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君主

情欲君主

情欲君主

第一节课:生理卫生?

春天已经渐渐过去,夏天也已经快要到来,就要度过自己的高二生涯的小光,格外珍惜自己的这一次生日,从很多天前开始,他就开始想,如果自己真的可以实现一个愿望,他希望这个愿望是什麽。

只是,一直到现在了,他还没有什麽头绪。

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可是他却借着尿遁,从教室?面逃了出来。

这节课是生理卫生课,正好学到了生殖相关的课程,他们那本来就只会照着课本念的老师,这节课乾脆把课本丢在一边,让他们上自习。

大部分的老师,对这种类型的课程,还持有回避的态度。

在老师昏昏欲睡的时候,小光忍不住撒了谎,利用尿遁逃出课堂,毕竟这是他难得的生日,过了今天,他就要十四岁了。?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不是吗?小光虽然离开了教室,但是他并不真的打算去厕所,他们学校的厕所还是最老的那种蹲式的厕所,而且并不是冲水的那种,而是下面有一个洞穴,会让所有的粪便或者尿液流到另外一个池子?,而很多人就会到这?来拉大粪给蔬菜上肥料。

每次去,小光都很小心,因为那?不但臭气熏天,而且到处都有地雷,不小心就会弄上一脚,他可不像臭烘烘地回教室。

所以,他选择了躲在楼梯的後面,打算等没有老师看着外面的时候,从正门跑出去,去操场上玩。

说起来,小光并不喜欢上体育课,每次体育课他都会逃跑,然後去做自己的事情,而他们的体育老师也会对他的事情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不管不问。终於,小光决定到学校的後山上玩,这个时间,学校後山上应该没有人,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责问:「你不上课,在这?干什麽?」

小光转过头去,发现是学校高三体育班的老师,杜康威。

杜康威大概四十多岁,身高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虽然是体育老师,却经受不住时间的洗礼而有了些微的小肚子。常年穿一身黑色的运动服,脖子上也总是挂着哨子。

他的头发是现在中年人比较流行的,很短的偏分,眉毛粗浓,眼睛总是带点笑意,看起来却很有神,唯一的缺陷似乎是他的牙齿有点地包天,但是这样的他,笑起来却显得很是有魅力,甚至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他似乎刚刚从後山的方向回来,大概是刚刚去厕所了。後山的厕所还是学校?面条件最好的厕所,所以如果有时间,他们大多都喜欢到後山的厕所去。小光有些害怕,如果让他的班主任发现他躲在这?,恐怕他又要挨训了。「怎麽,你跷课了?」杜康威问道,声音却有些温和。

其实他认识小光,因为小光每次上体育课的时候,都会逃跑,然後跑去看他的学生们训练。

「嗯……我们上生理卫生课,那老师也不讲课,所以我就自己出来了。」???

「生理卫生课?讲到了男性生殖了吧。」杜康威一听就明白了,他露出了笑容,宽容地拍了拍小光的肩膀,道:「嗯,反正不是什麽重要的课,你在这?呆着吧,不过不要呆太长时间,一定要回去哦?」

小光点了点头,心?却想起了自己的那个愿望,然後他想,如果杜康威是自己的生理卫生课老师就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打算离开的杜康威突然转过头来,道:「不然的话,我就给你讲解一下男性的生理知识吧。」?

「真的?」小光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那当然,关心学生的心理健康,是我们老师的职责嘛。」杜康威想了想,把手伸到了自己黑色的运动裤中,解开了自己黑色运动裤?面的带子,这样的运动裤一般都是用一根类似鞋带的带子系起来的,所以一拉就开了。

然後,他把自己的运动裤褪到了膝盖处,露出了?面白色的内裤。

小光突然有些紧张,因为他们现在是在楼梯的下面,如果不是上课的时间,这?一定有很多的人上下来往,而现在也并不是安全的,毕竟这个学校?还有着很多的老师可以在这个时候自由来往。

但是,他却无法拒绝杜康威的这个提议,原因当然不是因为小光想听生理健康的课程。?

捏起内裤的松紧带再松开,如是几下,松紧带拍的杜康威的肚皮啪啪响,而杜康威那满是汗毛的肚皮和汗毛下隐藏的东西也若隐若现。

他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早知道的话,我就换条新的内裤了,我刚才出了点汗,不要嫌弃。」

小光点了点头,他自然不可能因为这个而嫌弃杜康威,他心?更加的紧张了,因为他能够听到不远的地方,老师提问,学生回答问题的声音,而现在他却躲在楼梯下面,看自己很喜欢的体育老师给自己上生理卫生课。

似乎觉得不怎麽方便,杜康威把自己的上衣的拉链拉开,然後把运动外套?面的体恤卷了起来,露出了他肚脐上下大约二十公分的位置,然後有些羞赧地笑了笑,把自己的内裤也褪到了膝盖上方。

他略微有些小肚子的腹部已经完全呈现在小光的面前,黑黑的毛发有些杂乱,而在这黑色的毛发下面,则是他的男性生殖器--其实,这还是小光第一次以这种角度看到一个成年男人的生殖器,虽然他经常会很好奇,在自己老师笔挺的西装裤的下面,是什麽样的光景,而如果他们把衣服脱得精光,又会和晚上睡觉时的自己有什麽不同。

现在他明白了,如果给一个比较合适的比喻的话,自己的那个好像是手枪,而老师的这个,更像是黑漆漆的小钢炮。

「嗯,这个就是男性的生殖器了。」杜康威有些苦恼地组织着语言,毕竟他不是一个真正的生理卫生课的老师,让他讲解生理卫生课,还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你等一下。」他突然道,然後飞快地把自己的衣服穿上,跑了出去,过了大概两分钟,他拿着一本书兴冲冲地走了回来。

「看!」他指着自己手中的生理卫生课的课本,然後把自己的衣服重新脱成刚才的那种模样,然後他对照着书,开始了自己的第一堂生理卫生课。

「嗯……男性的生殖器有:阴茎、阴囊、睾丸、附睾、输精管、前列腺等。」第一句话之後,他就被难住了,他抓住了自己的阴茎,看了看小光,然後又看了看书,然後道:「嗯,这个是阴茎……阴茎是由海绵体组成,阴茎的前头叫龟头……」他把自己的包皮翻开,露出了紫红色的龟头,小光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那是粉嫩的颜色,原来成年人和少年的生殖器,有这麽大的不同。

「嗯……」轻轻摩娑了一下自己的龟头,他的阴茎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蠢蠢欲动,然後他对着书继续念道:「嗯,这个……龟头外有包皮,如果包皮过长或包皮口过小,就容易藏污垢不易洗净,而包皮内的污垢容易引起阴茎癌,也是女方发生宫颈癌的原因之一……嗯,不过我觉得一般来说,是不用做这个手术的,你看,我的包皮现在看起来也有些长,但是如果阴茎勃起起来的话……」他大概暂时没有这个欲望,所以一时间接不下去了,然後他问小光道:「你觉得……我是把它弄勃起之後再讲解好,还是现在比较好呢?」

「我觉得,是勃起了比较好吧。」小光想了想,道:「如果可以这样……嗯,就跟自动圆珠笔一般……」他心?犹豫了半天才走上前去,把杜康威卷起的体恤掀了起来,露出了他结识而黝黑的胸膛,和胸膛上如同两颗黑豆的乳头。

「自动圆珠笔一按笔帽就可以出来,哢嚓一声,就出来了,然後哢嚓一声,就缩进去了,如果你的阴……嗯,那个也可以这样就好了。」

他把手按在了杜康威的左边的乳头上:「如果这个是那个按钮,哢嚓……」他一直很小心,生怕杜康威生气,但是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很配合,现在杜康威自己抓着卷起的体恤,低头看着小光的动作,面上却是小有兴趣的模样。小光说哢嚓的时候,按住他坚硬的乳头的手指一用力,然後小光突然发现,有什麽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腹部,他低下头,发现杜康威的阴茎正怒张着,青筋暴突,粗长了几乎一倍,刚才那一瞬间,他就勃起了,顶的小光的肚子都有些疼。「哎呀,真不好意思,有没有弄痛你?」杜康威对自己的阴茎突然勃起似乎没有丝毫的自觉,反而是对自己顶到小光而愧疚不已,他蹲下来,看着小光,道:「有没有那?痛?」

他蹲下来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在乎自己的阴茎正朝天竖着。

「我没事。」小光刚才还以为他是要打自己,吓得缩了一缩,现在才发现,原来他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唉……你怎麽能乱按呢?那个是我的圆珠笔的按钮,一按的话,圆珠笔的头就会伸出来,戳到你了吧,真是的,你太调皮了,还痛不痛?」

小光摇了摇头,杜康威这才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伸手按向了自己的左胸,口中道:「哢嚓!」

「咦?」杜康威想像中的笔头立刻缩回去的景象并没有出现,他的阴茎依然笔挺,「咦?哢嚓……哢嚓……」他按了好几次,口中发出了好多次的哢嚓声,也没有看到自己的阴茎有丝毫的变化,小光却露出了笑容来:「老师,你好笨啊,那是我的圆珠笔,现在不太好用了,你当然按不下去了。」

「这是你的圆珠笔?我还以为是我的,怪不得按不下去。」

「大概只是比较相似吧,不过这确实是我的圆珠笔,只有我才能用的。」「那……你来按下去好不好?这样太危险,笔尖戳到人也是很痛的。」「没关系,这样讲解起来,应该是比较方便的吧。」小光道,杜康威想了一想,然後笑道:「还是你聪明,小光,我们果然老了,这都想不明白。」

「哪里,老师你还是很年轻的。」小光恭维他道,不过他现在已经对自己的老师没有了丝毫的惧怕心理,反而觉得这样很好玩。

「嗯……我们讲到那?了?哦?这??」从小光的手中接过了生理卫生知识的书,对着小光指出的那一段念了起来:「因此包皮过长或包皮口过小,在婚前一定要把过长的包皮切掉,这是个小手术,对身体及性功能不会有影响……这也是高中生理卫生课本?面会出现的知识吗?那些编课本的家夥真实不负责任!这个先不说了,我们说下一个……嗯,我看看,是阴囊。」

他继续对着自己手中的课本念道:「阴囊皮皱折多,离肛门近,又有丰富的汗腺,皮肤易潮湿,所以,易藏细菌,容易患阴囊湿疹,因此,要养成每天清洗阴部的习惯……」读到这?,他抓了抓头,嘿嘿笑道:「我就整天都会出汗,不过有时候偷懒,就会不想要洗,看来以後还要多洗洗才行能。嗯……保持阴部清洁、乾燥、要勤换内裤……小光,你的内裤是什麽时候换的?」

小光羞赧地伸出了三根手指,杜康威哈哈笑起来,小光吓了一跳,他连忙把手指头竖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唇上。

上一篇:荒岛干妹妹 下一篇:情欲君主