柔美的一面。

在贵子的身体离开他的一瞬间,修司突然感觉到一丝的寂寞。

对於「性」这件事来说,修司是属於较晚熟的。对它产生了兴趣还是从高中开始的。

他有着像母亲一样的漂亮脸孔,功课又好,再加上运动方面的成绩也相当出色,因此从小就很受女孩欢迎。

但是,因为性格有点内向,所以一直都跟女孩子保持着距离。

修司初次对女性的肉体有了敏感的反应是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

他开始注意女性的臀部跟双脚,只要看到性感的女郎,生埋便起了变化。

他第一次听到贵子这个人,也是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和他相差七岁的大哥阿彻,有次拿着未婚妻的照片给他看。

「修司,你看看这个。」

当时大哥把照片交给他的时候,脸上流露的是一股身为男人的自信。

的确,当时光看照片,虽觉得贵子好美,但总觉得是她身上漂亮的衣服衬托出来的。无论如何,那时侯的贵子并没有给他多大的感觉。

隔年的秋天,二人便步入礼堂。理所当然的,修司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他看到了贵子本人的时侯,她穿着华丽的结婚礼服,亮丽的外表一直停留在修司的脑里,无法挥去。

修司当时还幻想着嫂嫂被大哥剥掉礼服的情景…然而那时候的贵子,对修司来说多遥远啊。

而现在,那个远在天边的贵子就近在眼前。去年的夏天,因为暑期辅导的关系而住进了大哥的公寓里。

隔了十个月再看到贵子,修司竟有说不出的喜悦。

不到一年的婚姻生活,让贵子变得益发娇艳动人,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长期沈浸在考试压力下的修司,见到如此魅力四射的嫂嫂,心里似乎舒坦不少。

好像被注射了麻药般的修司,几乎整日昏昏沈沈。他已被贵子的姿态所掳。她的表情、身材,所有关於她的一切,常使修司沈醉在里面。

特别是贵子优雅的身材,她的四肢修长,而每当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梳头的时候,露出已剃过毛的洁白腋下,更容易引人遐思。

再加上她那件薄薄的短上衣,几近透明的连里面的胸罩也看得见,常成为修司幻想的源头。

贵子与大哥同是大学文学院毕业的。而她平常说话常是轻声细语的,可以说是属於不自我吹嘘的人。

她喜欢丝质的衣服,但也不是很昂贵的那一种。夏天的时候,每天几乎都穿着迷你裙。不管是在椅上或沙发上,她都习惯盘腿而坐,因此往往露出了整个大腿上部的肌肉。对修司来说,无异是嘴巴吃着冰淇淋。

贵子的父亲在地方上经营一家私人诊所,身为长女的她性格稳重,但偶尔也有固执的一面。每当谈论落魄的文学家或艺术家时,整个人便变得好辩起来。

「我啊,喜欢太宰治啦,阪口安吾之类的作家,他们的人生虽然困顿落魄,然而,就是因为这样才能突显人类的本质吧!」

而自己为什麽会对贵子如此锺情,修司也不说出个原因来。

贵子似乎很喜爱修司,对他非常照顾。由於补习班里没有设置餐厅,贵子就替他准备了便当,而且还每天帮他洗内衣裤。

在这期间,修司最期待的是晚餐时刻。这时的贵子,刚洗完澡,略施脂粉,比起白天又是另一番味道。今晚上不知吃什麽?想着、想着,修司又念不下书了。

「修司,把门打开好吗?」

修司一听到她的叫喊声,立刻飞奔至门前,将门把一扭打开了门,贵子端着上面放着面的托盘站在门口,修司将身体闪开让她进来。

当贵子进入房间,把托盘放在桌子的那数秒间,便是修司开始观赏她的时候。在那短时间里,他从头把她看到尾,包括她丰满的臀部,没有穿胸罩的性感乳房…

在他结束补习班的课业,准备回乡的前三天。那天,修司照例打开房门,迎接贵子的晚餐。不料,今天的贵子与往常不同。平常不是穿西式的睡衣睡裤,就是穿短裤的她,竟然换上了洋装式的睡衣。

虽然那件睡衣不是很透明,却可看出她乳房的形状,以及比基尼的内裤,这样的景象一直在修司面前飞舞着。

贵子今晚大概要跟哥哥…

修司直觉的想着这件事,不禁焦燥了起来,以致於失去了欣赏穿着美丽睡衣的贵子。

「吃过饭,好好地休息,别熬夜哦。」

贵子说完话,一脸的笑容转身便要离去。

「贵子…」

没想到修司心里想着、想着她,竟会脱口而出。

「什麽事吗?」

贵子转过头,乌黑的头发贴在脸上,更显得美艳动人。

「不,没事,晚安。」

而一小时以後,修司离开自己的房间,往兄嫂的房间走去,有股想去验证自己的直觉是否正确的冲动。

走下昏暗的走廊上,修司的双腿紧张得直发抖。

修司,你在干什麽?不可以哦…

儿提时代母亲怒斥声在耳边回荡着。

明明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实属不当,但是一想到横躺在床上的贵子的姿态,所有的罪恶感都消失了。

蹑手蹑脚的走近了他们的房间,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在这寂静的夜晚,连自己心脏的跳动声都听得到,简直就快要窒息了。

然而,什麽都没听到。因为从来没进去兄嫂的房间过,虽然平日房门都是开着,但也没注意过他们的床是摆在那里?

大概已经睡着了吧。或许并不如自己想像中的那样,他不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愚蠢。

就在打算离开那扇房门的时候,突然从房里传出来一丝好像在叹息的声音。

这种声音…莫非,他们…果然不出我所料。

他将眼睛贴在门缝上,一面竖起了耳朵。床上的贵子全裸着且张开了双腿,而大哥就趴在她两腿间,不断地舔着。

修司的股间隐隐的作痛起来,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寝室里。彷佛他们也在同情修司般,刚刚的呻吟声已消失了。

隔天晚上,修司打算这次要好好地欣赏穿着洋装式睡衣的贵子,一直在房间里期侍着。不用说,他又念不下书了。贵子今天好像来的比以往早一点,当她的脚步声靠近的时候,修司的兴奋也到达了顶点。

「修司,把门…」

不等贵子话说完,他立刻跑近门口,打开了门,胸部好像要暴开来了。

可是,事情并不如他所期侍的,贵子并不是穿昨天那件睡衣,而是穿以前那套睡衣裤。

这两个礼拜好像做梦一般。虽然不想回家,想一直住在东京,然而事实并不如他所愿。

「如果考上大学的话,就可以住在这里每天通车上学了,我已经跟哥哥说过了。」

在他回乡的前一天,不知那来的勇气,把这事告诉了贵子。而这一天他发现了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礼物。

那是发生在浴室里的事,平常他都比贵子先洗澡,然而为了准备回乡的行李,他让贵子先洗。

在更衣室的角落里,放着一台全自动洗衣机。通常他都将内衣裤放在里面,隔天由贵子洗。已脱掉衣服的修司,如往常般的将内衣裤丢了进去。然而此刻却突然想到明天就要回家了,於是又将它拾了出来。

就在他要盖上洗衣机盖子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个粉红色的东西。

哇!这就是嫂嫂的内裤啊。修司将它握在手上,不知过了多久,才惊觉到唯恐被人发觉,才急急忙忙的将盖子盖好,奔进浴室。

身边沈浸在澡缸里,想忘掉那件粉红色的薄布,然而刚才的影像却不断在眼前燃烧着。忘了吧、忘了吧,他在心里不断的呐喊。而就在他步出浴室的时侯,又有股强烈的欲望,想再好好地欣赏一下那个小东西。

这时候的感觉好像自己在做小偷一样,心里噗通噗通的直跳着。

然而,这关键似乎不在那内裤上,而是下意识里自己即将做出什麽坏事般,手指头忍不住颤抖起来。

於是他小心翼翼的将那件粉红色内裤拾起,看看四周没有别人,就将它凑近自己的鼻子闻一闻。

好像有一股紫丁香的味道。

啊…这就是贵子的体香…

修司的心里起了一阵其明的兴奋,他将整个鼻子凑进里面,用力闻着那个味道。

望着镜中自己那付馋相,下腹部似乎开始激动了。

这个鬼样子若是被贵子看到的话,会怎样呢…

他的脑里断断续续的想着、想着。下意识里,自己的身体彷佛有股强烈的欲望要爆开来。

他一面闻着那件内裤,一面在手上把玩着。哦,这里就是贵子的神秘部位吧。

修司忍不住用舌头去舔它。

啊!贵子,我好想亲亲你噢…

会有这样的念头兴起,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就在这时候,口中似乎有个异物,他把手指伸进舌头里将它取出一看,原来是一根毛发。大概是贵子黏在底裤里的阴毛吧。这麽想着,他全身突然起来一阵痉挛,下身又开始活跃了起来。

当时他把那根毛发放进一个小盒子里收藏着。而现在它正在他的手里。每当他自慰的时候,或是想念贵子时,就把它取出来。

虽然只是一根毛发,可是闻着它,触摸着它的时候,竟好像接触到贵子的肉体般,彷佛贵子穿着那一身洋装式的睡衣来到他的面前。

刚才肩膀碰到了嫂嫂的乳房,使他又有了一番的遐思,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又将那阴毛拿出来玩弄。之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麽,於是就把手伸进抽屉的最里边,取出了一本笔记簿。

虽然封面上什麽都没写,事实这是一本观察嫂嫂的日记。

从去年的暑期辅导开始,修司对嫂嫂便有种说不出的喜爱,而这样的爱意与日俱增,现在这本日记就是从四月份他到东京以後开始写的。

虽说是一本「日记」,但并不是每天都有东西写,而是当他对嫂嫂有了某种观察的时候,他才顺手记下来。就像今天,肩膀碰到了嫂嫂的乳房,那股难以忘怀的柔软感觉,让他忍不住的想把这样的「临场感」纪录下来。

因为白色的笔记本上用黑色的原子笔写,显得特别的黑白分明。就在他翻开页数的时候,有个红色的图案出现在他眼前。他身体突然一震,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为什麽会有一个唇印留在这上面,他凝视目光盯着它,而这页还是他三天前才写的。

难道?…

修司的全身不禁抖了起来。

他再也坐不住了,索性横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怎麽会这样呢?

把那唇印看了又看,这分明是口红嘛。会进这个房间的只有贵子和大哥。一定不会错的,这是嫂艘的唇印。

那麽说来,贵子看过这本日记了。

对修司来说,他此刻的震惊,彷佛是从山崖上面掉下来一样。

笔记本里记载了有关贵子平日的表情、姿态动作、说话的口头禅、对服装的品味、喜爱的书籍、欣赏那类型的男人等,几乎所有贵子的雅癖皆在里面。

除此之外去年夏天在浴室里发现贵子的耻毛,他将它小心翼翼的收藏,以及潜进贵子房间偷看她的内裤,自慰的时候把野中薰的照片换成是贵子的脸,甚至在梦里与贵子做爱等等的事情都写在日记本上,他心想如果这些都被贵子看到了,以後的脸要往那儿摆。

啊啊,还有更糟糕的呢…

如果这些内容被大哥看到的话,别说兄弟之情就此断绝,可能明天就被赶出这屋子了。

他此刻的心情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既感到羞耻又害怕,胸口好像要爆炸一样。

现在必需要有一笔在外租房子的钱,只好硬着头皮跟父母要了。可是理由呢?说是怕打扰了大哥的生活可以吗?也许,大哥会在父母面前告状也说不定。

担心又担心,脑里几乎片刻都停不住,简直就快要发疯了。

可是这…

突然间,混乱的脑里,又浮现了一个疑问。

那个唇印是附在三天前他写的页数上。这麽说,刚刚吃晚餐的时候,贵子早就看过日记的内容了。

这一切似乎都没有什麽变化,虽然她应该全部都已经知道了,可是她还是像往常一样的亲切。

而她刚刚说不定是故意的,有意无意要跟他碰在一起吧…

这麽想来,修司心里那块大石头,似乎轻了不少。

她今天穿的那件衬衫,乳房很明显的呈现着,好像就是要给人家看的。

可见,贵子看了那日记之後,心里是高兴的吧…

虽然幸好没出乱子,可是贵子毕竟是哥哥的妻子啊!

念头这麽一转,突然又觉得自己今天的行为有点不应该。

随着一波波思潮的起伏,修司慢慢的镇静下来了。

嫂嫂大概是不会生气的。或许她允许那样的行为,可是,她留下那个唇印,又是意味着什麽呢…?

又一个新的疑团,在他不懂女人为何物的十八岁脑里,不断的扩散。

第二章? ? ? ? 柔软肉体的感触

隔天早上,修司比平常都起得早,才七点钟。今天是星期三,由於上午没有课,他一向都是睡到十点以後才起床的。

他很担心一旦跟贵子碰面的时候,那种尴尬的场面。

换了衣服後来到厨房,正好碰到哥哥和嫂嫂在一起用早餐。

「怎麽回事啊?今天这麽早起床?」

大哥阿彻转过头来问他。

「眼睛睁开後就睡不着了。」

「可是,我看你还一付睡眼惺忪的样子,哈哈。」

贵子柔柔的声音笑着说。

修司一接触到她的视线,整个人好像被冷水浇过一样,感到一股冲击,而这震憾不只是来自她的眼神,还有她那一身的打扮。

她今天穿着一件白底配浅蓝色图案的迷你洋装,那鲜明的色彩,在他眼前不断地扩散。

她这件衣服是修司最喜欢的服装之一,一星期前他便曾在日记上记载着。

「修司你不跟我们一起吃吗?」

修司尚摸不清楚贵子的态度,对她是又爱又怕,见到了她不由得冷汗直冒。

「嗯、嗯,不过你们在忙,我等一下再吃好了。」

好不容易迸出了一句话出来,修司觉得自己舌头都快要打结了。

「没关系,面包都烤好了,只要煎个蛋就行了,我去准备,你先坐着。」

贵子说话的语气一如往常,对修司来说,自己的日记完全曝光,一直处在提心吊胆的状态下。而贵子现在的态度,似乎没有排斥他的意思。虽然如此,修司还是感到纵使表面上并没有什麽改变,可是实际上他和贵子之间,彷佛有种微妙的变化。

「大学生活如何?交到朋友了吗?」

突然被哥哥一问,修司立刻回过神来。他刚刚的视线还跟着嫂嫂的移动而游走。

贵子看起来似乎比平常还要快活,可见修司的顾忌或许是多余的。

然而,她今天穿这套衣服又是什麽意思呢?只是一个偶然吗?不,也许是她看了日记後,才想到今天应该这麽穿,这一切并非偶然…

刚开始她发现日记的时候,可能有些惊讶,随後冷静下来一想,心里便舒坦了。无论如何,修司是属於她所喜爱的那类型男性,虽然对修司来说,她是嫂嫂,可是她似乎还是欢迎他的。这麽说来,留在日记上的唇印,或许代表着亲爱的意味。

从今天早上的态度及她的服装来看,嫂嫂贵子确实没有责怪修司的意思存在。

「松本,你喜欢什麽样的女孩?」

平常跟朋友喝酒的时候,总会被这样问着。而他往往毫不考虑的回答「像野中薰那样的女孩」。事实上,他的念头里,放着的是贵子。

「咦,怎麽会喜欢年纪大的?我觉得年轻一点的比较好啦。」

的确,明明是才十八岁的男孩,喜欢二十多岁的野中薰,难怪会让人感到讶异。

对修司而言,同年龄的女孩他一点也不感兴趣。虽然同学中也不乏可爱的女孩子,可是每天看到贵子後,总觉得身边那些女孩子都太过於孩子气了。

「你是不是有恋母情结?」

向修司说这话的人,是他刚进大学时候的朋友齐藤。

「唇印」事件後的一星期,修司几乎每天都处在焦燥感中。

并不是嫂嫂对他的态度变得冷淡,贵子跟从前并没有什麽两样,反而是修司变得日益不安。

他能肯定贵子并不讨厌他,特别是贵子看了他的日记後,究竟心里是怎麽想的?他无法满足贵子对他只是不讨厌而已。

不管怎麽样,他还想知道贵子真正的感觉,他想探索嫂嫂的内心世界。

那样的念头每天一再地在他脑里膨胀着。最後,他心生一计,他打算在日记里,写一封信给贵子。

***

《贵子嫂子:

你看到这本笔记簿的时候一定很吃惊吧?我没想到你会看到这些东西。心里并没有气你偷看了我的日记。在你完全知晓我的心事的同时,我想毫无保留地对你剖白。

我好喜欢贵子,喜欢得不得了。

当然,我心里十分清楚你是嫂嫂。可是,请你放心,我只是很想知道,你看了我的日记後,心里有何感觉?

而你那个唇印,又代表什麽意思呢?我希望你能坦白的告诉我。如果你要我搬出去住,我会毫不迟疑的立刻另外找房子。如果你不嫌弃,希望能让我继续住下去。

不管如何,我很想听听贵子心里的话。否则,我真的快要崩溃了。

修司》

***

修司一面在笔记本上写着信,一面想着,也许当着面直接问她更好。可是,现在彼此都装着什麽事也没发生的情况下,这样直截了当的把话说出来,不是很不好意思吗?万一贵子恼羞成怒的否定,自己能否冷静的接受,实在毫无把握。

第二天,要上学之前,他特地将笔记本放在书桌上。

然而,照样是没发生任何事地过了数天。修司无可奈何地,采取了下一个手段。他乾脆把笔记本放在饭桌上後离去。这招果然奏效,等他回家的时候,发现笔记本已被放回自己的房间了。

虽然五月才过一半,修司的脸彷佛被烈日晒过一样,觉得今天特别热。

心里惶恐的打开了笔记本。贵子的回信出现在他写的信的次页上,修司认得出来,那是她工整的字体。

***

《修司:

我在无意中看了你的日记,非常抱歉。因为那天想跟你借个浆糊,打开抽屉寻找的时候,发现了一本笔记簿,於是就翻开来看了。

真是令我相当吃惊,我没想到你会对我有那样多的观察。

但是後来一想,修司已经长成一个大人了,难免会对女性产生兴趣,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的周围应该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吧!比起我这种「姨妈级」的人,年轻的女孩不是更可爱吗?

不管怎样,你心里如何将我想像,那是你的自由,我一点也不会在意。

而那个唇印,是对你表示亲爱的意思。

虽然成了你自慰的对象没什麽关系,可是你别忘了,我是你哥哥的妻子唷,毕竟,是你的嫂嫂。

所以,也请你不要说什麽搬出去住的事。你住在这里我很欢迎,阿彻总是那麽晚才回家,有你在比较安全。

我们就这样好好地一起生活下去吧。

关於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就当它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吧!

贵子》

***

看过信之後,修司的情绪非常复杂。虽然他毫无问题的可以住在这里,然而贵子若无其事的反应,却让他心里无法释然。

修司心里真正希望的是,嫂嫂能跟他有着不正常的关系。在他认为,自己已表达了对贵子的爱慕,而她说,即使将她视为自慰的对象也无所谓,这话应该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说出口的。

修司想要接触贵子的身体,想一窥嫂嫂淫乱的样子,那样欲望一天天的在增加着。过了没多久,又有一个念头在修司的心里产生。

那是五月的最後一个星期天。哥哥和嫂嫂去参加一个同事的婚礼。修司跑进了兄嫂的房间,钻到床底下。

在床下动了手脚的修司,一脸的兴奋,眼里还闪着得意的光芒。

这下可好,我看贵子这回怎麽办…

尽管身上沾满了灰尘,修司心里却有些自满。

《我准备在你们房间的床底下放一卷录音带。我想听听看我所欣赏的贵子,被哥哥抱住的时候,会发出什麽样的声音?我现在把这件事告诉你,顺便跟你说,如果你要阻止也来不及了。下星期天晚上十一点以後的一小时,录音带便会开始旋转……》

三天前,他把这样的信写在日记上。隔天,发现了贵子潦草的回函。

《停止你的恶作剧》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却已表达了贵子当时的心情了,修司不禁高兴起来。

接下来,他按照预定的计画,又再信後加了一句话《我相信贵子一定能达成我的愿望》。

可是这次竟没得到贵子的反应。

修司自己也不明白,为什麽会有这样既疯狂又大胆的行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件事已造成了贵子的困扰。

即使贵子不愿加入他的计划,这结果更简单。她愈是若无其事,对修司来说,胜算愈大。

站在修司的立场上,他希望自己的愿望能完全的让她知道。所以,即使是短暂片刻,只要贵子心里有他存在就好了。

哥哥和嫂嫂是傍晚六时才回到家,哥哥已经喝醉了。

修司早已将笔记本放在客厅的桌上,他想提醒贵子他今夜的计划。

然而,倒是阿彻先对它有了兴趣。

「这是什麽?修司,这是你的日记吗?」

就在阿彻要拿起本子准备打开来看的时候,修司惊慌的一把将它抢过来。

「不要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啦。」

看看贵子,超乎他所想像的,她显得异常平静。可是说不定,她心里正波涛汹涌呢。

晚餐过後,他们谈着今天婚礼上的情景,喝完茶後已将近八点了。

之後,阿彻进去洗澡,只剩下他跟贵子两人。如果现在贵子要他把床底下的录音带拿走,他应该会照办。可是她什麽也没说,修司於是起身走开。

厨房只剩贵子一人。修司回到自己房里,横躺在床上,此刻,他什麽也不想做。距离十一时还有三个多钟头,贵子的心里究竟有什麽打算呢,修司脑里不断的重覆想着,不由得烦燥起来。

就在他觉得很郁闷的时候,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原来是哥哥已洗完澡,催促他接在後面继续泡澡。修司慢条司理的洗着澡,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了。

然後,他一边翻着周刊,一边看电视剧。突然听到哥哥的怒吼声。

「贵子,你怎麽搞的!」

声音是从浴室里传来的。

气氛似乎有点不太寻常。修司於是从房里飞奔出来,急急忙忙跑出来一看,更衣室里贵子趴倒在地上。

「振作点,贵子。」

阿彻大声叫着,同时卷起用粉红色的睡衣不断的摩擦妻子的後背,贵子彷佛已经昏迷了,并没有反应。

睡衣的下摆被卷起,露出了大半的腿。在哥哥的面前,修司不敢直盯着看,於是急忙将视线移开。然而,那一双迷人的大腿却已深印在他眼里。

「我们先把她擡进房里再说。」

哥哥一边说,一边把贵子从背後抱起来。因为他已经有点醉了,所以脚步很不平稳。

「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没事的。」

阿彻不要人家帮忙,这是理所当然的,或许他不愿别人碰到自己妻子的身体吧。然而,当他抱起贵子,准备跨步走的时候,由於重心不稳撞上了墙壁。

「还是让我帮忙吧。」

修司毫不迟疑的伸出了手,用两人的身体去支撑。

「那麽,你帮我擡她的腿。」

似乎一个人擡她太吃力了,阿彻於是才这麽说。然而,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付乾涩的表情。

并不是他对修司别有用心,在这种状况下若有邪恶的思想,是十分不恰当的,修司应该有如此的观念才是。

然而,阿彻此时虽战战兢兢的,修司的处境上却颇为尴尬。

究竟要将她的腿如何擡举才好呢?怎样的姿势擡起来较不吃力呢?结论是将她两腿分开,各抱一只最轻松,可是这麽一来,她整个大腿根部皆一览无遗了,这麽做是万万不可的。

於是修司想来想去,最後还是决定将她两腿夹在腋下同时擡起。

他的视线随後又停在嫂嫂的脸上,她的衣襟已经敞开着,露出雪白的肌肤。此时修司的心脏早已噗通噗通跳着。

「可以了,大哥。」

或许她才刚洗完澡吧,皮肤还温温的,而且不时传来肥皂的香味,修司不禁陶醉了起来。

啊啊,真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就在他移动脚步慢慢往前走时,睡衣的下摆也跟着摇晃,渐渐的开叉愈来愈大,露出了一大片腿肚。

虽然觉得自己不该看,可是修司还是盯着那露出的肌肤。

啊…好美啊,简直像是大理石…

光泽的皮肤,跟他幻想中的她一模一样。如果此刻将脸埋在里面的话,该是多麽地幸福。光是想像,就让他想流口水了。

「修司,小心啊,别让她摔下来。」

哥哥一脸的担心,身子也跟着站不稳。爱妻无缘无故地昏迷不醒,难怪他会如此惊惶失措。事实上,应该小心的是哥哥,是他抱着贵子的头。如果自己再多说话要他小心,反而会让他的心绪更加混乱,所以乾脆不说。

当修司的视线从哥哥那里再回到贵子的脚时,不由得倒抽一口气。

修司慌慌张张的瞄哥哥一眼,还好他没发觉。可能从哥哥那个角度看过来,并没有什麽不当之处。

这种时候是不应该产生任何淫念的。尽管修司一再告戒自己,无奈年轻的欲望似乎是难以压抑的,他的生理又开始有了变化。

真该死…

望着自己的下身就要膨胀起来,却无法以意志力去阻止,十分苦恼。

或许是太劳累了,哥哥的脸上有了痛苦的表情,两手像是快要撑不住了,实在很危险。

「大哥,休息一下吧。」

哥哥像是老早就在等他这句话似的,立刻点了头。

修司将嫂嫂的腿放在地板上,一方面想着是否要把嫂子的睡衣拉好,但他又感觉到来自哥哥眼神下的压力,只好作罢。

贵子依旧是昏迷不醒,然而她的脸色还有一丝红润,看来她的情况还不是很糟。

为了减轻哥哥的负担,修司立刻又提议要帮他忙。这次他左手抱着贵子的两膝,而右手则撑着她的腰。虽然一切都表现出他很热心,可是当他移动脚步往前走的时候,又有了新发现。

从睡衣的前襟处,可以看到她雪白的乳房。而且每当他跨步走的时候,衣襟也跟着一点点的敞开,粉红色的乳头都显现出来了。

这时候盯着那地方看简直是不像话,偏偏这时候,自己已逐渐萎缩的部位又开始复苏了。

不可以啊,现在这个时候…

虽然修司并命的提醒自己,可是身体依旧不怎麽听话。突然,有个念头闪进脑里。

难道,贵子是故意装病的?她为了逃避我所预设的陷阱?

这麽一想,脑里似乎要爆开来。

从没听说过她有贫血症的毛病。何况,刚才还好好的,怎麽会那麽巧,就在录音带要开始旋转的一个小时前昏倒。而且,她的脸色也不像有病的样子…

脑里的疑团愈来愈大,几乎盘住了他整个心灵。而且,他差不多可以确信,贵子似乎是装病的。这麽一来,压抑已久的自制力就快要崩溃了,对贵子肉体的欲望又涌现上来。

如果哥哥此刻不在身边,他或许会在她的乳房上摸一把。他心底无尽的欲望有如怒涛汹涌般。

《把我当做自慰的对象也没有关系》修司想起她信上的话。而现在那个「自慰的对象」不须自己去想像,她就横躺在面前。

修司的右手慢慢往下滑动,手指已爬上了她的臀部。为了躲避哥哥的耳目,他十分的小心。

由於紧张的关系,觉得指尖好像僵硬了起来。然而,抚摸贵子臀部的欲望却无法浇息。

「修司,准备擡起来吧!」

哥哥涨红着脸说。贵子的乳头几乎完全曝露出来了。而此时修司的指尖碰到了她的丰满有弹性的臀部,不由得发抖了起来。

啊…这就是贵子的屁股…

好想再去触摸她其它的肌肤…

压抑不住的慾火占据了修司的心头。

看看贵子,她依旧像死去了一般,毫无知觉。

难道她已经断气了…

修司立刻打消了此念头。望着贵子美艳的脸,有如一朵盛开的白莲花。她的眼睛、鼻子、嘴唇,一一像是一件件精致的艺术品,那样巧妙的搭配在她鹅蛋形的脸上,让人不禁想多看一眼。

「修司,加油,快到了。」

距离寝室仅数公尺而已,为了达到自己的淫念,不尽快行动的话,怕会来不及了。

趁着哥哥不注意的时候,修司鼓起勇气大胆的伸出手来,钻进贵子膝盖里侧…

手指接触到她柔软得有如奶油般的玉脂,他一面抚摸着她的臀部,一面更伸进她的大腿深处。随着动作的越加大胆,修司觉得有股说不出的快感。

这就是贵子的大腿啊…

修司的心里十分兴奋。趁着这个局势,这回他的手往大腿与大腿间延伸,然而她的两腿靠拢合并着,彷佛嘲笑修司的欲求太过份般,阻止他继续前进。

此刻,横在他面前的是一件深蓝色底裤。而往上瞧,那对粉红色的乳头像在跟他招呼着,修司的全身好像被火焚烧般,两脚都快站不住了。

那件底裤成了修司胡思乱想的来源,再次搅乱了他的心。不管如何,一定要碰到它。但是碍於哥哥在场,实在很难办到。正为自己无法死心而感到烦闷的时候,传来哥哥的声音。

「修司,把门打开。」

原来已经到达房间的门口了。

阿彻疲惫的闭起双眼。

唉呀,什麽都不能做了。修司拽了一下头,很懊恼的想着。同时,手立刻从腿内撤出,打开了房门。

将贵子放在床上後,阿彻要他去拿水来,修司觉得自己手里还留有刚才抚摸贵子的触感,若有所失的朝厨房方向走去。

当他提着水回到房间的时候,嫂嫂的身上已经包上一条毛毯了。

阿彻让贵子在嘴里含了点水,然後轻轻的对她说:「没关系的。」

看来,哥哥似乎放心了不少。他接着对修司说:「回房去休息吧。」

虽然修司极想再陪伴在贵子身边,然而最後还是幸幸然的回到自己的房问。

而不久,从兄嫂的房里传来两人的嘻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